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此生空抱負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此生空抱負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魯道夫渾渾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別墅,一直拿著母親的照片站在陽台那,身姿如同秋日蕭瑟里即將凋零的落葉,勢必落下,令人心酸。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現,彷彿就在昨天發生,又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此刻的他,終於明白了母親所說的科學家不能離開國家,否則就會失去土壤的真正含義。

明明是為了眾生而來,卻害了眾生,他人只是唏噓,而對於魯道夫來說則不僅僅是荒廢的一生,而是罪惡的一生。他的滿心信仰,他的一腔抱負,細數東流,化作天邊無法突破濃霧的旭日,委屈憤怒抑或任何情緒,他沒有發泄的出口。

正道是此生空抱負,真宰孰維持,凄凄慘慘戚戚。

心想著,如果科研成果被雪藏了,其實也還好,大不了就是自己這輩子等於白活了,也算是無功無過,而他不能原諒自己的是自己居然成為了惡人。

害死了那麼多同仁,我居然害死了這麼多同仁……魯道夫默默念著,只覺得身上涼,心裡更涼。

他們會不會把這些藥用到平民身上嗎?

是不是已經用到平民身上了?

種種念頭,種種可能,如同狂風暴雨般將魯道夫抽得遍地鱗傷,他頓時覺得一切都失去了意義,一切都不值得,一切都不知道為了什麼。

「我這種惡魔,不配活著。」

魯道夫喃喃念著,看了看日出的方向,今早的太陽是沖不破這濃霧了,真是可惜了,死之前居然見不到日出。

他將自己的研發資料從保險柜里拿了出來,這裡頭是他精心寫的論文,他收著了,雖然看著只有薄薄的一疊,可這是他的一生。

「明明可以造福人類的,明明可以的!」

潸然淚下,悔不當初。

世界上沒有人知道在黑科的研究院里有這麼一位人腦類器官的頂尖科學家,他的研究早已高出現代科研整整十年,不,別人十年都很難到他的成果十分之一。

他研究了1367顆新鮮的人頭,這一點,全球任何一個人腦類器官科學家都比不上,可以說,十個科研院都沒有他一個人研究得多。

他創下了464天不出研究室的記錄,是足不出戶,且每天只睡三四小時,這個記錄無人能敵。

他每天一睜眼就是科研,沒有家人沒有朋友沒有子女的影響,整個世界只有科研,這種遠離紅塵,純科研的氛圍,也是世間罕見。

如果魯道夫此刻出現在外頭,拿著他的科研,勢必會引起全球科研界如同頂級地震般的轟動,而他能帶來的是數以億計患者的福音。

他手裡三項科研王牌,任何一個拿出來,都價值百億不止。

如果說科學家是國之棟樑,是國之利器的話,魯道夫的科研可以稱之為人類的照明燈。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個世界往前發展總是靠著為數不多的領袖所帶領的。

而這些領袖,更多的是科學家,比如牛頓,愛因斯坦等等。

他魯道夫可以稱之為當代的人類之光啊!指引人類往前走的光亮啊!怎麼就成了惡魔,成了黑市臭名昭著的q博士了呢?!

「我能出去嗎?」魯道夫悠悠地問自己。

隨後,他搖了搖頭。

縱使,他是如此厲害的科學家,一出去,哪怕沒有黑組織暗殺他,他也只能面臨死刑或終生囚禁:國際法庭一直在懸賞抓捕他,這個人間惡魔。

他的手裡有58個世界頂級科學家的血,光這一項,他就拉慢了整個世界科研的進程,他是人類的罪人啊!

再者,人權組織也不會放過他,1367顆新鮮的人頭均是違法買賣,誰能繞的了他?!

連魯道夫自己,也都饒不了自己啊!

「這些都是罪惡,都是罪惡……」魯道夫閉上眼睛,嘴裡說著罪惡,可手卻將這些資料緊緊地抱在懷裡,良久良久,他鬆開了。

這裡頭還有一項是即將發布的成果,這幾天他就忙活這個。

「孩子們啊,不能讓你落到這群人的手裡,他們拿去能害科學家,要是研究出的藥物具有了普及型,那就糟糕了。」

說完,魯道夫站了起來,拿過打火機,又看了看頭頂的消防裝置,想了想,把打火機放到了一邊,輕輕地一點點撕了,放到了嘴裡,嚼了嚼,一點點咽下去。

是苦的,嘴巴苦,心裡苦。

「我走,也得帶著你們走,我們一起走,一起走……」魯道夫瘋瘋癲癲地笑了起來,雖笑著,卻滿臉的淚。

此生空抱負,來世為人……

來世能為人嗎?這樣的惡魔,背叛了國家,拋棄了妻子,遺棄了父母,還害死了那麼多科學家,這樣的人,恐怕沒有來世了。

--------------

一切都很順利,顏jiǔchéng來到了中轉站,拿過儀器探了探軌道,發現有電。

「怎麼回事?」顏jiǔchéng覺得有些不妙,看了看時間,這個時間點,周寸光應該跟魯道夫見面了,哪怕沒有見面,也應該把消息給了魯道夫。

只有魯道夫能斷電,他的瞳孔他的氣味,最重要的,這一層解鎖還需要用到他的血流:將手腕動脈貼到感應器上,方能啟動。

這是絕密的路線,用了如今能用的最頂級的科技,沒了魯道夫,誰也打不開這扇地下通道的門,誰也操作不了這條軌道。

還通著電,顏jiǔchéng哪怕有三頭六臂,他也只能幹瞪眼。

「難道出其他意外了?」來回踱步的顏jiǔchéng以最快的速度聯繫宣林,請求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