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五十章 碑

第三百五十章 碑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你確定這裡沒有監控?」周寸光四處看了看,這個房間沒什麼東西,就一些厚厚的不知什麼材質的箱子。

「當然。這實驗室是我親自參與設計的,這兒沒有放監控,任何人都不允許進入到這裡面,這裡是我的核心實驗室,關係到我的成果是否外泄,當然沒有監控。」

魯道夫微微抬起頭,充滿了自信,自信之餘還有種難以言說的傲慢,如同擁有一棟城堡的主人般的驕傲下隱藏的傲慢。這種傲慢渾然天成,屬於魯道夫,也應該屬於魯道夫。他來得早,是第一批就來這兒,是生物技術這兒的領頭人,這是毋庸置疑的。

說起來,這邊實驗室建立起來,光施工方面就是按照他的設計來做的,畢竟生物技術領域的建築並非一般建築,有很多專業的領域必須按照科學家的需求來,比如恆溫箱,比如魯道夫要的冰凍區還有若干個分區。

想必,這個不安裝監控的零下0度的地方,就是魯道夫專門要求的,只是是不是的確需要這麼個地方,還是他為了有一處自己的僻靜所,那就不得而知了。

按照他的要求進行設計,根據他的需求進行規劃,說他是這兒的主人,不為過。

十年下來,魯道夫也沒有讓別墅區後面的神秘大佬們失望,除了前面三年一無所獲之外,到了第四年,魯道夫的科研終於實現了從量變到質變的飛躍。

魯道夫解決了類器官神經元混亂排序問題!

魯道夫提取了胚胎幹細胞和細胞分化,發現了在蝌蚪變成青蛙的過程中,甲狀腺激素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魯道夫實現了在沒有血管的情況下給大腦細胞輸送營養的難題!

魯道夫完成了視網膜自動形成的人腦類器官先舉,讓人腦類器官實現了從初期到中期的跨越!

魯道夫……

瞧瞧,這裡就有蘭開斯特在前年解決了的問題,也就是視網膜自動形成和沒有血管的情況下給大腦細胞輸送營養的研究難題。

只不過蘭開斯特是前年才解決,而魯道夫在七八年前早就攻克了,不但攻克了,其技術成熟遠遠高於蘭開斯特。這也是為什麼魯道夫聽到周寸光說,蘭開斯特前年攻克這技術並獲獎,他會感覺到萬分驚訝的原因。

沒道理的。

沒道理自己早就攻克過了的東西,其他科學家居然還在攻克,攻克就算了,居然還獲獎,這不符合邏輯,這不對啊!

「是嗎?」周寸光冷冷笑了笑:「可是你使用的網路查找到內容都是假的,你又拿什麼來肯定這裡沒有監控?」

他再一次說到了點子上,讓人啞口無言,周寸光悄無聲息地話題在最合適的時機引到了魯道夫的軟肋上,如果這是一場辯論的話,高下立判。

只見魯道夫的臉一下僵硬了,他動了動唇:「假的……」

他自然覺得這裡頭有些不對勁,在周寸光沒有來之前,他就發現了網路有些問題,只是他對這個領域並不熟悉也不精通,除了自己暗暗有些懷疑,並無他法,日子久了,他雖然沒有再提這件事,可心裡卻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如今周寸光突然出現,把他心裡的火苗點燃了。

可……

「我是懷疑網路有假,但是……」魯道夫來回踱步,嘴裡算了算什麼,隨後看著周寸光:「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搞不好你給我弄的網路才是假的。」

周寸光十分淡定露出了潔白的牙齒,笑了起來,剛要說話,魯道夫伸出手擋住了他。

「我來這裡,前面三年一無所獲,當時生物技術類的專家,這裡就兩個,自從我第四年開始攻克各種難題後,前往這讓的生物技術類專家越來越多,尤其是第五年,我攻克了兩個技術難題,那一年,我們家來了十個生物技術類管家,其中人腦類器官專家有五個,這說明了什麼?」

說到這兒的魯道夫情緒有些激動,他來回踱步的腳步加快了,臉上也洋溢著笑容,滿是掩蓋不住的幸福和自豪。

「這說明我的技術發布到了世界,讓人看到了這兒卓越的研發環境,是我魯道夫的技術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有識之士前來這兒!」

擲地有聲的不僅僅是魯道夫的聲音,還有他的畢生追求。

來這兒進行研究是他的夢想,他放棄一切,放棄了家人,放棄了安穩的能看得到平坦的生活,甚至抱著必死的決心來到這危險四起的戰區,為了什麼?

他來的時候,跟別墅區的大佬說了一番話:你只要給我一個實驗室,我會用我的一生為人類人腦類器官肝腦塗地。

他是科痴。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某些人是為了什麼而降臨在這個世界上的話,魯道夫認為自己就是了為了研究人腦類器官而出現在這顆蔚藍的星球。

否則,他不會在二十齣頭的年齡,對此如痴如狂。

真的,他不是為了自己來這兒,他就是單純地痴愛科研,痴愛到了瘋狂的地步,敏銳的科研的嗅覺在十年前告訴他,這兒應該能實現他的夢想,得到了這個信息後,他僅僅思考了兩天的時間,便作出了放棄一切前往這兒的打算。

當時他有可愛的妻子,妻子的肚子里還懷上了可愛的孩子,當他冷靜地將打算離開的消息告訴妻子的時候,妻子難以置信,動用了全家的力量對他進行遊說。

他不為所動。

他年邁的父母,肚子拱起的妻子在他面前跪下,苦苦哀求,他的眼裡依舊冷靜得如同南極洲的冰山。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難道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