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二十三章 別離【二】

第三百二十三章 別離【二】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第三百二十三章別離

\tHeidi被安排住在了頂樓一間單獨的套房裡,頂樓不允許記者上去,老管家細細詢問了她的悲慘過往,Heidi用了約莫十分鐘的時間言簡意賅地進行了自我介紹。

\t說來也簡單。三歲死了爸爸,四歲死大哥,四歲半死了二哥,後來媽媽去世了,再後來孤苦一人。受過什麼委屈?委屈就太多了,數不過來也記不清了,倒是記得幾次*。

\t老管家聽了,流露出一絲絲同情,不過也就一絲絲,在這裡不幸的人太多了,同情不過來的。要說同情,還不如同情自個兒呢。老管家五十幾歲了,在別墅區呆了十幾年,卻從來沒有見他有半個親人,他是誰,又為何在這裡,為何留在這兒,又經歷了什麼。若說起來,怕是幾宿都說不完。

\t「我們都是可憐人,所以有幾點一定要跟你說清楚。」比起同情,老管家更多的是警惕,他伸出手:「第一,跟記者說的時候,別墅區內的*不能說。」

\tHeidi點了點頭,並未有任何意見。

\t「第二,你跟我說你哥哥是被政府軍打死的,這個不好說,容易惹麻煩。」

\tHeidi又點了點頭,也並未有任何思索。

\t「第三,你沒跟我說跟顏記者是怎麼認識的?他這麼一個大記者,怎麼會單單拍你呢?」

\t最後,老管家問出的這個問題,死死地盯著Heidi的眼睛,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麼一個小女孩在聽到這個問題後居然出奇的鎮定,就這麼抬起頭迎著他的目光,淡淡說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他覺得我適合拍攝吧,臨時喊我去的。」

\t看Heidi這模樣,別說這麼問她了,哪怕拿槍指著她,她也會這麼答。

\t「那你就記住了,其他記者問你,你也這麼說。言多必失。」老管家懶得去管工作人員和記者之前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他在別墅區這麼多年了,如何應對媒體,如何把事兒辦得漂亮,早就爐火純青。

\t「你休息,這幾天先單獨住著,明天的事明天再安排,對了,記者採訪你的時候不能老哭,哭多了,就沒用了,就沒新聞性了,你懂我意思嗎?」

\tHeidi淡淡笑了笑:「我很少哭。」

\t這倒是真的,除了幾次*的時候失控落了淚,也就是親人離開她會哭,其他時候都未曾哭過。

\t老管家離開後,Heidi這才鬆了口氣,小心翼翼地四處看了看。這是一間不大不小的房間,有單獨的衛生間,有一張大大的床,還有電視機和吃的。她知道這裡不會是自己以後的住所,以後在別墅區工作,根據工作的不同住不同的員工宿舍。

\t但這麼好的地方,能睡一晚也是好的。

\t如果是以前的Heidi,能住這麼好的地方一晚上,她會幸福得暈過去。可現在的Heidi卻懷念顏九成的房間。如果能睡在他房間……

\t她的腦子裡浮現出顧覓清的模樣,連忙搖了搖頭。

\t我睡地上,只要能在一個房間,該多好啊!Heidi心想。想到這兒,不由地一陣悲傷。也不知顏記者他們在這裡呆多久,我還能見他幾次?能多見幾次就幾次吧,能喜歡他就已經很幸福了,不能多想。

\t這麼多記者採訪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回答的內容有沒有辜負顏記者,等明兒見了他,我要問問他。

\t明兒穿什麼衣服呢?把這件衣服洗了,明天不知道會不會幹,現在好臟哦。

\t正想著,咚咚咚,突然有人敲門,她連忙跑過去拉開門,見老管家站在門口:「其他記者我都拒絕了,顏記者說要見見你,你……」

\t「見!」Heidi脫口而出。

\t隨後,她立刻衝到浴室里照了照鏡子,見自己灰頭土臉的,慌忙低著頭打開水龍頭清洗。方才採訪的時候她根本就顧不上臉上有沒有灰,此刻卻那麼在意。老管家看在眼裡,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後苦笑一聲並沒有說破。在這裡,暗戀記者的事兒他見得太多太多了。

\t在他看來,這些低到塵埃的女子容易暗戀上高大上的戰地記者,這本人之常情,哪怕發生點什麼,也無非是飲食男女容易如此而已。可顏記者不同,他身邊有顧覓清。老管家這個年齡的人,一眼就知道Heidi不過痴心妄想。

\t但他沒有說破,更沒有交代什麼,因為他早就看出Heidi是一個極其老實和自卑的孩子。這樣的孩子,不似以前發生過的那種齷齪事的女人,她不會說出來自己藏著的這份情感,她不敢,也覺得並知道自己不配。

\t不過這種事事不關己自然高高掛起,老管家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t不多會兒,咚咚咚,房門又響了,一直守在門口的Heidi立刻開了門,門外,顏九成和顧覓清攜手同來。

\t「表現得很棒。」顏九成笑了起來,朝著Heidi豎起大拇指,隨後拉著顧覓清的手往房間里走,關了門後,轉過頭看著Heidi,Heidi不知說什麼,便沒有說話。

\t「我們來跟你踐行。」顏九成緩緩開口,顧覓清在一旁並沒有說話,只是很自然地挽著他的胳膊,附和著點了點頭。

\t踐行?!

\tHeidi只覺得心裡一驚,再一涼,她猛地抬起頭看著顏九成,只覺得鼻子一算,差點落下淚下,她慌忙忍住,讓自己的言辭儘可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