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不朽尊途 >第五章 礦工六人組

第五章 礦工六人組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娛樂

一道金光一閃而過,青涯消失在祖梯之上,當他再次出現時,已回到天宗外門廣場內。

「恭喜你們,從今之後,你們都是天宗的弟子,你們將會得到天宗的遠古功法,以及無數自遠古時代傳承至今的武技,但前提是你們自己需夠努力。」

「好了,你們去與親人告別,隨後回到這裡,到時自會有人帶著你們前去登記,領取身份令牌及住所。」外門副門主對場內數千少年說道。

「孩子,進了天宗後一定要勤奮修行,不能辜負了自身的天賦和村裡人的期盼。」

「天宗自古以來,出過無數大能者,你能在此宗門中修行,便與他人非同一般,你要多聆聽宗門裡的長輩教導,莫要虛度光陰,謹記,謹記…」

一群大人們,在不斷的囑咐自家孩子或孫兒,讓他們努力進取。

幾千個孩子,也知道要在天宗內修行滿一年,才能申請回家,探望家人,有些人淚流滿面,有些人在不斷哽咽…

「既然你們六人,沒有親人可見,那麼跟我走吧!」外門副門主對青涯和李流風,以及四位不知名的少年說道,但他們六人間,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水晶球被他們摸碎了無數。

未等青涯六人反應,外門副門主直接抬手一揮,六人便跟著他一起離開廣場。

再出現時,他們在一處山洞外,他們六人看了看四周一下,除了眼前這個山洞,就剩腳邊旁一個大坑,其餘的地方,都是茂林和大山,一眼望不邊,眾人心中充滿疑惑。

彷彿看穿眾人的心,外門副門主說道:「雖然你們在後面兩輪中通過我的要求,甚是可以說完成比我要求的更好。」

「但是,你們在第一輪中摸碎的那些水晶球,可都是用珍貴無比的材料,煉製而成的,其煉製過程十分複雜,成功率十能保一,已是運氣所為。」

「雖然我也知道你們都是無辜的,但是宗門向來賞罰分明,而且你們也沒為宗門作出過傑出貢獻。」

「所以,為了彌補宗門的損失,特罰你們在此挖礦,將旁邊這個小坑填滿方可回宗,不知你們六位意下如何?」說完還特意將自身的氣息釋放一絲出來。

青涯六人瞬間覺得全身的骨頭都快成渣了,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點頭。

外門副門主見此,很是滿意的收回釋放出的氣息道:「看來大家都沒意見,沒想到你們的悟性這麼好,很好…」

好個屁啊!那破玩兒的水晶球,在你這副門主嘴裡就成了高端珍貴上檔次的物品…青涯心道。

泥馬的,老爺子你坑兒啊,你給老子等著,待我殺回仙地,定要與你不死不休…李流風心。

只要能夠學到絕世神功,救回妹妹,讓我一輩子挖礦,我也願意。不知名者心道。

靠靠靠,我幹嘛要天宗啊,是我腦子進了水,還是靈魂出了『軌』,那麼輕易的相信,一群吃飽了就瞌睡的族老,還開盤掙錢,開個鳥啊…不知名者心道。

哼,等我修為比你高時,必報此仇,讓你也嘗嘗挖礦的滋味。不知名心道。

挖礦,不錯,有趣,可以試試。不名者心道。

外門副門主見六位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的表情,裝作什麼都沒看見而繼續說道。

「雖然是罰你們挖礦,但能夠在此修鍊,對於你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因為,這洞內乃是一座小型的靈石礦,裡面靈氣之濃厚,遠勝於你們在外門的靈氣十倍,這其中的利與弊,相信不用我多說,你們都明白吧!」

「還有,不要想著逃走,因為這周圍存在著無數凶獸,它們此刻都飢渴難耐的等著你們自己送上門。」

「而且,在十里之外,還有更強大的妖獸,潛伏在黑暗中,時刻準備著覓食而出。」

「好了,不說了,信與不信,全憑你們自己,而這些工具與功法和武技,是為你們挖礦與休息時準備的,好好努力,爭取早日回宗門。」外門副門主隨手一翻,一堆小鋤頭小鏟子和功法武技出現在地上。

「對了,還有你小胖子,你的變身術雖然高明,但在我的眼裡也就那樣,還是變回原來的模樣好,免得日後沒朋友。」說完就不見。

過了許久,李流風說道:「泥馬的,挖礦,挖你祖墳行不,副門主…」

「我終於找到組織了,兄弟啊…記得喊上我,這方面我盜木熟,到時所得咱們五五開」說話之人,乃是一個高瘦少年,衣著一件有些破損的灰袍,他面無血色,白的嚇人,一看便知道這人常年不在陽光下沐浴的人。

「娘的,還真有盜墓者,而且就連名字都叫盜墓,我說兄弟,你有幾條命夠給這名字禍害,你父母給你取這名字,從哪裡來的自信,還是巴不得你早點死。」

李流風無語的道,就連青涯他們四人,也同時看向這位名叫盜木的人。

然而,盜木那榆木腦袋轉的慢,聽不懂李流風的話中意,連忙解釋道。

「兄弟,你說錯一字了,盜墓的盜沒錯,但木是木頭的木。因為我這代人都是木字輩,所以父母給我取名為盜木。」

「而且,我還未自己組隊盜過墓,所以不能算是盜墓者。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優秀而偉大的盜墓者,盜盡世間想盜之墓。」盜木雙眼放光,無限想像。

「你…我…」

「風流李,你就別你你你我我我了,小心自己把自己弄得上氣不接下氣而死,到時還要我替你父母料理你的後事,我可不想這麼晦氣。」

這聲音好熟啊,他不是在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