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五十一章 完美計劃

第三百五十一章 完美計劃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你說什麼?」魯道夫歪了歪頭,如同不相信大人說得話的孩子。

「我說……」周寸光上前一步,就這麼靜靜第看著魯道夫,彷彿看不到他的驚恐,再一次一字一頓地重複道:「這個世界,無人識得魯道夫。」

「不可能,我不相信,我憑什麼相信你的一面之詞!」魯道夫的聲音充滿了憤怒,他伸出手指著周寸光:「我在這裡呆了整整十年!十年!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說著,他伸出手將門一開,壓低了聲音:「你走!」

逐客令一下,周寸光卻並沒有露出半點慌亂的神情,他的情緒就彷彿清晨的湖面,靜靜的,一絲紋路都沒有,這種情緒紋絲不動的靜,讓魯道夫滋生出一種莫名的恐。

「你走!」這種恐讓魯道夫愈發覺得憤怒,他抬高了一些聲音。

「好。」周寸光依舊鎮定,他的嘴角唚著笑,並沒有半絲遺憾或想要再爭取一下的意思,直接脫了身上穿著的魯道夫的保暖服,他個子小,穿著魯道夫的保暖服像一個小人埋進了被子里,踮起腳尖想掛到衣架上,發現夠不著。轉過頭看了魯道夫一眼。

魯道夫依舊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伸出手猛地從周寸光手裡抽回衣服,保暖服上的一根腰帶打到了周寸光的頭上,他捂住頭露出了疼痛的表情。

這個表情似乎讓魯道夫微微解了解氣,臉雖然依舊很黑,可嘴角卻抽了抽,倒像一個孩子一般。

周寸光看在眼裡,心中愈發有把握:這個科痴在這兒十年,沉迷科研當中的他早已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他揉了揉被打到的額頭,念了一句:「我跟你沒有什麼利益關係,沒有跟你說假話的必要,不信算了,我找別人。」

說著,他打了冷顫,這裡頭太冷了,伸出手拉開門往外走去,毫不留戀。邊走,他的手指頭輕輕地打了下節拍。

一步,兩步。

三步,四步。

「進來!」魯道夫伸出手一下揪住他的領子,本就是小孩大小的身軀,自然扛不住魯道夫這麼一揪,周寸光只覺得脖子被衣服勒住了,身體被身後的力量拽著快速地往後退。

剛剛步出的門,關了。

「你說清楚,我的科研成果現在是什麼情況!」

魯道夫的情緒很明顯有些失控,他將周寸光一下塞到牆角,臉漲得通紅,他的聲音雖然兇狠卻透著一絲懇求和害怕。

此時的周寸光已經摸清楚了魯道夫的命門,他這個科痴,在研究方面一定要追根究底,他害怕,害怕自己的研究成果被糟蹋了,如果糟蹋了,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嗎?

可他又不敢相信,他怎麼相信這麼重要的成果會被糟蹋,又如何糟蹋?他們投資了這麼多錢,這麼多精力在這兒,養著這麼多黑科,不就是要科研成果嗎?

外頭沒有他的研究成果?這不符合邏輯啊。

可周寸光是剛剛從外頭進來的人,他的話哪怕有jiǔchéng假,也會有一成真吧?為了這一成真,依著魯道夫對科研的痴迷,他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周寸光從地上站了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又伸出手指著牆壁上的保暖服。

魯道夫狠狠地咬了咬牙,快步走到衣架那拿下衣服丟到了周寸光的身上,周寸光慢悠悠地穿上後,緩緩開口:「你的研究成果現在怎麼樣了,這個……我也說不清楚。」

「什……什麼?!」魯道夫瞪圓了眼睛。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來之前搜了搜你的名字,的確沒有看到你的資料,可是具體是什麼情況,我沒有詳細看。」

魯道夫一聽,氣得一時不知說什麼。

「不過,我有幾個朋友,其中一個是大名鼎鼎的黑客,人稱零號老大,他們可以幫你直接連上外面的真實網路,到時候你可以自己查。」

周寸光話音剛落,魯道夫的眼珠子動了動,他明白了他所說的交易是什麼意思,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了起來:「你要我偷放人進來?!」

「對。」周寸光毫不掩飾,聳了聳肩。

「你們要做什麼?」

「要偷放人進來,無非兩件事,要麼搶科研成果,要麼搶人,我想,你是這兒的老人了,不會不明白這道理。」周寸光笑了笑,上前一步看著魯道夫:「我們的交易便是,你幫我偷渡我的朋友進來,而我的朋友幫你連同外面的真實網路,你想要查什麼,他們幫你查,無論是你想要看科研成果目前在市面上運營,還是想要查看你的家人目前如何,都可以。」

魯道夫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居然說得這麼坦然,絲毫沒有拐彎抹角,一時梗住了。

停頓了幾秒鐘後,魯道夫的呼吸加快了起來,他上前一步盯著周寸光:「你知不知道,偷放人進來,一旦被發現,那可是會死的!」

別墅區的管理嚴苛,以前發生過有人偷偷地帶人進來,還只進到別墅區的住宿區就被發現了,而那個偷帶人進來的科學家被斬首,血淋淋地頭懸掛在牆頭,大家都看在眼裡。

當時的魯道夫覺得兇殘,卻並沒有覺得不妥,畢竟這裡太過敏感,如果有人帶人進來,搞不好自己會被暗殺,殺一儆百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當時的魯道夫已經是以主人翁的姿態在別墅區呆了六年了,他從未想過離開,只想著要確保自己在這兒的安全,好讓他的研究進行下去。

特殊的地方用特殊的辦法,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可如今……

要他自己以身犯險,那可是要命的事兒。

「我以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