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不朽尊途 >第十八章 覆滅馬家(中)

第十八章 覆滅馬家(中)

小說:不朽尊途| 作者:眷戀雲邊| 類別:都市娛樂

青涯被任飛所說的話,嗆的無語,看著戰場,心念一下,原始戰刀,刀柄就被他握在手中。

原始戰刀,乃是一柄渾然天成的石刀,此刀雖古樸無華,卻有一股歲月的氣息圍繞,以及刀身上的裂痕和缺口,無一不在訴說著,它的不凡。

它,猶如一柄俯視無盡歲月,歷經無數戰鬥的絕世戰刀,使人一眼望之,如同身臨宇間,觀宇宙浩瀚無邊,而自如蟻般渺小的存在…

對於青涯來說,既然已經築基了,體內也有靈力了,那有好貨自然也要先上,藏著掖著憋大招,不是他的本性。

何況對面的馬家人,目前都是金丹境的修士在參戰,而這時候拿出好貨,也是為了更好的保護自己,在交戰中少受點傷害,才是最關鍵的。

於是,青涯提著原始戰刀,遊走在幽冥堂的諸位弟子間,尋找著最佳時機出擊。而如此猥瑣的舉動,若要他自己來說,定然會被說成這是戰術懂不?

也幸好此時群眾的目光,都被天空中的打鬥給吸引住,不然看見他,如此猥瑣的表現與舉止,定然會搖頭輕嘆的同時心想。

萬古天宗,培養出來的任何一人,無不是蓋世英豪,便是雄踞一城的霸主,就算再差者也是一代人才,怎會就出現這麼一個逗『逼』,提著一把破石刀,遊走在戰場之中,不打也不退。難道這位是來搞笑的么?

「師兄,小心,快閃開…」

這一聲大吼道,可謂是將全場的目光,都轉移聚焦到他這邊,只見他扎著馬步,雙手將刀自頭頂緩落下來,一道優美的殘月,如同飆風一樣,迅速向前直推,所過之處,地裂石碎,塵煙滾滾。

而被青涯所叫住的那位師兄,也是一臉的驚懼與慶幸,站在一旁,看著眼前一具被分成兩辨的屍體,全身有些顫抖,握在手中的鐮刀,偶爾也抖上一抖。

原本他與馬家之人,同境戰鬥,卻因自己來自宗門,所修學的武技,自然要比馬家高明很多,再經過時間流逝,雖說無法將對方一鐮帶走,但佔據勝方已是妥妥的,只待對手稍微乏力,便是收割時機。

不料,一聲吼道,嚇得自己差點掉鐮被殺,還未來的及罵道,頓感後背一寒,似有大恐怖襲來,連忙轉身一避,便見到這一生都難忘的一幕。

一道殘月,宛若開天闢地,攜著一股不可撼之之力,直推前方一切阻攔,繼續前行,似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之勢,將馬家的大門,斬碎在前行途中…

「轟隆,轟隆…」

馬家之內,無數樓庭頃塌,喊聲四起…而馬家之外的所有人,被眼前這幕,驚嚇的體魂皆顫,無數人心中皆道,這人,兇殘啊…

任飛的雙眼,也瞪如牛眼,可見這一刀的威力與可怕,同時心道:「泥嗎的,我得趕緊覆滅馬家,然後再虔誠的負荊請罪,希望青峰主不記我這小堂主的過,最後遠離這怪物般的存在。」

「踏乃乃的,才築基初期的修為,硬是打出金丹境的實力,若他入境金丹,自己還不得見他就跑。而且,看他渾身靈力依舊濃厚,估計再來個兩三刀,也是不成問題…」

「怪不得,如此年紀,這般修為,就能執掌一峰。雖說雜役峰初現,不如其餘九峰太多,但誰又敢說,日後的雜役峰就一成不變,特別是待此子成長起來。」

「看來,還是宗門的眼光毒辣,通過一場小小的選拔,就逮到這麼一條大魚,簡直就是令人不佩服都不行。」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必專心留意,可以好好的大殺一場。相信宗門,對待如此變態人物,雖明面上說是一無所給,但在暗中定然給予了無數保命底牌,無需我再過多的看護。」

這些話,若是被青涯聽到,不跟他任飛急,那他就不叫青涯了,特別是說到保命底牌那句話。

那真叫青涯委屈的無處傾訴,保命底牌,有個屁啊,除了自己的原始戰刀以外,就剩赤裸裸的窮光蛋一枚,何來底牌一詞。

「叮」

系統提示:發現漏洞,需馬上修復,倒計時3秒,3、2、1…修復完成,自此開始,宿主的修為點,滿足升級到下一小境時,由系統直接提升宿主的修為,除了遭雷劈那一境以外。

「叮」

「恭喜宿主成功進級,目前為築基中期修為,還需100點修為點,方可進級下一個等級,望宿主再接再厲,繼續努力。」系統的聲音,在青涯腦海中響道。

「嗎的,用力過猛了,竟然一刀給劈出了一條河來。」青涯手拿石刀,看著腳下這條瞬滿水的裂痕,懵『逼』而驚訝的道。

畢竟,他是第一次使用靈力,與原始戰刀作戰,運用的有所不當,自然有些在所難免,同樣也是情理之中。

「啊……」

「給我殺了那小子,殺了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殺了他…」

馬族長,看著那條裂痕所過之處,一無所剩,皆成灰燼,而無數的族人,都慘死在那一刀之下,這叫他如何能不怒,若不是被任飛纏著,他早就殺到青涯面前,一劍桶了,一了百了。

「殺、殺、殺…」

一群由二十幾個組成的馬家人,朝青涯這邊殺來,他們攜裹著一層墨色氣體,亦紅的雙目,只盯著青涯看,恨不得將其活活給吞了。

「踏嗎的,你們還在發個屁呆啊,都殺到面前了,還敢如此光明正大的發獃,誰給你們的勇氣啊…我怎麼就招了你們這群傻子,入我幽冥堂。」

「蒼天啊,大地啊…我只不過在小的時候,被人慫恿,且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