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不朽尊途 >第八章 倒霉的十八劍

第八章 倒霉的十八劍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娛樂

「若是沒有宗門布置的這座大陣在,我等六人,今夜只能任由他們宰割,而毫無抵抗之力。」

「這,就是沒有實力的象徵,那怕背後站著一宗巨頭,卻依舊不被看在眼裡。還是古話說的好,唯有提升自身的實力與成就,才能獲得相對的待遇。」

「大家一起抓緊時間修鍊吧,只有修為提了上去,才能報今夜之仇,到時我們六人,一起直接橫推整個大山荒林。」

「至於吃的,大家盡可放心,有滾滾在,還怕沒得吃,這不開玩笑嘛。」青涯對還在憤怒的五人說道,就抱著滾滾往洞內走去。

他要修鍊,因為他憋屈,也因此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只要自己實力足夠強大,那麼所有的問題,都將不再是問題。

…………

清晨,朝霞燦燦,照著大山荒林,映顯出一副美如畫卷中的場景。此時,青涯沐浴在朝霞之中,看著眼前這幕風景,心中無比感慨的說。

「此處若是沒有妖獸與凶獸,定然是一處修身養性的好地方。」

「你就在心裡幻想著吧!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整個點蒼大陸上沒有一處是凈土。不是爾虞我詐之地,便是鬥爭不止之所,除非這個世界,只剩下花草樹木。」

李流風從洞內走出說道,聽這語氣明顯是心情不錯,看來昨晚的修鍊,令他收穫不少,一掃之前所有陰霾。

「恭喜恭喜…修為大進,連我都看不出。」青涯笑道。

「去去去…我本來就有練氣四層的修為,只是被老爺子給封印了,昨晚藉助洞內濃厚的靈氣,破開了封印,從而一舉踏入練氣五層而已。」李流風語氣帶有喜悅的說。

「估計除了天玉與我之外,你們都被族人封印,然後又都在昨夜修鍊的過程中,破開封印,更上一層樓了。恭喜恭喜…」青涯對著眾人道喜。

「是該好好慶祝一下,風流李,把你珍藏的好酒拿出來,讓諸位兄弟們品嘗一下,你所攜帶的仙地美酒。」金三金說道。

「好」

一群少年,邊吃烤肉邊喝酒,暢所欲言到最後個個光著膀子,回洞內挖靈石去。

…………

距離青涯他們所在地的一里地外,此時有個衣裳破爛,滿身是血的少年,躲在一處茂盛的草叢中,喃喃自語。

「不是都說大山荒林中的築基妖獸,都在山上修鍊,不曾下山的嗎?可今天這是怎麼一回事,竟然讓我遇上了,而且還是兩頭。」

「本來我還以為,這五十點的貢獻點,輕易就能進入腰包,可沒想到竟然會遇到兩頭築基妖獸,現在連命保不保的住,恐怕都是個大問題。」

「師姐,你可害慘了我,為什麼偏要給我推薦這個任務啊…你就是個大坑,你坑走了我的心不夠,竟然還要坑害我的命。」

「師姐,我不愛你了。來吧…妖獸,與你十八劍爺爺再戰三百回合。」

少年從草叢中,跳出地面,仰頭喝道,一副視死如歸的決擇,將生命的最後一刻,演繹的淋漓盡致,宛如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咦,妖獸呢?什麼都不見了,難道是祖先在保佑我…不管了,還是先跑路要緊。」

「師姐,其實我剛才說的全是假話,我是愛你的…」

「吼吼…」

吼聲嚇得少年跑的更快,沒過多久,少年就出現在青涯他們所在的山洞外,他擦了擦去額頭的汗,一臉劫後餘生的表情,使人看到便能想到四個字,活著真好。

「洞內的六位師弟,請出來登記與領取身份令牌一下。」他的聲音由外入內,使洞內正在挖靈石的青涯幾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哈哈…有宗門的師兄來了,等下請師兄幫忙,報一下昨夜之仇,痛快,痛快…」李流風大笑道。

「走,一起出去看看。」

青涯眾人,往洞外走去,到達洞口時,卻見到一個頭髮似鳥巢,衣著如乞丐,渾身染獸血,劫後而餘生的少年,出現在面前。

眾人有些凌亂,都想知道,這位師兄經歷了什麼,為何會如此的狼狽不堪和與眾不同。

十八劍也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裡,但他沒有半點生氣或覺得不適,而是直接開口說道。

「我叫十八劍,來自天宗外門的精英弟子,我領取了宗門發布的任務,是前來送身份令牌和登記的。」

「只是,不料在途中碰到兩頭隱藏在暗處的築基妖獸,被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才變成如今這般模樣,初次見面,形象不是很好,還望諸位師弟勿怪莫奇。」

十八劍邊說邊拿出令牌,然後繼續說道:「此令牌,登記與滴血之後,便是天宗弟子的憑證,無論在宗內或外面,出示此令,都可證明你們是天宗之人。」

「現在你們一個一個來,說出你的名字,年齡,籍貫等等一些…」

令牌的正面刻有天宗二字,反面刻有姓名年齡之類的小字,以及中間四個醒目大字著實令青涯他們心臨大海,一浪高過一浪,久久不能平靜。

十八劍看著眾人,那比哭還難看的臉色,露出今天以來最美的一次微笑。

同時,在他今早領取任務時,看到令牌後面刻著雜役弟子的號稱,他還以為是宗門負責製作令牌處的人弄錯了。

畢竟,無數歲月以來,天宗門人都知道,天宗內從未有過雜役弟子一說,唯獨這一次在選拔中才出現的,便是眼前這六位光著膀子的奇葩。

他很想知道,眼前這六人,做了什麼大事,才獲得如些特別的名稱,於是他經過多方打探,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