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不朽尊途 >第十一章 金蓮如雨 萬古獨一

第十一章 金蓮如雨 萬古獨一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娛樂

雜役峰,靈氣氤氳,竹木蔥茂,一片片紮根於這座古老而祥和之地。

山頂峰中,竹建成圓,間間相連,宛如那遙遠的人族之始,相依相護,相伴相守。

「唉…老大,你怎麼還不醒?這都十天了。聽那破長老說,你三天就能清醒過來,可泥嗎的,這都超七天了,若不是老大你臉色紅潤,呼吸平穩,那什麼破長老的,我早就與他幹上一架…」盜木看著躺在竹床上的青涯,獨自言語。

「可能是老大太累了,他想多睡一段時間。還有,咱也不必抱怨那位長老了,每見他那委屈如娘們的模樣,我渾身雞皮疙瘩的,想想就後怕。」

「小六,你傷剛好,去休息一下,老大這邊由我來照看。」李流風說道。

「行,那就我不客氣了,若老大醒來,通知一下。」盜木說完就起身離開。

「嗯…」

青涯緩緩睜開眼睛,入目竹排有序卻陌生之極,然濃郁的竹香縈繞,使他貪婪的長吸一口肺里…

「老大,你醒了,我去叫他們。」

李流風興奮的說道,起身準備出門叫人時,卻被青涯拉住。

「三金和盜木?還有我昏迷了多久?以及這裡是哪裡?」

「老大放心,賭鬼和盜木,都沒有死,他們好著呢,唯有老大你睡了十天。老大聽我細細道來。」

於是,李流風將所有的事和過途都細說給青涯,宗門萬年考核,雜役峰之事等等…

「意思就是說,這座雜役峰是由我們六人統治,按師兄弟相稱,盜木排老六,三金老五,天玉老四,方傑老三,你老二,我老大,是這樣的嗎?」

大量的信息,讓青涯腦里混亂無比。

「對,而且你還是雜役峰的峰主,與其他九峰的峰主一樣,但卻是有權力無資源的那種,宗主說了,想要什麼資源,自己去爭取。」李流風回道。

「泥嗎的,又掉坑了,這還是那遠古傳承至今的天宗嗎?靠,這簡直就是一個坑人的宗門,入此宗者得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存活下去。」青涯一臉懵逼的說。

他是真想不到,堂堂天宗,舊土裡的霸主巨頭,竟然會如此的坑人,一環扣一環,變著法坑人,毫無底線。

「嗯,這天天都有同代弟子,前來挑戰,太他粘的煩人,若不是老四好戰,我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毫無休止的戰鬥,幸好有老四在。」李流風一臉慶幸的說。

青涯陷入沉默之中,他在想辦法擺脫總是被坑的命運,想了許久,他才說道。

「老二,你去拿些筆墨紙過後,然後再去叫兄弟們過來。」

「好」

李流風去回很快,將筆墨紙放在竹桌上,又出去叫其餘人過來。

「既然你們有如此的閑情坑人,那不知道你們看過之後,還有沒有心思坑人…哼!」

青涯說完之後,便拿起筆來蘸墨,將當初在最後一祖梯中聽到的話,寫在紙上,然後折好,放在一旁。

「老大,你醒了…」

「嗯,醒了,看到你們都沒事,這感覺真好,如同嘴裡含糖,甜到心裡。」

「剛才老二將所有事都與我說了,想必各位兄弟也都知道,又掉坑裡,既然無法避免,那就欣然接受。」

「但我要說的是,掉坑這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我們六人,現在佔據一座山峰,肯定會惹人眼紅,上至長老級別,下至同門弟子。」

「而我們雙拳難敵四手,早晚會在輸在人手缺少之上。所以,我決定了,採用分工明確之法,來迅速壯大我雜役峰。」

「接下來兄弟們都要聽的好了,我以峰主的身份,任命老二為副峰主,老三為大長老,老四為二長老,老五為峰外大執事,老六為峰內大執事,這些任命,我等下會寫,由老二前去制令處處理。」

「鑒於目前雜役峰無人,兩位大執事負責下峰招人,人品一定要好,有責任,有毅力者都行。記住,寧缺毋濫。」

「而兩位長老暫時負責鎮守山峰和修鍊。我與副峰主負責資源方面,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沒資源,誰敢入雜役峰修行。」

「對了,等下去找十八劍,給他安排個客卿大長老坐坐,我相信他會很樂意,到時他每月宗門所發放的資源,暫時充公,以後補還。大家都明白了嗎?」

「明白…」

「好,那大…」

「奶爸,那我當什麼?」滾滾萌問。

「你…我想想,有了。」青涯心道的同時將滾滾一起喚出來。

「諸位兄弟,不好意思,還差一個位置,我差點忘了宣布,那就我們雜役峰的鎮峰之獸。」

「雖然,咱們雜役峰目前還小,但不可沒有鎮峰之獸。所以,我任命滾滾為雜役峰的鎮峰神獸。」

「奶爸,那我的職位高嗎?」滾滾萌問。

「高,一人之下,萬…他們五人之上。」青涯回道。

「哦」

只見滾滾從青涯懷中爬起,跳到竹桌上面,大黑眼圈盯著面前五人說道。

「從今往後,你們都要叫我熊爺,不然我會用身份干『掉』你們。還有那二百五,你扭頭幹嘛…對,說的就是你,我見屋外有片竹林,清靜而悠然,你等下去那兒給我搭個房屋,我打算長住那裡。」

滾滾說完,一溜煙就不見。很快吧唧吧唧的聲音傳出,還聽道:「鮮嫩多汁,比地球里的竹子要好吃很多,不錯,不錯…」

「新鮮感過了就會好。兄弟們若是沒有疑問的話,該幹嘛就幹嘛去,老二留下來。」青涯說道。

待幾人離開之後,青涯走到竹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