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兩百八十八章 殺與救

第兩百八十八章 殺與救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heidi一聽,不知如何是好,到現在,她雖然不知道顏九成是做什麼,間諜或反間諜這樣的辭彙她非常陌生。但是也能明白肯定是見血的活兒。

很危險,得瞞著別人,但是肯定是正義的。

在heidi的眼裡,顏記者肯定是正義的。

所以當她聽到老吊的擔心,目光撞上了宣林同樣擔憂的眼神,她有些惶恐,卻並不會覺得難受。她能理解,只要是顏記者的事,都能理解。

「那我出去。」heidi連忙轉過身,朝著門口走去。

「不用。」說話間,顧覓清從口裡掏出來一個東西遞給heidi:「你帶上耳塞。」

heidi沒有見過這東西,她拿了過來看了看,只見是兩顆像大米一般大小的東西,聽『耳塞』這個詞,應該是塞耳朵里的,可這麼點東西塞耳朵里,隔音嗎?

「特殊材質做成的,放進去後就會變大的,不會痛,不用擔心。」顧覓清以為heidi害怕,柔聲解釋。

「這個黑……黑……黑弟怎麼弄?總不能讓她一直跟著我們吧?」老吊年歲大一些,雖然他覺得heidi可憐,可心到底要狠一些,提的這個問題的確是目前最棘手的問題。

heidi一直跟著,肯定不行,接下來的項目異常危險,到時候礙手礙腳就麻煩了。

可不跟著,她必死無疑。

「這事兒的確棘手,不,是非常難辦。」顧覓清也皺起眉頭,從感情上來說,她自然不希望無辜地人牽扯進來死亡,可從實際情況來說,有時候很難避免這些問題。最重要的是,敵人不會讓你輕輕鬆鬆就護住對方,你也沒有能力在間諜之間瞬息萬變激戰的時候,護住對方。

「可也不能放她走,那群人都直到她是收買了的暗子,現在暗子反水,跟我們在一起,一旦她被帶走,後患無窮。」宣林依舊不信任heidi,他看了眼自己的筆記本屏幕,上面顯示了他潛入了監控區的畫面。

這些東西一旦由heidi的嘴巴里說出去,宣林就暴『露』了,對方就能直接鎖定他是一名黑客,而黑客將成為任何一方率先滅口的對象。

信任heidi?很難。

沒有人能擋住『葯』物『逼』供,因為那是無意識的,甚至是可以讀取heidi內心意識的高科技。

留又不能留,放也不能放,一時陷入了兩難。

「我想想。」顏九成走進浴室,關上了門,再關上燈。老吊和宣林覺得莫名其妙,顧覓清卻明白。這是他的習慣,需要到一個狹小的空間,最好黑燈瞎火的地方。

他快速地調取所有記憶的時候,會不斷地抖頭,可能因為之前電擊控制他不抖頭,給他造成了一定陰影,總覺得抖頭是不對的,得藏起來。也就有了這個習慣。

而如何解決heidi的問題,還有接下來一觸即發的戰爭,千絲萬縷的人物關係,等等,都需要他高強度地調動所有的人臉記憶,進行最後的判斷。

「你繼續跟蹤目前暴『露』的那幾個人,保持安靜。」顧覓清輕聲說道。

一旁帶著耳塞的heidi愈發疑『惑』,但她也沒多問,而是靜靜地坐在地上。

「坐床上吧。」顧覓清說道,heidi一動不動,這才想起heidi戴了耳塞,於是拍了拍床暗示她坐過來。heidi卻驚恐地搖了搖頭。

對於這麼一個在槍林彈雨里長大的女孩來說,那麼雪白乾凈的床,自己是沒有資格坐的。還是坐在地上更自在。

「這兩個人去了東邊樓,看,這個人……」宣林快速地調動著監控。

「不要跟蹤他了,跟蹤這一個。」顧覓清站在一旁凝神判斷,時不時給出要求,而宣林則立刻照坐。坐在他們身後的地上的heidi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主要是看著顧覓清。

她的目光率先落到了顧覓清的後背,跳過舞的顧覓清儀態自然要比一般女孩兒要強,也要比heidi要強。

heidi身上的畏畏縮縮,擔驚受怕,和自卑,在顧覓清的身上都沒有,她的腰桿挺得筆直,挺拔的後背如同一隻天鵝。

她好美啊,heidi心想。隨後,她看向了浴室的方向,抿了抿嘴,微微笑了笑。

跟顏記者好般配啊,heidi又想。

這時,不知顧覓清說了什麼,老吊站了起來,一副聽從命令的模樣。

她好威風,能力真強。heidi低著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指甲里髒兮兮的,琢磨著自己也就認識幾個字,寫起來還不利索,丑得很,似乎除了活到現在讓人覺得幸運之外,沒有其他任何讓人佩服的地方。

身體下面傳來了一陣刺痛。

瑞德用手粗暴地羞辱了她後,她就一直覺得下面火辣辣的,感覺要發炎了一樣。一想到自己不是冰清玉潔的姑娘,不但不是,還幾次三番被幾個男人脫了衣服。

跟顧覓清自然是不能比的,連仰望她,都擔心對方不樂意。

heidi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在心裡開始禱告了起來。她跟神說了的,只要乾乾淨淨站在顏記者的面前,讓他看一次,就可以了。

如今,不但看了,他還跟自己經歷了生死,經歷了那麼驚心動魄的絞殺惡魔的經歷,還拉了手。

heidi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人,不能太貪心,希望他們能完成這個神秘的任務,然後離開這裡,去過幸福的生活。heidi心想,雙手攪合在一起,緊緊的。

沒過多久,也就十分鐘,浴室的門開了,顏九成走了出來,能看出來他剛剛經歷了一場頭腦風暴,異常地累,一走出來腿都有些哆嗦,走不利索。

heidi下意識地站起來想去扶著,餘光見顧覓清沖了過去,她連忙收回腳步,靜靜地站在了後面。

「給,補充下。」老吊拿出一包東西遞給顏九成,顏九成接了過來,這是快速體能補充劑,能快速補充能量,黃『色』包裝的是專門給顏九成研製的,專補大腦。

「有辦法了。」顧覓清並沒有使用詢問的口吻,而是肯定的口吻,在她的心裡,顏九成早已是實力派隊長。

「嗯。」顏九成點了點頭,目光里藏著說不出的謀算,這些謀算超越了同齡少年眼裡所能藏的謀算,沒有清澈,只有兇殘。

「要救人,需先殺人。」他扭過頭看向了hei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