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七十四章 陷阱

第三百七十四章 陷阱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好,我立刻安排人盯緊他。」

黑玫瑰再一次停下腳步,轉過頭朝著這位立刻打算通知底下人盯緊的壯漢,上前一步,豎起中指:「你是蠢貨嗎?」

這壯漢有些畏懼地看著黑玫瑰,又看了看她豎起的中指,立刻雙腿併攏成軍姿,道:「是蠢貨!」

黑玫瑰似乎對他的反應頗為滿意,她收回了豎起的中指,又覺得眼前這個人果真是個蠢貨,而且還是個軟骨頭的蠢貨,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總之,她將安排說得更為簡單了些,免得這群蠢貨搞不懂。

「第一,我的目標是他的同伴,要撈一網大的,懂?」

壯漢回道:「是。」

「第二,他在我眼裡,是一個嫩手,但是在你們這群蠢貨面前,是高手,這點,從你們八個月都沒有發現他有問題,就很明顯了。」

壯漢再一次點頭:「是。」

「第三,介於你們都是蠢貨,鬥不過他,所以不能告訴其他人周寸光有問題,以免讓他覺察出來了。這事兒,你一個人辦,一定不能讓他看出你發現端倪。」

壯漢猶豫了一下,腰挺得筆直:「可……頭兒,我怕我露餡。」

並非這壯漢無能,要知道他是這批退役特工的領導之一,能在一群特工里當領導,可見其能耐。只是他的確沒有發現周寸光有問題,這不代表他質疑黑玫瑰的判斷,沒有人能質疑這麼一位經驗豐富的頂級間諜的判斷。恰恰相反,他對她的判斷確信無疑。

正因為這種確信,他犯了怵。其實,在現實生活中,特工與間諜是兩碼事,算是術業有專攻,特工更多的是保鏢的職責,在發現危險的時候確保總統的安全,而間諜則歸國情局,他們有著另外的體系。

比如更專業的心理學,更精準的各類監聽設備,還有更複雜豐富的間諜識別訓練。對於頂級間諜黑玫瑰來說,她接受的間諜識別訓練多如牛毛,自然比這些特工識別一個人是否有問題要精準和老練。

居然能瞞過一群人八個月的周寸光居然不是個孩子,這讓這壯漢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卻被羞辱得心服口服:他確實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在諜戰這個領域,我也經驗不足,實在是……」

「難道你要我親自盯著?」黑玫瑰反問一句。

「不……不是這個意思。」這壯漢額頭冷汗直冒。

黑玫瑰的手段和脾氣,他有所耳聞,不得不畏懼。

這女人顯然對這壯漢的畏懼很滿意,她微微笑了笑,扶了扶自己的墨鏡,她的墨鏡很大,很厚,連睡覺都戴著。一名頂級間諜被暴露了後,很多要麼去醫院換一張臉,要麼徹底歸隱,像黑玫瑰這樣進入到黑市繼續工作的,極少。

其實,她不是為了錢,她的錢足以讓她幾輩子衣食無憂。

她就是喜歡做這個,以前當間諜,總是得藏著掖著,沒法子發號司令,如今做指揮,黑組織對她畢恭畢敬不說,底下的人無一敢反抗。

這位昔日頂級的*間諜在長達十幾年睡在男人的身下竊取情報,受了不少的屈辱,如今終於翻身農奴把歌唱,非常享受訓斥別人,尤其是這種退役特工的快感。

這種快感讓她變得極為難相處,卻不得不服從。

「你盯著,不要露餡,這是命令,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是。」

「叫那位代號c90的人來我房間。」黑玫瑰伸出手推了推墨鏡,舌頭在唇邊舔了舔:「要他快點過來,洗乾淨,周教授與其他黑科開會討論的時候,我得在。」

「是。」

看著黑玫瑰離開的背影,壯漢輕輕鬆了口氣。

兩分鐘後,一位胸口勳章刻著c90的特工笑容滿面地走進黑玫瑰的房間,一進去,看到了裡面一些繩索,和沒有穿任何衣服,卻依舊戴著墨鏡的女人。

她的手裡拿著長鞭。

「自己把自己捆上。」

呼地一聲,鞭子落到了這樂滋滋進來的男人的身上。

一個頂級間諜,而且是情ii色間諜,長達十餘年的潛伏,辦過多件大案,這樣的功勛背後是無數的殺戮,和一個青澀少女慢慢被任務折磨的十餘年。

周寸光只潛伏了八個月,就已經處於情緒崩潰的邊緣並變得心思詭異,他可是從小就有心理缺陷,一直以來受了重創,按理來說能扛得住孤獨的人,這樣的人都尚且如此,更何況戴著這麼大墨鏡都能感覺出美貌無雙的黑玫瑰,在漫長的十年折磨里,心理勢必漸漸扭曲。

不多會,房間里傳來了男人痛苦的嚎叫和嚎叫之後,速度加快的節奏聲,以及黑玫瑰肆無忌憚的笑聲和喘息聲。

這行,不成魔不能活。

能做到頂尖的間諜,十個里,八個死了,一個瘋了,還有一個變成黑玫瑰這樣的惡魔。

當惡魔,對於黑玫瑰來說,比當頂級間諜要更好玩。

------------------

黑玫瑰轉過身的瞬間,周寸光偷偷地掐了掐周教授,周教授卻沒有半點反應,只是瑟瑟發著抖,目光一直停留在地上那顆人頭上。

「他好像還在眨眼,他好像還在眨眼,他好像還在眨眼……」他一直喃喃地念著,身體如同秋風中搖曳發抖的枯樹枝。

「哇……」周寸光再一次哭了起來,他從後背繞到了周教授的正面,窩進了他懷裡,緊緊地抱著他:「抱抱,我不要在這裡!我不要在這裡!」

周寸光抱著周教授抱得很用力,旁人看來,是一個孩子害怕這一切本能地窩大人懷裡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