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六十六章 黃粱一夢

第三百六十六章 黃粱一夢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組織接到了一項緊急求助,這個求助在顏九成看來是額外的要求,而對於組織來說,似乎早有意料也早有準備。

「魯道夫的研發成果去了哪兒?」老者微微眯著眼看著這條信息,笑了起來。

「看來魯道夫已經搞定了,搞定了他,這任務就成功了一半,頭兒,你可真是料事如神啊,怎麼會知道顏九成的性格肯定會幫魯道夫?還好我們提前調查了魯道夫的資料,還重點查了他的研發成果。」老者身邊的助手對這位做反間諜工作做了一輩子的老人佩服不已。

而老者只是似笑非笑,道:「預則立,不預則廢。提前想到並準備,是應該的。」

「你說,這魯道夫知道真相,會不會直接瘋了?很可惜啊,他這一輩子。」

「要我說,他並不可惜,離開國家,妄想一個戰區地下的見不得光的研究院能保護自己的成果?這本身就是異想天開且愚蠢的。」

「他的初衷是好的,我在查他一系列的事情的時候了解得比較透徹了,他的初衷到現在一直沒有變,很簡單,就是找個地兒,能最大可能地推進他的科研,造福百姓。」

老者回過頭,看了自己兩位助理一眼,兩人雖然意見相左,可臉上都寫滿了對魯道夫的同情和深深的遺憾,而老者的臉上卻沒有遺憾,雲淡風輕,到了他這個年歲了,什麼悲涼悲哀的事都見過了,尤其是這一行,他只是輕輕嘆了口氣:「初衷是好的,可是辦了壞事還不自知,從最善人到最惡人,都是命。」

也不知怎的,一到了六十這個年歲,老者便總覺得人逃脫不了命運,不像年輕的時候,覺得認定可勝天,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可這行做了這麼久,到了老了,他卻覺得其實冥冥之中,一切皆是命。

正如他年輕的時候踏入這一行,一輩子便做這一行。

正如顏九成去參加《最強人腦》的節目,如果他妹妹不給他報名,他便不會去戰區。

正如若顏九成沒有去,而是另一個人替代了他的位置,那麼這個人會不會像顏九成一樣『多管閑事』,幫魯道夫查他的研究成果去了哪兒。

「現在傳過去嗎?」

「傳過去吧。」

「哎……」助理一聲長嘆,朝著筆記本走去,走了兩步又停下腳步:「這魯道夫知道真相後……」

「他不知道真相,也很難熬過去。無論知道或不知道,他命如此。」老者的表情滲出一絲絲同情,隨後便被冷靜和理智替代:「速度。」

魯道夫窩在柜子角那,手裡抱著獎盃,眼睛怔怔地瞅著對面滿牆的人頭,顏九成走到房門口往外看了看,試圖拉開房門,卻發現拉不開。又走到魯道夫面前問他這房門如何打開,他也不說話,就這麼怔怔地看著滿牆的人頭,手輕輕撫摸著獎盃。

「我潛入了監控了,只是這研究室的監控很少。」宣林朝著顏九成招了招手。研究室里監控少,這並不意外,科學家們不喜歡在研究的時候到處布滿攝像頭,會影響研究。

如果你們覺得要穩妥一些,可以在生活區多布一些監控,研究的地方打緊的地方,弄上一兩個也就可以了,搞科研不想別的,不喜歡有另一隻眼睛盯著。當時的魯道夫便是這麼個意思。

「只有人腦類器官實驗室的監控嗎?」顏九成見屏幕只有九處監控,有些失望。

「這地方的網路很麻煩,應該是發研究不同方向的科學家私底下聯繫,所以每個研究院的網路都是獨立的,我能順著魯道夫的網路到人腦類器官其他科學家的房間里監控,卻沒有辦法潛入到其他類別的實驗室,強行潛入,怕容易暴露。」

這地方的網路跟戰區的不同,等級就不一樣,宣林謹慎點沒錯,畢竟現在已經到了研究室內部,安全是第一位的。

「不知道怎麼讓周教授和李教授來這邊,他們研究的方向是不一樣的。」顏九成犯了難。

說起來也奇怪,這研究院允許研究同一個方向的科學家隨時暢談,卻嚴苛禁止跨專業方向的科學家隨時交流,剛剛來這兒的魯道夫覺得很不適應,他來這兒,就是沖著這兒可以自由交流才來的,跨專業之間的交流能提供自己新的靈感和方向,怎麼不允許隨時交流呢?

可研究室管理層卻說,人各有志,各有不同,科學家之間存在著競爭,你無私不代表別人無私,所以如果要交流科研,可以,得申報。

申報大多是通過的,告訴管理層你要跟哪個方向的科學家進行交流,交流什麼課題,雙方都準備準備,然後約在一個會議室交流。魯道夫很快就適應了這種方式,並覺得這種方式挺好:高效,快捷,而且自己平時里也不會被打擾,畢竟如果其他跨專業的科學家想跟自己交流的時候,也不能隨時找,管理安排。

挺好,這種有序的自由,挺好。

「這裡的設計,無論是建築還是網路,都好像一個個小格子,根據研究方向的不同,在不同的格子里,我們在魯道夫的人腦類器官的格子里,周教授他們在另一個專業的格子里,要見到他,只有一個辦法。」宣林看向了魯道夫。

「魯道夫申請跟周教授討論,然後硬搶。」顏九成看來,目前的確只有這個辦法,這個辦法太冒險了,直接硬搶,必然會惹來包圍圈。

可除了這個辦法,找不到其他辦法。

「那得魯道夫配合我們,他會配合我們嗎?」宣林搖了搖頭:「你看他,就算他願意配合我們,帶著我們去會議室,也沒有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