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生死聚焦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下才賭命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下才賭命

小說:生死聚焦|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類別:仙俠武俠

「搜!」黑玫瑰緊隨其後,一進來便看了一眼這把她當猴耍的兩人,兩人一前一後,腦袋上滿全是槍,被控制得死死的。

十幾個人瘋狂地進入資料室,進入廁所,進入魯道夫的細胞存儲室。

「廁所沒有人!」

「存儲室沒有人!」

「陽台沒有人!」

「夾層沒有人!」

「資料室有人!」

「有人?!」黑玫瑰舉起槍,衝進了資料室。魯道夫的屍體掛在窗戶那,背對著門,地上的血還沒有全部凝固,卻也凝固了一大半,粘稠滑腳。

黑玫瑰上前兩步,將他的身體翻過來,魯道夫就像掛在空中的娃娃,只見他兩隻眼睜著,彷彿死之前有著一直看著窗外的秋色了結一身的安然,又彷彿是死不瞑目的恨。

「是魯道夫,他們人呢!」黑玫瑰沖回實驗室的正廳,環顧一周,紅唇白齒透著狠:「難道插著翅膀飛走了?!」

聽到這,宣林似乎突然回過了神,他模糊的視野漸漸清晰,看著氣急敗壞的黑玫瑰,臉上也忍不住掛上了笑容。

是啊,他們插著翅膀飛走了,我們的隊伍飛走了,我要更好地完成任務,拖延時間,宣林心想,邊想著,他的餘光看到了自己的筆記本。

一瞬間,他的神志愈發地清醒。

糟糕,我把筆記本放在軌道門附近了,他想。

而在這個瞬間,老手黑玫瑰的目光也瞬間鎖定了地上的筆記本。筆記本是黑客的武器,是命,是應該影形不離的東西,一旦離開,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地方有更重要的東西。

黑玫瑰如鷹一般的目光掃了掃那書櫃。

「搬開!」她立刻指揮,職業的嗅覺讓她明白,這書櫃後面有貓膩,十有是暗道。

宣林有些慌,他不是慌腦門上被指著槍,他慌隊友暴露,於是側過眼睛看了眼周寸光,他明白這個看上去像孩子一樣的男人能力遠在自己之上,這時,他看到了周寸光臉上淡定的笑容,這笑容讓他心裡的慌亂瞬間消失了。

周寸光心裡有底,說明這事兒沒問題。

柜子被強行撬開,費了一兩分鐘的時間,宣林在心裡默默地讀秒,多一分鐘,隊友就多一分生機。

「有軌道的門,打不開。」書櫃後露出了厚重的特殊材質的門,果然有暗道,特工們的臉上都浮現出笑容,而黑玫瑰則鐵青著臉,拿起槍在門上狂打了幾槍,毫無作用。

她又看了看門的開鎖區,臉色愈發難看。

一個特工上前嘗試破譯,她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句,心裡知道很難破譯,至少短時間內弄不開這扇門。

「開門的東西呢。」黑玫瑰徑直走到周寸光的跟前,拿著槍,蹲了下來,就這麼陰寒地等著他:「給我。」

「這扇門打不開的,你是高手,你應該知道,我們就是墊底的,又怎麼會給我們開門的鑰匙。」周寸光笑了起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黑玫瑰的槍直接懟到了他的雙腿之間,壓到了他的生ii殖ii器上:「開門的東西呢?」

黑玫瑰果然是黑玫瑰,令人聞風喪膽的黑玫瑰,一旁的宣林瞬間嚇得臉慘白,他下意識地併攏了雙腿,槍懟在腦門上,大不了一死,而對於男人來說,直接打爆這玩意兒,其恐怖的程度遠遠超過了死亡。

可周寸光絲毫不怕。

他依舊微笑著,說話的語調也很徐緩,彷彿閑話家常,道:「我們東方大國有句話:上才看長遠,中才看全局,下才賭命。你是上才,看得長遠,我們不是你的對手,我們是下才,而下才,只能賭命。」

黑玫瑰的嘴角扯了扯,她的耐心十分有限。

「死局,我們用命拖延時間,莫說我們沒有開門的東西了,就算是能開門,現在也晚了,他們早走了,你看看哪扇門不需要瞳孔識……」

砰!

一聲悶響,黑玫瑰面不改色直接扣動了板機。

啊!!!

宣林尖叫了起來,瞬間將自己的腿並得死死的。

而周寸光則瞪大了眼睛,張著嘴巴,他的吼叫沒有聲音,應該是太疼了,反而發不出聲音,就這麼干張著嘴,整個脖子的筋都暴起,似乎要裂開來。

那張臉,瞬間如同死屍,扭曲恐怖,瞬間,他耗盡了所有力氣,一下躺了下來,沒死,卻抽搐著,瞪大眼睛看著宣林,宣林明白,他的眼睛告訴他:別說。

手在槍口那摸了摸,卻摸不準,渾身抖啊抖的。

「怕嗎?」黑玫瑰轉過頭,朝著熱騰的槍口吹了口氣,笑盈盈地看著宣林,她戴著墨鏡,宣林看不到她的眼睛,而看不到眼睛愈發覺得可怕。

最可怕的是,她的槍口對準了自己的那兒那,男人最緊要的地方。

「呦,腿閉這麼緊呢?」黑玫瑰揮了揮手,旁邊的人立刻將宣林的腿生生地掰開,掰到最大。

槍口,壓到了宣林那兒,宣林的身體不可控地顫抖了起來。

「我問你,開門的東西在哪兒?」黑玫瑰就這麼看著宣林,邊說,邊收回槍口,將槍口壓到了他的大腿那:「我給你機會,你不要給臉不要臉。」

「沒有……沒開門的東西。」宣林動了動唇,這句話是他的本能,雖然害怕,可他一直以來是極其遵守規矩的人,別說出賣隊友了,就算是平時一星半點的錯誤都盡量避免犯。

砰!

黑玫瑰的槍法准,直接打到了他的腿骨上。

啊!!!

宣林嚎叫了起來,這種疼痛難以言說,疼得他的尿一下噴了出來,疼得他天旋地轉,疼得他不知自己是誰。

槍口從大腿那移到了大腿根部,黑玫瑰冷冷笑著,退役特工一把控制住宣林的頭,讓他不能因為劇烈疼痛而亂晃動身體,而是面朝黑玫瑰,一動不動。

「你們也知道,我是上才,而你們是下才,說沒有開門的東西,你騙誰呢?」黑玫瑰伸出手在身上擦了擦,周寸光的血飆到她的手上了。

「要是沒有開門的東西,既然是死局,你們為什麼會在最後時刻往這邊跑?」

黑玫瑰一語中的,既然是死局,沒道理再往出發的地方跑,應該引誘敵人遠離這兒,越遠越好,往這邊跑只有一種可能:這裡有逃生通道,而他們也有用逃生通道離開的法子。

宣林無言以對,他明白,論謀略,眼前這個女人遠在自己之上。周寸光沒說錯,上才看長遠,中才看全局,下才賭命。黑玫瑰不僅明白全局,還看得長遠。

自己,便只有命一條了。

宣林閉上眼睛,緊緊咬著牙,感覺到了槍壓到了他的下身那,很用力,疼得他哆嗦。

「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黑玫瑰給手下人使了個眼色:「給他看。」

手下人立刻將周寸光一腳踢得翻了個身,將大腿根部露給宣林看,就一眼,宣林開始瘋狂地打擺子,不可控制地哆嗦。

「不要說!」周寸光的聲音細若遊絲。

「說!」黑玫瑰言辭凌厲。

宣林看了看黑玫瑰,又看了看她的槍,再看了看周寸光,滿地的血,他迎上了周寸光的目光,全是痛苦。

「不要開槍!我說!」他脫口而出。

此時,距離顏jiǔchéng一行人離開,八分鐘左右。由於科學家年邁,他們連拉帶拽,加背著,剛剛到達中轉站。

「很好。」識時務者為俊傑,顯然,在黑玫瑰的嚴厲,宣林是個識時務的,她微笑著將槍移開了他的要害部位,在移開的瞬間,宣林彷彿活了過來,伴隨著一聲長長的鬆氣,他的身體一下放鬆了。

「在那桌子下面。」伸出手指向了一個大桌子底下:「有一張卡,能刷開門,就在那桌子下面,他剛丟進去的。」

「你這個叛徒!你這個叛徒!!」周寸光嘶吼了起來,他掙扎著,劇烈的疼痛和消耗的體能讓他的嘶吼低沉無力,如同嗚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