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一十六章 初吻【二】

第三百一十六章 初吻【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兩百一十六章heidi的初吻

子彈倒沒打中她,濺起的彈片或什麼東西倒是滑坡了她的手臂,血就這麼流了下來。

heidi伸出手摸了摸手臂,看了看沾到手心的血,隨後轉過頭看向了顏九成。她的目光是那麼地淡定,甚至有些空洞,彷彿破了的手臂不是她的,血也不是她流的。

彷彿剛剛的危險不復存在。

就那麼淡定地看著顏九成,隨後露齒一笑。

繼續唱歌。

在這一刻,顏九成被打動了,他的心彷彿被什麼東西揪住了一般,這得經歷多少苦難多少次被彈片打中,才會如此冷靜和從容?

一曲畢,heidi看向顏九成,顏九成點了點頭,示意她快跟自己走。

「剛剛一遍就夠了嗎?我剛剛……情緒失控了,可以嗎?」heidi跟在身後跑著,忐忑地問道。

「足夠了,很好。」顏九成朝後伸出手,heidi的手放到了他的手裡,他牢牢抓住,心中的心疼還未散去。heidi讓他想起了自己的妹妹,heidi比自己的妹妹還要小,卻經歷了這麼多苦難。

無父無母,沒有任何依靠,更可怕的是她還長得漂亮,這也註定她會有更多的磨難。

將heidi從這苦難中徹底救出?

顏九成心中一陣內疚,他聽著後面heidi噠噠噠的腳步聲,她是那麼地信任自己,那麼地依靠自己,可是將她從這苦難中徹底救出?!

顏九成做不到,這不是動畫片,也不是yy小說,他做不到啊!

你就在這個國家,屬於這個國家,若國家不能護你,那便逃無可逃。這是鐵律,並不是一個人就能把你帶走,帶到另外一個國家的。否則,戰亂的國家也便不會有那麼多瘋狂外逃卻無路可逃的難民了。

整個西方,從最初的容納難民,到不容納,現狀是這樣。

只能在這個地方,險種求福,護heidi平安。可怎麼在亂區求得一方福呢?

難啊。

「不要怕,我會儘力的。」顏九成忍不住說了這一句,沒頭沒尾的,他也不看heidi,見了這小妹子那副樣子,怕自己扛不住鼻頭酸。只是說了這句,將手帕遞給她:「捂住血。」

「嗯。」heidi也沒有再說話,她卻不接那手帕:「不礙事。」

倒不是真的不礙事,而是想著接了手帕了,手就要從顏記者的手裡抽出來,她捨不得。雖然她看得出顏記者看她的眼神雖然有憐惜,有同情,甚至有保護欲,可她明白,這也僅僅是止於此而已。

她見過顏記者看顧記者的眼神,那才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愛的眼神。

她不嫉妒,卻深深地羨慕。

人都是會有私心的,你不喜歡我,我偷偷地喜歡你還不行嗎?我這輩子這麼苦,這麼難,這麼沒有盼頭,就給自己留這麼一段偷偷的喜歡,不行嗎?

「先給你處理傷口。」顏九成將heidi拉到了一棟樓底下,那裡通往地下通道的路口被炸i彈炸得沉的,往下面走去,四周堵住了三面。

「就這吧。」一說話,還有些迴響,別說,還真挺向武俠小說里的枯井裡頭一般,莫名讓顏九成覺得有些心安:「這地方還真像武俠小說……」

「嗯?」heidi一臉疑惑。

她哪裡知道什麼武俠小說。

顏九成一看,連忙不再往深說,蹲下來從包里開始掏包紮的東西,heidi心裡明白自己跟顏記者聊不了什麼深入的東西,她知道自己啥也不懂,於是靜靜地坐到了他的身邊。

偷偷地看著顏九成。

「我給你包紮,會有點疼。」顏九成轉過身,手裡拿著東西,heidi連忙抬起手,一聲不吭。

「你挺能忍的。」顏九成包紮著,忍不住贊了這一句。

heidi抿了抿嘴,餘光偷偷地看著顏九成的眉眼。他睫毛好長啊,她想。顏九成不知道的是,對於heidi來說,這麼幸福的時刻又怎麼可能需要『忍』呢?

這時,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

「你往後。」顏九成立刻將heidi推到了自己的身後,用身體擋住了前方:「莫要害怕。」

heidi的眼圈兒一紅,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忍住淚水,靜靜地呆在顏九成的身後,深情地看著他的後腦勺,烏黑的頭髮,東方人的頭髮是黑色的,黑色可真好看啊。

除了親人,顏記者是唯一一個用身體擋住,保護她的人。

heidi只覺得心跳得極快,極激烈,突然,她的手微微顫抖著,抓住他的衣角。心跳得愈發激烈了。heidi咬了咬唇,一下靠近了顏九成。

唇輕輕地在顏九成後背胳膊窩那鼓起的一處褶皺那,輕輕地印了一下。

顏九成並沒有過多地覺察到,雖然感覺到了後面被碰了一下,可他並沒有回頭,而是全神貫注地看著前方,在判斷到底是有人來,還是虛驚一場。

就這麼輕輕一下,也就一秒鐘。卻讓heidi出了一身汗。

她的臉漲得通紅通紅,連脖子那都冒了細細的汗氣,一手捂住胸口,眸子里,眉宇間,全是幸福,竊喜的幸福,不敢讓人知曉幸福,瞬間席捲了她。

「你怎麼了?」顏九成回過頭,見heidi的臉紅得厲害,渾身冒汗的,很是緊張地看了眼她的傷口。

「沒……沒事。」heidi的話都說不利索,她低著頭,生怕顏九成發現了。

這是我的初吻。heidi心想。

她不敢抬頭看顏九成,對於她來說天底下最好的男人,最偉大的英雄,最不可替代的情份;也被自己剛剛的大膽行為嚇到了。

這是我的初吻!我偷偷吻了他!heidi的內心在瘋狂地喊。她環顧一周,在這個破地洞里,四周都閃閃發光,明明太陽都快下山了,為什麼會覺得閃閃發光呢?她想。

如果說此生哪裡最讓她痛苦,那便是大教堂廢墟那,她的母親死在那裡。

如果說此生哪裡最讓她幸福,那便是這兒了。

heidi不知道王語嫣和段譽所在的枯井打動了多少人,她不懂這些,她只覺得幸福,單純的幸福。這種幸福來得太強烈,強烈到不知所措。

甚至有些後怕。

他是不是知道了?他知道了的話,會不會討厭我?heidi惶恐了起來,不安了起來,甚至覺得愧疚了起來。她一下想到了顧覓清。

顧記者會不會生氣?我這樣是不是不對?

可雖然這麼想,heidi卻不後悔。而她的不後悔,更加重了內心的不安和愧疚。

「不要害怕,沒事,跟我走。」顏九成轉身,伸出手:「我帶你離開這兒,走。」

我就是偷偷喜歡你,生活這麼苦了,就讓我自己加點糖吧,上帝會原諒我的,會原諒我的!heidi心想。就這一瞬,沒有了後怕也沒有了後悔,她伸出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