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四十三章 插翅難飛!

第三百四十三章 插翅難飛!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只見他的整個人被壓到地上,而頭則被槍指著也壓著,六歲的身軀在幾個訓練有素的壯漢面前猶如雜草,瞬間壓制,而且是能直接要了他性命的壓制。

「哇」周寸光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瞬間,整個走廊響徹了一個孩童的哭聲,凄慘而驚恐,他的鼻血蹭到了地板上,隨著哭泣聲愈發地多。這哭聲褪去了嬰幼兒時期的奶聲奶氣,卻有著六七歲未變聲的孩子的稚嫩,一時,讓幾個壯漢有些暈頭的感覺。

「怎麼是個孩子?」

「是個孩子?」

圍過來十幾個保鏢,幾人扶起坐在地上的魯道夫,兩三人以為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還專門彎腰看了看被壓在地上的周寸光。只見周寸光哭得哇哇的,眼淚鼻涕夾雜著鼻血一起湧出來,看這模樣,和反應,的確是一個孩子。

「怎麼事?」為首的一人轉過頭看著魯道夫,眼裡充滿了殺氣,這種目光讓魯道夫渾身一哆嗦本能地往後退,他連忙眨了眨眼睛,將眼裡的殺氣藏了藏,換上了親切的笑容並鞠了鞠躬:「教授,您放心,有我們保護,您絕對不會出問題,不過,這是怎麼事?」

他伸出手指著地上的周寸光。

魯道夫看了看這些拿著冰冷武器的保鏢,又看了看地上的周寸光,他一時有些恍惚,聽著這哭聲看著眼前這個人,明明是個孩子

可剛剛卻的的確確聽到了這個孩子異常冷靜並十分精準地說出了一長串專業術語。

「我可以先告訴你,蘭開斯特在三年前解決了人腦類器官在無血管的情況下,如何向組織輸送營養的問題,在她培育的神經細胞團的細胞培養皿中,出現了正在發育的視網膜細胞。」

這句話,可不是一個六歲的孩子能說出來的。

保鏢見魯道夫一直看著周寸光,時而皺眉,時而疑惑,上前一步輕輕地推了推魯道夫:「教授?」

他是誰?他為什麼來這?他怎麼會知道蘭開斯特,又怎麼會知道我們研究的方向?

一時,魯道夫的腦子裡飛速地閃過這幾個問題,他是一個在生物技術領域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可以說,當今世界上,在生物技術領域無人能敵,可是他並不是一個應對緊急危險的時候能快速鎮定並判斷的人,人無完人,魯道夫也是如此。

好在周寸光剛剛在那麼混亂的情況下說出來的話十分地鎮定,清晰,這種鎮定和清晰讓魯道夫能清晰地顧剛剛他說得一切。

交易,交易?他怎麼知道我懷疑我的研發成果並沒有像別墅區說的那樣,無償分享給世界呢?冷靜下來的魯道夫再一次看向了周寸光。

魯道夫是在兩個月開始懷疑別墅區並沒有按照合約,將他的研發成果無償地提供給世界,那一天,他如同往常一樣點開網頁進行搜索,卻發現輸入『垂體論文』這幾個關鍵詞的時候,出來的關於他剛剛新研發的垂體方面的資料有些不對。

具體哪裡不對,尋常人看不出來,可魯道夫一眼就看出來了:世界各地科學家對於這一塊的研究的描述居然有很多錯誤,而且是標題上就能看出的專業性致命的錯誤。

同行對他的研究的討論怎麼會出現專業性致命錯誤呢?一個兩個出現錯誤也就算了,怎麼一堆都出現錯誤?魯道夫起了疑心。按照尋常時候,他搜一下看一下標題就不會再深入看,因為他人的討論有很多,一一看過去會耽誤他進行研發的時間。

可這一次,錯誤的標題,而是是一排錯誤的標題讓魯道夫意識到了不對勁。他開始瘋狂地搜索自己的研究,發現粗粗看過去倒沒什麼,可如果點開一篇篇文章進行細看,總覺得不對勁。

難道我們用的網路並不是真實的網路?這是魯道夫第一次開始懷疑。

無奈的是,他是生物技術領域的專家,可卻不是網路方面的專家,他對計算機的應用僅僅停留在普通人的層次而已,覺察到不對勁後,立刻喚來了技術人員,而技術人員很容易就將他糊弄了過去。

次日,他再一次搜索的時候,發現昨天搜索的內容無論標題或者內容,都符合邏輯,再無錯誤。比起尋常人的疑心,魯道夫的全部精力都放到了研發上,可以說,出了他研究的領域,在其他方面他就如同一個孩子。此後,偶爾休息的時候想起這事兒,又搜了搜,再也沒有發現異常。

許是他們拿我的研究出去賣了錢,所以屏蔽了一部分這方面的新聞吧,雖然不能達到我想的無償提供,但只要價格不太離譜,也是可以的。魯道夫如此想。

這事兒就在魯道夫這兒過去了,他再一次投入到了研發中。

周寸光的到來再一次讓他昔日的懷疑重新擺上檯面,而這一次則不僅僅是懷疑拿研發去賣錢而已。

蘭開斯特在三年前解決了人腦類器官在無血管的情況下,如何向組織輸送營養的問題,在她培育的神經細胞團的細胞培養皿中,出現了正在發育的視網膜細胞?

這真是太奇怪。

自己早就解決了這一塊的難點,別說出現了正在發育的視網膜了,魯道夫這幾天要公布的研發成果早已到了能成熟地人工培育出完整的大腦,蘭開斯特又怎麼可能在三年前才解決到這個層次呢?

再一次疑雲密布的魯道夫看了看周寸光的黑頭髮。

他應該是跟著周教授他們過來的人,外面來的人肯定知道真實的情況,不管什麼原因,這個人現在不能死,我得問清楚,哪怕問不清楚,也別把周教授得罪了,搞不好,這個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