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四十九章 極端

第三百四十九章 極端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周寸光快步跟了過去,恆溫箱自動地滑到了房間的一側,那裡擺放著一些玻璃床之類的東西,看上去有點兒像人死了後,殯儀館提供的冰棺,只是沒有蓋子,裡面冒著寒氣。

恆溫箱打開,緩緩上升,朝著長桌上上的冰棺一樣的東西移去,冰棺的一側緩緩向下,只見一個灰色頭髮的被炸掉了腿的小女孩呈現在了眼前。

緊接著,另一扇門打開了,進來了好幾個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的人,應該是魯道夫的助理。

「我把這個弄好,等我兩分鐘。」魯道夫一看到屍體就很興奮,他指著這個小女孩說道:「她的,先弄她的,剛剛去世不到十分鐘就運過來了。」

說著,他伸出手在那被炸掉了腿的小孩身上摸了摸,很滿意地笑了笑:「還是熱乎的呢,難得,難得。」

小女孩整個人落到冰棺里後,冰棺飛速地往牆角移過去,正好移到了那幾個助理的身邊,一扇磨砂玻璃門關閉了,看不清裡面在做什麼。

魯道夫一溜小跑過去。

隨後,他看到了磨砂玻璃上有個人提著一顆人頭走到了另一側,放入了一個方形的東西。雖然磨砂玻璃一般的門只能看一個大概,可周寸光只覺得手控制不住微微顫抖。

他明白,一分鐘不到,這個身上還是熱乎的剛剛去世的小女孩的頭,被取了下來。

深深地呼吸,手在褲兜里摸了摸,他靠到了方才進來的這幾個恆溫器旁邊,將一個東西悄悄地安在了下面,往裡頭一看。

再一次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四個小孩以此排開,渾身還髒兮兮的,身上的血液都是剛剛凝固,一看就是剛剛去世,就這麼可憐地擺在了恆溫器里。

她們有的人心臟中彈,有的是肚子被打穿,可頭顱卻都好好的。這應該是他們為什麼會被運到魯道夫這兒的原因吧。

只是,他們的家人呢?就這麼讓他們被運走嗎?

一想,也是,可能家人都去世了吧。

周寸光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魯道夫要來這兒,像他這麼一個對人腦類器官研究方向痴迷到能放棄家人,放棄前程,放棄國內一切的人,像朝聖一般不顧一切地來了這兒,想必,這些他口中的『源源不斷的新鮮的屍體』,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吧。

還有哪裡比戰區的殺戮更多呢?

在任何國家的生物技術科研部門,的確也會像魯道夫一樣需要人類的屍體來進行解剖研究,可都達不到這個數量,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一個實驗室每個季度能有個四五具,就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了,畢竟自願捐獻遺體的人那麼少。

而這四五具要跟各個科室進行分,各個科室又有不同級別的科學家。

魯道夫來這兒的時候是十年前,那個時候他剛剛二十齣頭,別說國外沒有論資排輩,那是不可能的。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科學家再有天賦,也很難有人七八十歲的老科學家研究的成果多,尤其是生物技術這個極其要求經驗和實驗的領域來說,一具新的屍體來了,要輪到他第一個上去研究,是很難的。

而這裡就不一樣了。

十年前他來的時候,這裡還沒有發展得現在這般好,來這兒的生物技術領域的黑科也並不多,他能得到最好的資源。而十年後的今天,他才三十齣頭,解剖過的大腦遠遠超過了任何一個國家的人腦研究專家,所能得到的資料也不可同日而語。

難怪這裡是黑科的天堂,這裡的資源除了地下埋葬的礦產,除了能突破國與國之間的技術封鎖,能自由交流之外,這裡源源不斷的死亡,也成了一部分類別的黑科最喜歡的東西。

只是……

周寸光看著這些躺在恆溫器里小小的人兒,不由地心中泛起悲憫,而讓他更悲憫的是魯道夫看這些小人兒的眼神,沒有半絲對待一條剛剛逝去的無辜生命的同情和感激,要知道平日里在新聞上看到有人自願捐獻遺體,甚至眼角膜的時候,醫務人員都會齊齊彎腰告別。

「速度快一點。」從裡頭出來兩個人邊說著,便按下了一個按鈕。

恆溫器瞬間朝著冰櫃駛去,周寸光本就不高,惦著腳尖才能看到,這麼一移動,他再也看不到這幾個小孩。無需太長時間,再見到,應該就是四個人頭。

哦不,加上剛剛『溫熱的身體』的小女孩,五顆人頭。

這可是五條人命啊,雖然不是在實驗室里去世的,可也是五個剛剛離開人世的人,五顆人頭拿下來,想必還要經過清洗,或其他什麼程序以保證人腦的新鮮,可那再也不是五個人。

東方大國講究一個留一具全屍,哪怕是科研,也得給最起碼的尊嚴,難道不是嗎?而魯道夫就這麼粗魯地摸了摸小女孩的遺體,笑著說一句『還是熱乎的』,這種冷酷讓周寸光覺得心顫。

只是此時並不是心顫和憤怒抑或是好奇的時刻,周寸光快速地觀察了下周圍,魯道夫和助理們在忙碌,而四面八方放著的幾個機器人正直勾勾地看向自己的方向。

想了想,他偷偷地用腳鬆了松鞋,從口袋裡摸到了一個黑色的小磁片藏到了手心。

「魯道夫教授!」他喊了一聲,朝著那扇磨砂玻璃一般的門跑了過去,跑了沒兩步,鞋子鬆了甩到了一組桌子地下。他立刻趴到地上,爬了進去。

「非法闖入,非法闖入,非法闖入。」三個機器人同時發生,其中一台朝著魯道夫的方向滑去,另外兩台則朝著周寸光的方向駛來。

「怎麼了?」魯道夫沖了出來,手上還戴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