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七十二章 清冷與熱鬧

第三百七十二章 清冷與熱鬧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約莫五點,周寸光回到了房間,他手裡空蕩蕩的,而4則站到了門口,手裡也空空的。

呼……

回到了床上,他只覺得一陣暈眩,太累了,真的太累了。嘴角露出了一絲絲笑容,這並不是兒童的笑容,而是屬於32歲周寸光的成年人疲憊卻覺得值得的微笑。

助理的衣服已經有了,還有幾個普通房間的感應鑰匙,那助理手頭不少東西。周寸光邊想著,邊伸出手將一旁的一個機器人娃娃拿了過來,這是他最喜歡的玩具,抱到了懷裡,躲到被子里,輕輕地按了按一處按鈕。機器人腳底發出了微弱的光,上面浮現處顏九成他們摸清楚了的地圖。

周寸光這才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他們搞定了,太好了,路線沒問題了。周寸光心想,不由自主地閉了眼睛,八個月的努力,八個月的不能寐。終於到了最後關頭了。

周寸光只覺得自己差點在這個瞬間睡著。

真的太困了,太困太困了。

在要睡著的那個瞬間,他的身體抖了下,本能地醒了過來,睜開眼再看了眼玩具的腳,用手按了按,地圖消失了,出現了一行字,他微微眯著眼這才看清楚傳過來的一行代碼。

「明天就要結束了,是生是死,可算要結束了。」周寸光喃喃念著,很有節奏地在腳上按了按,傳過去一串代碼後,他閉上了眼睛。

「明天死了也好,能睡個夠。」他心想,邊想著,伸出手在自己褲襠里探了探,一臉悲傷。

整整八個月,對於別人來說,他是頂尖暗子,是難得一見的最適合放在這個位置的人,沒有人像他這樣看上去像一個童真的孩子,無論是從身體還是從行為,他都是無可挑剔的。

周寸光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接受組織的邀請,其實很簡單,他覺得自己活膩了。一個32歲的大老爺們裝觀音的送茶童子,他裝膩了。

可人生就是這樣,活著呢,無聊,死呢?又害怕。

接受組織的邀請是順理成章的事兒,身為一個男人,那玩意兒一輩子好不了了,活也活得沒多大意思,能來參加,也挺好的。

可周寸光沒有想到的是,蟄伏是件這麼痛苦的事,痛苦到他幾乎想死。

孤獨,身為暗子最痛苦的事莫過於孤獨。只有你一個人,你要面對那麼多人的監視,要應對那麼多人的試探,每天晚上,他都會細細回憶今天發生的一切,如果發現哪個人的目光有些異樣,甚至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幾秒,都會讓他心驚膽顫。

八個月,他多想有個人能守著他一會兒,讓他徹底地睡著,哪怕半小時就夠了。八個月,他多想跟人聊聊天,不用分擔什麼壓力,就隨便放鬆心情聊聊天,就夠了。

可是不行,他孤軍一人。

暗子哪有那麼好當?而頂尖暗子更是煎熬。這種煎熬讓他在見到顏九成和顧覓清的時候,心裡不由地湧出一股氣。

他快速地打量了顧覓清和顏九成,他們黑眼圈並不重,可見睡覺了,而顧覓清看顏九成的目光里有愛,行,不但能睡個覺,還能談談戀愛。

有兄弟情,有女人,夠有福氣的。

還有顧覓清的胸,他從上頭下來,靠在她胸口的時候,說真的,在那一刻,周寸光覺得自己要瘋了。原來女人的胸是這麼地柔軟,還帶著淡淡的奶香,讓這個32歲從來沒有碰過女人的男人,心差點跳出來。

在那個瞬間,他甚至偷偷地將插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摸了摸自己那兒。令人失望的是,雖然翹了起來,可是還是孩子一般大小。

這讓周寸光心中的委屈和對生命的不公瞬間涌了出來,伴隨著這八個月的疲憊和孤獨,不可抵擋,他怕他會事態,所以對顏九成極其冷淡,甚至刻意地保持了距離。

不是別的,他怕自己羨慕地哭起來,更怕自己對顧覓清想入非非,這會壞了規矩:人家是兄弟的女人。

這是周寸光一直以來保護自己的鎧甲,在學校里也這樣,他一直冷冷的,跟所有人都保持著距離。記得當時有個善良的姑娘坐他的同桌,沒有一點點輕視他,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總是好奇他為什麼長不高,就這麼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當有解不開的作業題的時候,也會像問其他人一樣,很自然地問他。

「你腦袋好厲害,居然知道這麼多種解法,我覺得你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個偉大的人。」女同學的小米牙很是可愛,她的讚許是那麼地真誠,真誠到像一束陽光照入他的心裡。

不得不承認的是,有時候兄弟也會溫暖你,但與女人的溫暖不一樣,女人的溫暖是柔軟的,能揪住你的心讓你瞬間釋放荷爾蒙的溫暖,尤其是對於青春期的周寸光來說,女人的溫暖,哦不,準確的說,女生的溫暖就這麼揪住了他的心,釋放出了荷爾蒙。

雖然這荷爾蒙並沒有讓他的身體產生過多的變化,翹起來了,卻還是那麼小。可這些都藏在褲子里,他的心被激發出來了。

「一般般了,這幾個題我以前做過。」周寸光佯裝不在意,淡淡笑了笑。

「不,你很聰明,真的特別聰明,以後肯定會有所作為的。」

她真的是仙女,這是他見過的仙女,唯一的仙女。

那段時間是周寸光人生中最開心的時刻,可惜,這個時刻被一次善良打破了。有次,他發燒了,這個女生是走讀,心想著他感冒了,便從家裡給他帶來了兩個雞蛋。

「感冒了不能吃雞蛋,你不知道嗎?」好事的男同學湊了過來。

「是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