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一十八章 輿論力量【一】

第三百一十八章 輿論力量【一】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停一下。」顏九成看著路口,只見宣林攙扶著老吊在路口出現了,朝著車走了過來。在上車之前,顏九成就下達了命令:回。

「哎呦!又傷了一個!」老管家一看,立刻叫人打開門,兩名工作人員快速地朝著老吊跑去,一會兒就看到老吊上了車。

「顧記者呢?」一上車,老吊看了看,問道。

顏九成沒說話,看了宣林一眼,宣林皺了皺眉頭,這車裡也不知道有沒有監控,這個時候開筆記本不太妥當。再等等吧,搞不好一會兒她就來了。

「先送大家進別墅區。」管家盯著老吊的腿,一臉緊張:「記者站現在不能住,東西兩面都發生了爆i炸,很明顯是沖著記者來得,還是別墅更安全一些。」

晚上重新回到別墅區去睡,以方便晚上摸一下通往別墅區內部的路,所以顏九成安排了一個威力不大,但動靜很大的炸ii彈,這本是計劃之內的事。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其他黑組織的手居然這麼毒,居然直接在記者們的大巴車沿途安排爆i炸。如果不是運氣好,第三輛車整輛車的記者都很可能命喪黃泉了。

他看了眼後面受傷的無辜記者,聽著外面兩個黑組織火拚的聲音,不由地心中一寒,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敵人的惡。

「不行,我們還有同伴沒有上來。」老吊很是焦急,顧覓清還沒有上來,這車打道回府需要時間,再出來接其他記者也需要時間,這一來二往的,搞不好就容易出事兒。

整支隊伍除了她,都上了車,她人呢?

「我們還有車在找大家,放心,後面還有好幾輛呢。我們先回吧!」老管家邊說著,邊看了顏九成一眼。這顏記者如今正當紅,得先保證他的安全再說。

「對,後頭還有呢,不止這一輛,先回,先回!」

「是啊,先回吧!」

車內其他幾個記者立刻附和,倒不是他們不顧同行,而是這兩人都受了點輕傷,被嚇得不輕,想儘快回別墅也實屬正常。

車輛朝著別墅群的方向開去。

「停車!我要下車!」一個雄厚的聲音響起。

「顏記者,這……這……這可不行啊!」老管家一聽,再一看,顏九成陰沉著臉,居然要下車,一時都讓他這個久經沙場的管家裡手都有些亂了手腳,連忙直接擋到了車門口,微微彎著腰,連連搖頭。

「我要下車採訪。」顏九成聲音冷靜卻透著不可抵擋,瞪著老管家。

一旁看著的Heidi很是緊張,她下意識地伸出手扯了扯顏九成的衣角。

「別……」她低聲開口,心想著可別跟老管家劍拔弩張的啊,他權利太大了。擱了Heidi,別說老管家了,隨便一個小管理人員,她都得夾著尾巴點頭哈腰。雖然顏記者是記者,可在Heidi看來,別墅區是老管家管著的,得罪不起。

「哎呦,您……您……您可不是讓我為難么?」讓Heidi沒想到的是,老管家被顏記者這麼瞪著,居然不生氣,而是身體彎得更厲害,一臉求饒的表情。

「我要下去採訪,你送他們進別墅區,還有,這個女孩叫Heidi,安排她跟我們的人在一起,她是我的重點採訪對象,我不希望再發生不好的事情。」

顏九成抬腿要走。

老管家卻依舊當著,一臉為難:「不行啊,顏記者,這下面太危險了,我們現在的任務就似乎把大家都接回去。」

「危險?」顏九成點點頭:「對,是危險。我現在還有個夥伴沒有到車上,正處於危險之中,你要我現在自己回去?」

「這……這……這是一種權衡啊,後面還有車的。」

老管家自然不知道這不是後面有車還是沒車的問題,而是後面若有車,車上如果有敵人,那更危險。最重要的是,為什麼顧覓清沒有來?他下了命令了,連老吊一瘸一拐行動如此不便,都趕到了這裡,為什麼顧覓清沒有趕到?

從能力層面,顏九成相信顧覓清的能力,可從情感層次,他放不下她。

「您別為難我,求求您了,我也是為了您的安全考慮啊!」

看樣子,老管家是不打算讓開了,一個長輩用上了敬語,卑躬屈膝的模樣,可身體卻十分強硬地擋在車門那,寸步不讓。

「是啊,後面又不是沒車。」

「顏記者,現在下去也拍不到什麼了,太危險了!」

「就是!我還有兩個同伴沒上車呢,你要相信老管家他們,他們……」

后座兩個記者絮絮叨叨地,十分緊張,他們迫切地希望能快點回別墅區,顏九成一扭頭瞪著他們,都是三十幾歲的光景,身上髒兮兮的,一臉恐慌。

「沒什麼可拍的?」顏九成冷笑一聲:「你們連吃飯的傢伙都丟了,當然沒什麼可拍的了。」

那兩人臉一紅,顏九成說得扎心且無法反駁,他們的照相機早就嚇得丟掉了,只顧著逃命了。這戰地記者有肖爾克那種英雄,也不乏這兩人這種慫貨。

「你們看看那邊!」顏九成伸出手指向了東方,暮色已經很重了,能看到那邊不斷地有閃光燈在閃,那些都是如同肖爾克一般奮戰在第一線的戰地記者。

「他們難道就不怕死嗎?他們不知道危險嗎?我們是戰地記者,戰地記者就是要在前線,在第一線,逆流而上,迎危而上,否則,就配不上戰地記者這四個字!」

顏九成一席話,擲地有聲,讓這兩人不敢也不好意思再說話。

老管家一看,得,這兩人壓根不是顏記者的對手,人這三言兩語四兩撥千斤的,懟的人別說反駁了,頭都不敢抬,於是眼珠子嗖過來嗖過去,倒也不慌,面前雖然是當紅的記者,但也是個年輕人。

年輕人么,嘴上無毛的,還鬥不過?

老管家連連點頭,伸出手在肚子那摸了摸::「戰地記者確實得到第一線,可是現在情況不同,這些人有沖著記者來的可能性,而且可能性很大,臨時要求記者撤出戰區,這是三國政府聯合作出的決定,我們也是為了記者的安全著想,您……」

挺語重心長的,從大局到目的,無可反駁。

顏九成轉過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老管家。

老管家只覺得頭皮有點發毛,倒不是被顏九成犀利的目光震住了,而是這小子這似笑非笑的,怎麼那麼猥瑣,慎得慌呢?

「讓開,我要下去採訪。」

橫豎,我不管你什麼政府安排,還是安全著想,顧覓清沒上車,我就要下車尋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