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不朽尊途 >第十四章 異類初顯

第十四章 異類初顯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娛樂

馬家鎮,人口眾多,足有百萬,是一個大鎮。由於位處中心地帶,四周因有千村圍繞,萬山相抱,從而變得無比繁榮昌盛。

其最大的一個原因,還是因為有千村的貧民存在,是他們付出高昂的代價,才保侍著馬家鎮,一直欣欣向榮,小有名氣在外。

這些村落之人,每村每天都會有一隊人馬,進入原始山中,尋找著各種天材地寶,而遇凶獸相搏相殺,受傷流血乃是常事,殘廢死去十之三二…而他們所做的這一切,只為了柴米油鹽,一村人的溫飽。

然而,鎮里的富族貴人們,從未過問或關心過,這群山村裡的貧民,總是以最低廉的價格,收走他們所得和所有的天材地寶,隨後轉手再以高價賣出。

俗話說,吃水不忘挖井人,但在這馬家鎮中是不存的。因為,這裡除了壓榨還是壓榨,富族與貴人間的想法都一樣。那就是,若不將貧民壓榨的徹底,誰為他們去山中採挖天材地寶,誰為他們的消費來賣單?

這,就是人性,赤裸裸的欺壓,而被欺壓者卻無可奈何,任由著他們恣意妄為…

馬家鎮,鎮內街道,商店序排,攤擺街旁,異常的熱鬧,此時青涯抱著滾滾,背著青瑤,像個十足的家庭主男,穿行在這茫茫人海中。

奶爸,我看這家天香酒樓就不錯,估計做的萊也不會太差,不然怎會有這麼多人在裡面吃。」滾滾看著三米外的天香酒樓說道。

「行,那我們就去天香酒樓里吃飯。你聽聽,小瑤瑤已經餓的肚子,一直在呱呱叫個不停。」青涯笑著說道,語氣充滿著溺愛。

「那有啊,瑤瑤一點都不餓,只是肚子老是喜歡叫而已。」青瑤否認著說道,可明顯是有些底氣不足,不然也不會聲如蚊音。

「這位貴客這邊請。」

小二面帶微笑,領著青涯來到一桌,沒有人坐的酒桌前,待青涯就坐後,他拿出一本菜譜,開口說道。「這是本酒樓的菜譜,裡面款式無數,花樣繁多,還有明碼標價,童叟無欺。」

「不用看了,直接將你們這裡的招牌菜,全部給我上了就行,熊爺我嘗嘗口味如何。」滾滾躺在青涯懷中,十分傲嬌和懶散的說道。

「小二一聽,有些犯傻,不是酒樓內無招牌菜,而是有很多很多,於是他小心問道:「你是說所有的招牌菜都上,還是…」

「嗯…你是在懷疑熊爺我付不起靈石,還是說你們的酒樓里,根本就沒有招牌菜。」滾滾有些生氣的道。

「有…」

「有,那你還傻站這兒幹嘛?還不快去通知後廚做啊?」

「唉…就你這樣的反應能力,我真有十足的理由懷疑,這家酒樓的掌柜,是不是個傻子,要不然招你當小二幹嘛…」滾滾說完,就跳到桌上,邁著小貓步,來回走動。

「昨天傍晚,小靈村被屠殺之事,你們知道了嗎?據去現場看過回來的人說,無一活人,滿地鮮血,連一具屍體都找不著。」說話之人,乃是青涯的隔壁桌,坐著三名中年人,其一個身著灰衣的人。

「這馬家人也太狠了吧!總是一言不合,便屠滅一村男女老幼,而且連屍體都不放過,不知又被丟棄於何處…」另一個人說道。

「難道就沒有人,站出來管嗎?」青涯看著對方三人,插口問道。

「這位公子,你別聽他倆瞎說,特別是他,每次一喝多了,就習慣性的胡言亂語。」灰衣人對面的友人,率先開口說道。

他見青涯生得眉清目秀,氣質非凡,而且還不知馬家底細的人,不用想,他便能猜到,青涯是個外來者。

不然,也不會有此一問。畢竟,馬家是掌控整個馬家鎮的人,除非是剛進鎮的外來者,要不誰人不知。

「我怎麼就胡言亂語了,事實本來就是這樣的。近年來,無數的村落,無緣無故的破滅與消失,難道和馬家人無關了嗎?」

「依仗著族人,在天宗內門修行,這馬家在馬家鎮,欺行霸市之事,做得還少嗎?族內的個個子弟,驕橫跋扈,難道不是真的嗎?」

「你害怕馬家人,我可以理解;但我所說的事實,也希望你不要掩蓋。那怕現在有馬家人站在我的面前,我依然會對他說,你之一族,全是禍害。」

「反正就是一條命被取而已,老子怕個屁,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再怕他們,只恨蒼天不公,報應不臨,否則我必然會哭著笑著離開……」

灰衣人,聲音很大,醉醺醺,細說著馬家人,所犯下不可饒恕的事件,而且還帶著強烈的殺意。

從而可以看出,眼前這位灰衣人,曾經必然被馬家之人,深深的傷害過,不然他不會有如此。

「呵呵…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個猛人,敢在馬家鎮內,將我馬家之人,說的十惡不赦,貶的一文不值。」

這是一個笑里刀,臉色陰沉的少年,他帶著四個賊眉鼠眼的狗腿子,從酒樓之外走進樓內邊走邊問道。

「叮」

系統發布任務:異類的走狗,此人之家當滅。順便查探此家族中,是否有異類存在。

異類,顧名思義,不是萬千種族之靈…遇見,滅之就行,其餘的宿主目前還無權知道。

系統獎勵:凈蓮白焰上品靈石50顆,修為+1,征途點+100點。

「呦呦呦…我還以為誰呢?原來是你這個可憐蟲。我依記著,將你的妻子與女兒,一同壓在身下,當著你的面,行翻雲覆雨之事,那種感覺真好。」

「只是可惜她倆最後都咬舌自盡了,不然我還想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