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六十五章 罪惡的深淵

第三百六十五章 罪惡的深淵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可魯道夫並不開心,他真的不開心,他來這兒,不是為了來當第一人的,不是為了讓自己享有這些榮譽的。他來這,就是覺得這裡能打破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壁壘,有豐富的物料,能快速地突破一些研究關卡。

他來這,就是為了自己能有所成就,而有所成就的目的卻是讓自己的研究能無償並且毫無顧慮地分享給全球,哪怕沒有他魯道夫的名字,毫不在意。

「他們為什麼不賣出去呢?我的研究如果賣出去,能賣天價,難道沒有賣出去?他們為什麼不賣出去?」魯道夫的聲音低沉極了,低到了塵埃。

原本,魯道夫心想著,這些人屏蔽掉真實的網路,或許是因為他們並非按照自己期望的,把成果無償分享給世界,或許是高價賣出,賣給另一個科學家,或者什麼科研組織之類的;又或者,賣給了某一個國家,申請了專利保護。

他想過,且覺得氣憤,尤其是如果是賣給了哪個國家,那就只造福了那一個國家的公民,並沒有造福全球,那不就跟他之前在m國一樣了嗎?

所以他想搞清楚這件事,到底是不是通過這個盈利了。

他想過甚至如果是賣給了另一個國家,他要如何應對。首先,他會質問別墅區的管理層,為什麼不按照當時約定的說法免費提供,但是他也能理解,畢竟這別墅區要運作,沒有好處肯定無法堅持這麼久。

他甚至想好了如何跟管理層談判,你可以賣,但是一部分不賣,談談看是否可行什麼的。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研究了這麼久,這麼多重要的課題攻破,居然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他的痕迹?!那這些科研成果到哪裡去了?

魯道夫轉過頭,看著柜子里滿滿的證書和獎盃,還有他珍惜的連拿出來都小心翼翼的一疊報紙。

「難道,我一直活在虛擬的世界嗎?」魯道夫的表情木木的,沒有悲傷,沒有憤怒,什麼也沒有,就像一個機器人。

他回過頭,看著宣林,似乎很累,手撐著想站起來,卻發現身體動不了,就這麼認真地看著宣林:「你給我的網路,是真的嗎?是不是跟別墅區的人給我的一樣,也是假的?」

宣林看了眼屏幕,他有些不忍心,總覺得似乎下一秒,這個世界人腦類器官最強的科學家就會轟然倒地,動了動唇,說不出口。

「我看看,我看看。」魯道夫撐著站了起來,朝著自己的電腦走了過去,走了兩步,明明是平地,他卻一下摔到了地上,轟地一聲,摔得夠嗆。

顏jiǔchéng連忙跑過去扶起她,發覺他的手冰涼冰涼,好像握著冰一樣涼。

魯道夫本能地輕輕地推開顏jiǔchéng,推開後,他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麼,朝著顏jiǔchéng露出了個笑容,這是一個討好的笑容,害怕得罪了顏jiǔchéng的笑容。

他還想查查的,還想查查……

這笑容,小心翼翼,崩潰而卑微。

靠著桌子的板面,他打開了電腦,輸入了一些什麼,邊搜,邊搖頭,搖了會兒頭又笑了起來,笑聲很可怕,跟半夜的風聲一般,透著一股子陰森的嗚咽感。

以前他並沒有仔細地搜索,準確地說,他想仔細地搜索,可是這裡屏蔽那裡屏蔽的,他能搜索到的內容除了上一次的bug外,找不到什麼問題。

再一次搜索,還是如此。

可魯道夫卻發現了問題:距離上次搜索這個內容已經過去了一個月了,為什麼頁面還是這樣?沒有增加任何內容?

原因還有一個:這些內容是為了他量身定製的內容。

以前只是懷疑,如今得到了確切的答案,這個答案讓魯道夫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他意識到,這些年他活在了一個虛擬的世界。過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展開,他剛來的時候才二十齣頭,為了修建研究院,他跟總設計師幾乎天天在一起,可以說,人腦類器官的實驗室一草一木,都有他的心血。

前面三年沒有任何成果,苦啊,他心裡苦,心裡急。

他還記得,無數次實驗失敗後,那一天他跑到實驗室的資料室,那個時候的他還不能到處走動,身後跟著保鏢,他在資料室里嚎啕大哭。

也記得第一次項目成果後,這兒的管理層將報道交到他手裡的情景,甚至還有患者給他寫了親筆信,感謝他。有其他科學家給他發email,感謝他的研究。

這些信,這些感謝,這些為世界做出的貢獻,都是假的嗎?!

這要在這裡潛心攻研了近十年的科痴怎麼能接受?!如果這些都是假的,那這些年偶爾遇到的科學家,他們說的慕名而來,也是假的嗎?

都是假的……

「難道這些年,我活在了一個虛擬的世界嗎?!」魯道夫轉過頭,看向了顏jiǔchéng,問道。

他一屁股癱坐到了地上,沒有眼淚也沒有嚎叫,就這麼看著顏jiǔchéng,輕輕地問他。

他的目光,像一個幼兒園的孩子問他的老師,令人心碎。

顏jiǔchéng不知如何作答,他也覺得很疑惑,養一個科學家是很昂貴的,更何況魯道夫做出了成績,沒有把研發成果藏起來的道理,你拿出去賣錢,也是好的呀。

啪啪!

他猛地揚起手,扇了自己幾巴掌。

「疼,不是做夢。」魯道夫喃喃地念道,突然笑了起來,邊笑邊落淚,從地上爬了起來走到了放滿了人頭的柜子跟前,按了下按鈕,一個柜子打開了,一股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