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三十章 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第三百三十章 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只能啟動。」

\t顏九成環顧四周,做出了這個重要的決定,他相信,能在科學家附近潛伏兩年並成功跟著一起來這兒,而且在眾多退役特工的目光之下沒有暴露的暗子,一定在到達別墅區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摸排周圍的情況。

\t「我想,他應該會提前摸排關於如何避開關卡到別墅區的路線,周圍的情況也應該摸得差不多了,畢竟科學家都來了兩天了。」顏九成很肯定,這麼厲害的暗子,到了別墅區後絕對不會安安靜靜地呆著,搞不好他手裡有更多信息,急切地需要轉出來。

\t「也是。」顧覓清點了點頭。

\t幾人繼續往前走,找到一個較為隱蔽的邊角後,幾人圍著宣林,宣林用筆記本快速地向組織傳遞信息,這信息格外重要,又是在別墅區內向外傳遞,所以需要的時間稍微久一些。

\t「好了。」宣林合上筆記本:「等暗子的答覆。」

\t「先進外圈。」顏九成與顧覓清對視一眼。

\t「容易。」顧覓清淡淡笑了笑。

\t地下通道的一個交叉路口,那關著一扇鐵門,門上是五把大鎖。並沒有使用瞳孔識別器的原因很簡單:來這裡駐守的並非別墅區的編織人員,而是臨時從各大組織調派過來的人。m國用退役特工挾持科學家來這兒進行研究,雖然表面上是非官方,實際上卻是官方的行為。

\t可即使是官方行為,卻不能那麼光明正大地用政府軍保駕護航,因為一旦暴露,那就做實了m國干預戰區。所以他們只能用退役特工偷偷摸摸地配合黑組織,來完成這一切。

\t老管家知道這些嗎?他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這些都不重要,他不過是一個高級點的工作人員而已。重點是這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哪怕在這守衛的黑組織成員,實際上他們也不知道具體事項,只知道應該是有科學家前來,為了防止其逃跑,所以要守著。

\t臨時調派過來的人輸入瞳孔識別,是一項大工程,一個個輸入太容易暴露不說,錄入了也沒啥用,畢竟一旦有打鬥,死亡是很尋常的。如若死了,誰來開這門?這是其一。

\t其二就比較簡單了,那就是這些東西都要通過線來連接起來的,以前發生過一次很慘的事兒,有一組人進攻別墅區想要奪得一個剛研發出來的成果,在逃脫的時候,他們直接剪短了連接門與門的信號線。斷了線的虹膜識別器的門徹底癱瘓。

\t經過多年的摸索,最後還是發現用最傳統的鎖最為合適。要不怎麼說,有時候高科技也未必那麼好使呢。線一斷,門怎麼也打不開,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拿著成果跑了。

\t「這鎖感覺很牛啊,那麼大,連著五把。」顏九成偷偷看了一眼,見那扇門上的鎖與尋常見的不同,一看就做工十分精良。門前面站著四個人拿著槍,打著哈欠。

\t老吊就這麼瞟了半眼,就這鎖,不配吊爺正兒八經瞅一眼的,半眼足夠。

\t「不礙事。」老吊嗓子低沉,充滿了自信。就這種鎖,對於老吊來說簡直就是垃圾,如開自家門。搞定四個人容易,顏九成從兜里拿出藥劑丟了過去,無色無味,甚至那四人都沒有覺察到任何就倒到了地上。

\t「換班的時間不知道是多長,但他們剛剛換班,距離下一次換班,二十分鐘的時間肯定有。」顏九成幾人沖了過去,老吊從兜里拿出個他挑選的法器就插到了鑰匙孔里,都沒來及看他怎麼動的,鎖就開了。

\t「這麼牛。」宣林忍不住將頭湊到了老吊的手那,平日里在電影里見過大盜開鎖的鏡頭,總覺得是誇張的手法。也曾聽老吊說過開鎖只是雕蟲小技,可那些跟現場看還是兩碼事的。

\t咔。宣林話音剛落,又一把鎖打開了。

\t「真的假的?」宣林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這才明白為什麼老吊會說只要他想,他便可以進入到任何一個人的家裡,任何鎖都擋不住他。

\t「這是基本功了。」老吊本能地扁了扁嘴巴,此刻,少了一根煙。

\t沒有對手的阻礙,一切都非常順利,四人進入了內圈,避開了人員多的通道,四個人走到了相對隱蔽的一處後,靜靜等待暗子的回饋。

\t「等十分鐘,如果沒有回饋的話,我們兵分兩路。」顏九成看了眼老吊:「得有人當斷尾。」

\t兵分兩路的意思很簡單,一路進去,一路墊後。墊後的一路要用生命保證進攻的一路的隱蔽性和安全。也就是說,四人里要死人了。

\t至少得死一個。因為只有死一個,才能把這一切作為推到這個死人身上,確保其他人接下來的行動。斷尾,是行話,而且是代表了死亡的行話。

\t當壁虎被人發現了踩住了後,會斷尾以求逃脫。

\t「我來當這個斷尾。」老吊脫口而出,說完後,他的神情凝重了約莫一秒鐘,他明白,這意味著自己要跟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t唐詩的五言絕句里,有一句很有哲理:人生足別離。可見人生相逢的喜悅不如別離那麼刻骨銘心,人生總是在別離中度過的。

\t而這句話翻譯成日文的時候也很是美妙:唯有再見方為人生。

\t人生,終究會說再見的。

\t粗人老吊不懂這些詩詞歌賦,他卻明白自己的死值不值。臉上的凝重為自己的生命哀悼了一秒,也只有一秒,隨後,他咧嘴一笑,雖然紅了眼,可笑容里卻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