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入瓮

第三百七十八章 入瓮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黑玫瑰信步走入會議室。

這是一間看上去很普通的會議室,它的不普通藏在時空里。有的會議室是企業里的精英們開會的地方,有的會議室是老師們開會的地方,有的會議室救死扶傷,是醫生們開會商討拯救病人的地方。

而全世界只有這兒,才會有聚集過無數國家科學家,一起分享科研成果的會議室。

你若非要說,世界上舉辦了那麼多次科學家lùntán,這個lùntán那個交流會,哪裡沒有交流了?這樣可笑的話真的大錯特錯,只要是頂尖的科研,都是為國而研,國家是會保護的。

可以說,像這兒一般突破國籍的毫無保留的交流,全世界僅此一家。

這聽上去是多麼好的事兒啊,只可惜……

黑玫瑰一走進去,就看到了坐在角落裡玩耍的周寸光,她微微皺了皺眉頭:「嘿,小孩,這不是你玩的地方,出去。」

周寸光心裡驚了驚,這要是出去了,怎麼到機會帶科學家出去?他佯裝沒有聽到,繼續在地上玩著他的玩具,背對著黑玫瑰,不讓她看到自己的臉,以免發現自己忐忑的情緒。

「他發燒了,許是感冒了,小孩子,離不了大人。」周教授站了起來,很是抱歉地朝著其他幾個黑科笑了笑,道歉道:「真是不好意思,他不會吵到大家的,大家看……要不就讓他在這兒吧。」

幾個黑科相互對視一眼,紛紛扭過頭看了過去,只見這個小孩安安靜靜地在那玩遊戲。

「平時他都吵吵嚷嚷的,這會兒還挺安靜。」

「小孩生病了就這樣,一生病就老實了。」

幾個特工看了眼,隨口說道。在他們眼裡,周寸光就是個小孩,八個月的相處下來,雖然這些人殺人無情,這小孩也吵得人煩躁,可孩子畢竟是孩子,對他的寬容度要大很多。加上有幾個人自己也有孩子,甚至還會對他頗為照顧。

周教授的餘光小心翼翼地看著黑玫瑰,心裡很是緊張。

「生病了的孩子是離不了大人。」一位有孩子的黑科和善地笑笑,都是科學家,不至於這麼不通人情。

「是啊,反正我們也是討論討論,又不是做實驗,不礙事的。」另外幾個人也附和了起來。

周教授這一點很聰明,他並沒有直接拒絕黑玫瑰而是選擇了問其他黑科,這樣,其他黑科都同意了,黑玫瑰就沒有什麼非要這麼一個感冒發燒的孩子出去的理由。

黑玫瑰心狠手辣,可這兒這麼多其他黑科,她也不能表現得太不近人情,否則影響m國的形象,也會嚇到這些科學家,嚇到科學家對她沒什麼好處,搞不好還會影響到成果的研發。

可黑玫瑰想嚇一嚇周寸光,這個新加入這行的嫩頭,就當逗逗阿貓阿狗,當個樂子。

「發燒了?我看看。」黑玫瑰邊說著,邊朝著周寸光走去:「我看燒得厲不厲害。」

周教授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他的喉結上下動了動,為了掩藏自己的情緒,他低著頭看著資料,看了下身邊的李教授,見他鼻尖都冒汗了,於是偷偷地伸出腳踢了踢他,暗示他擦掉汗,別被人看出來了。

害怕是肯定的,如果周寸光被轟出去了,那就不太可能逃脫了。

黑玫瑰走到了周寸光的跟前,將手上的手套摘了下來,蹲了下來,周寸光低著頭不看她,一臉害怕,她笑了起來扭過頭看向自己身後的特工:「呦,這孩子看著很怕我呢。」

特工們紛紛笑了起來,一個孩子嘛,對身份這種東西,想捏就能捏死的,自然怕她了,要知道剛剛在當著他的面割下了一個人的頭。

「發燒啦?阿姨看看。」黑玫瑰低聲軟語的,伸出手的時候言語突然一變,變得泠狠了起來:「要是讓阿姨發現你騙我,那可就……」

這句話讓兩位教授打了個冷顫,兩個人一個人夾緊了腿,一個人的一條腿一個勁地抖腿。這是害怕的本能反應。

周寸光並沒有動彈,他只是恐懼又委屈地放下手裡的玩具,鼻孔張了張,滿臉通紅噙著淚迎著黑玫瑰的眼睛,在這個瞬間,黑玫瑰的心抖了抖。

這個類童反間諜,連臉部細微動作都爐火純青,東方大國到底是哪裡找來的這麼好的一棵苗子,死了真是可惜了。她想。

把手放到了他的額頭。

黑玫瑰愈發覺得惋惜了,這周寸光的額頭居然真的發燙,可見他做全了準備,吞了葯。

這樣的苗子,得留著,留不住的話,必須死,否則誰得周寸光,簡直會如同得到了一扇反間諜的銅牆鐵壁,訓練個幾年再實戰幾次,誰能贏得了他?黑玫瑰下了決心。

「哎喲,真發燒呢,吃藥了嗎?」黑玫瑰扭過頭,頗為關心地看著周教授。

「吃了。」

「那行,他就在這兒呆著吧,要是吵鬧呢,我就帶著他去床上休息,要是不吵,放這兒,周教授你也能安心地工作,我想,您一定能研發出來的,對吧?」黑玫瑰這話充滿了威脅,她戴上手套,扭動了一下脖子。

「會……會的。」周教授戰戰兢兢的。

只是雖然心裡害怕,卻也寬心了不少,看黑玫瑰這架勢,她絲毫不知道一會兒周寸光的安排,還在心心念念想著成果,這倒是好事兒。

「都盯緊點,還有跟周教授想交流的其他幾個黑科聯繫好,安排好。」黑玫瑰走到門口,吩咐道。

更好的事兒是開會才十幾分鐘,那幾個特工就昏昏欲睡,打著哈欠一個接一個地出去了,一如前面兩天一般。周教授邊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