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八十章 死局

第三百八十章 死局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哎呦!」周教授不小心一下摔到了鐵軌上,下巴磕到了鐵軌上,疼得他眼冒金星。而他一摔倒,把身後的李教授一下給絆倒了。

一時間,黑暗的鐵軌里,一片哎呦哎呦的慘叫。

「快起來!走!」顧覓清一把揪住周教授的衣服,一下子將他拎了起來,而老吊則一把抓住後面李教授的胳膊,也用力直接從地上扯了起來。

按照顧覓清他們的腳程,這條通道走到礦眼只需十分鐘左右,可周教授李教授年紀大了,剛跑一分鐘還行,到第二分鐘就開始氣喘吁吁,速度變慢。

估摸著,能十五分鐘走到就是萬幸。

「這可不行啊。」顧覓清焦急地拉著周教授的胳膊一個勁往前跑:「堅持一下,速度加快些,時間就是生命啊!」

「宣林他們怎麼還沒來?」老吊回過頭看了眼:「他們不會被人盯上了,纏住了吧,周寸光怎麼拉著宣林出去了?這不是找死嗎?」

「本身就是死局。」顏jiǔchéng深沉的聲音回蕩在軌道里,一時間,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連喘氣都憋著。

「你說什麼?」黑暗裡,看不到顧覓清頓時發紅的眼睛,卻能聽到她因為情難自控而顫抖哽咽的聲音。

「快跑,你說的沒錯,時間就是生命。」顏jiǔchéng伸出手扯住一位教授的胳膊,率先往前跑去。時間就是生命,這爭取到的時間,可是周寸光和宣林用命換來的。

-----------------

宣林沒頭沒腦地被周寸光拽了出來,又沒頭沒腦地跟著他跑,跑了兩步後,周寸光腳步慢了下來,眼前是一條叉路口,他探出頭看了看。

「怎麼回事?」宣林立刻看向了監控的位置,雖然研究院監控少,可走廊上是肯定有監控的,這極容易暴露。

「你在這。」周寸光拉著宣林跑到了一處角落:「記住了,我走到哪,你就要把監控黑到哪。」

說完,他就走開了,邊走邊時不時往窗戶外面看看,宣林顯然有些緊張,他的緊張更多的是對周寸光的陌生,毫無默契也不知道對方套路,且留他一個人在這角落,這對他的情緒穩定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宣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快速地穩定了情緒,好在只是潛入這的監控並干擾,這代碼本身對於他來說非常簡單,倒也很是順利。很快,他的屏幕上就捕捉到了周寸光的畫面,並按照他的說法,他走到哪,就把監控干擾到哪。

「這人怎麼到處走?」黑玫瑰身邊的人努力地調控著監控,心煩意亂。

「快,窗戶外面的監控。」只見周寸光再一次推開走廊的窗戶,伸出手往外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這是他第二次在這一個方向做這個手心向下,有一定節奏的抖動動作。黑玫瑰皺著眉頭,催促道。

「這監控得從公園那調,沒這麼方便,時間上……」

話還沒說完,周寸光突然快走兩步,一個拐彎,消失在屏幕上。

「人呢?!盯緊了!人呢?!」黑玫瑰愈發靠近屏幕,在十幾個監視內容里試圖找尋周寸光的身影,可他實在太小了,又太靈活,在十字路口的地方,竟不知道躲到了哪裡。

黑玫瑰的眸子顫動著,神經高度緊張。長期的職業性告訴她,無論是他朝著窗戶外做的有節奏的手勢,還是他幾次三番的迂迴折返,這些都是異常,而這些異常極有可能意味著這裡頭還有內應,而他在做最後的接頭。

而他每到一處,那一處同時會黑掉三塊屏幕,讓人根本就找不到跟他接頭的人,黑客的掩護讓黑玫瑰的判斷愈發有了證實。

「監控!」黑玫瑰低聲吼了一句。

這是她第一次在這些人面前表現出緊張和惱怒,讓手下的人愈發地慌亂。

「被黑客黑了!」

「你們幹什麼吃的!」黑玫瑰的手在桌子上猛地拍了下,怒吼一句,嚇得這幾個人低著頭不敢接話。

「要不然,找兄弟直接先了結了這黑客?」

「對,這樣比較好,在黑客技術上,我們沒有鬥不過他。」

很明顯,過去了整整半分鐘,屏幕上還沒有找到周寸光的手底下人出了一個沒有智商沒有前瞻性也讓黑玫瑰愈發怒火中燒的建議,黑玫瑰的手緊緊握拳,隨後鬆開,一個巴掌打得站在她旁邊的人後槽牙都差點飛出來。

「這樣會打草驚蛇!」

如此這般跡象,說明這附近有大蛇,搞不好不止一條。而且魯道夫的實驗室四周都被監控守著了,他們不可能從魯道夫的實驗室里逃離,應該是在聯繫其他內應,從別墅區逃離。

黑玫瑰的話音剛落,屏幕上幾塊被黑掉的屏幕終於亮了,而消失的周寸光在拐角出露出馬腳,讓經驗豐富的黑玫瑰捕捉到了。

「這!」黑玫瑰伸出手指向了屏幕。

隨著鍵盤極速敲擊的聲音,周寸光可算再一次被監控捕捉到。這時,已經距離他帶科學家進入到魯道夫實驗室整整三分鐘了。

「他好像在這轉圈,內應在哪呢?」一個手下人的這句嘀咕突然一下點醒了黑玫瑰。

不對……

不對勁……

黑玫瑰突然反應了過來,她靠近監控視頻,死死地盯著魯道夫實驗室的那扇門:「放大這!放大!」

咔咔咔,隨著幾聲敲擊鍵盤的聲音,魯道夫實驗室門口的監控拉近了,黑玫瑰仔細一看,臉色驟然大變,魯道夫的房門居然是虛掩的!

「上當了!上當了!上當了!」

三聲上當了,黑玫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