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勒胡馬 >第十二章、改制

第十二章、改制

小說:勒胡馬| 作者:赤軍| 類別:歷史軍事

數日後,長安朝廷雨點一般頒下多道旨意。

首先,期以三月中旬,大駕還洛。

其次,升長安為西京,任裴該為留守,並加大司馬銜反正前任王浚都已經涼透了仍領大都督、錄尚書事,於長安尋機進討上邽司馬保。這等於是在關中設置了行台。

所謂「行台」,就是「行尚書台省」的簡稱「行」有流動、臨時之意。自魏晉以來,朝廷重臣出師或者出鎮,國家大事若不能由中央獨斷,而必須彙報給在外的重臣知道,則往往加行台之號,等於多設置了一個臨時政府。因為主要政務都出自尚書台省,因而後來逐漸成為通例,凡尚書省主官在外者,則必建行台。

好比說當日東海王司馬越官至太傅、錄尚書事,則其離洛陽而出鎮於項,即設行台不設也不行,司馬越幾乎把朝中重臣一多半兒都帶走了,則洛陽政府還怎麼管事兒啊

此後洛陽城破,晉懷帝被擄,於是荀藩在河陰設行台、苟晞在倉垣設行台、王浚在薊縣設行台,都算是臨時政府因為尚無新天子踐祚,所以不能夠真立朝廷、建尚書省。

如若天子歸洛,裴該留鎮長安,但仍然保留錄尚書事的頭銜,則必建行台。不過裴該如今的職位和權力都可與當日司馬越相拮抗,他卻不肯象司馬越似的,把多半兒重臣都綁在身邊實話說就連老丈人荀崧他都不想多見而讓完整的尚書省班子跟隨天子前往洛陽。意思很明確,我雖名為錄尚書事,實際只管西京留守事,雖名為都督中外軍事,實際只領關中兵馬。

那我都這麼讓利了,則對於關中軍政,荀組、祖逖你們不好意思置喙了吧,應該由得我想怎麼搞就怎麼搞了吧

升晉裴該的同時,也加司徒梁芬和驃騎將軍祖逖平尚書事,拜散騎常侍裴嶷為雍州刺史,拜裴軫為上洛郡守。

關中群臣,多有升賞,河南百僚則多不領朝職,唯進祖約為尚書。則待天子還洛後,中朝重臣自祖逖以下,乃是太尉荀組、司徒梁芬、尚書左僕射荀崧、右僕射華恆,以及尚書梁允、荀邃、組約、鄧攸、殷嶠、李容,此外還有門下侍中梁浚、宋敞和散騎常侍華輯、嚴敦。

為天子聘梁浚侄女為後,待歸洛後即擇吉日大婚。

此外,命右衛將軍裴丕率兩千軍屯紮河南,以為洛陽之護裴丕麾下,一半兒是舊徐州軍老卒,如今多家河南,一半兒為關西新收編的兵馬,且特有「涼州大馬」二百騎,可以極大增強軍隊的機動性。

詔命既下,人心大定,眾皆踴躍。而且大傢伙兒也都瞧明白了,裴公雖然交出了天子,卻進位大司馬、西京留守,建行台,則其於關中的權勢更為穩固;加上朝中重臣,幾乎一半兒代表西人利益,一半兒代表東人利益這一半兒還泰半為裴該舊臣,態勢均衡,估計是裴、祖二公討價還價的成果。

且在裴該進位,並將裴彬、裴暅塞入尚書省,裴軫、裴丕環列都邑,諸裴盡皆顯赫的同時,祖約也得任尚書,則祖逖平尚書事,手握天子,其位隱隱超邁太尉荀組與司徒梁芬,坐穩了朝中第二把交椅。此後天下高門,或將無過於裴、祖矣。

此前亦多有識之士,擔心雍、司兩州就奉駕還洛之事而起齟齬,於國不利,甚至於還有謠言傳出來,或道司州軍將進逼華陰,以「迎」天子,或道裴公欲塞華陰,且請詔命討伐祖逖等到此番詔書一下,人心方定,都慶幸重臣和睦,上下一心,則國家振興有望。

不過就總體而言,在輿論上,裴該得分要遠高於祖逖。此前不少士人懷疑裴該將效司馬越、索綝之行,勢不能久,就此方才釋然,紛紛走出他們的隱居之所,或長安,或洛陽,投謁請仕。

司馬鄴大駕起行,東歸洛陽,在梁芬、荀崧的主持下,祖逖、荀組的迎接下,儀仗輝赫、聲勢浩大,彷彿是在明告天下臣民,國家日益強盛之勢自也不必冗述。

且說裴該送走了皇帝,轉過臉來,便即召見一名遠來之人乃是河東汾陰的豪族薛濤薛大淵。

薛家派人來跟裴該聯絡,本在情理之中此前裴該也曾多次遣人密往河東,聯絡聞喜本族,雖然都被胡人給堵了回來,間中亦與薛氏有所溝通然而薛濤自己喬妝改扮,秘密西渡,直抵長安,卻大大出乎裴該的意料之外。

薛濤申以投效之意,並且說「我本裴氏婿也,欲請裴氏致書,拜謁裴公,惜乎不得」隨即就把裴碩的擔心和理由,大致解說一遍「屢請而不得書,本不敢行。今聞裴公歸天子於洛,獨鎮關中,天下咸謂為賢相,雖漢之蕭、陳無以過。臣仰慕之誠日切,是以貿然來謁」

實話說若非從裴氏那裡始終得不到介紹信,薛濤是絕不會親自過來的,而既然空著手,若不親身前來,豈見誠意,怎麼可能得到接納呢終究他本人都是白身,那若再派個同族過來,有什麼資格拜見裴該

其實裴該欲得汾陰薛氏久矣,只是一時聯絡不上同族,又為朝中瑣事牽絆,所以招納薛氏還提不上議事日程。等到薛濤親自跑來謁見,裴該當即盛情款待,全無薛濤擔心的世家重臣慣有之倨傲姿態。薛大淵不禁暗想果是賢相我這回算是來對啦

裴該乃問薛濤「平陽知我歸天子於洛之事否做何評價」

本國人的評價,見粒米而可知太倉,長安內外士人是怎麼想的,估計全天下晉人也都怎麼想。但是胡漢方面,對此又有何看法呢薛大淵你知道不知道

薛濤點點頭,說我有所耳聞「前還洛之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