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峨眉祖師 >第六百一十八章 紫霄赤霄山河戰

第六百一十八章 紫霄赤霄山河戰

小說:峨眉祖師| 作者:油炸鹹魚| 類別:仙俠武俠

......

「只有赤霄劍雲聖君才是唯一尊神!」

無數的天人出現在紫霄世界的邊界,他們踏入這方山河之內,而那領頭之人帶著山巒中的塵土臨天,頭顱之上兩柄玉劍旋轉,帶著漫天的紅雲火光。

紫霄九祖看見那處的紅雲,風祖升天,揮手施展天人法,喚來狂風倒卷,將那些紅雲斥退,同時迎上前去,斥道:「另外天域的人為何來我紫霄山河?」

天人們在降生的時候,已經明白不僅僅只有他們的降生之處有「天人」存在,在遙遠的其他天域,同樣有天人在不斷降世。

「我等乃赤霄山河眾生,為傳播赤霄劍雲聖君之尊意才前來紫霄山河,爾等將接受赤霄山河祭祀之禮,改唯一尊神之信仰!」

那位天人高臨乾坤,此時頭頂上兩柄玉劍盤轉,眼中目光看見遠處正在祭祀的那三道青煙,頓時低喝一句,於是頭顱之上兩柄玉劍轉下,瞬間向著那處劈去。

「紫霄山河,尊奉我等!」

赤霄山河之中有數道華光升起,那當中天人之法浩蕩,只是一看,便知曉有八位天人臨塵。

.......

「紫霄有九位人祖,赤霄只有八位,果然紫霄天還是乾陽第一天域......」

在赤霄山河之上的赤霄天,赤霄劍雲聖君默默觀看這一切,他把赤色雲霞當做簾帳遮掩,同時身上十二道緋色綾羅飛舞,傳下道道神光降世。

赤霄山河祭祀聖物乃是一柄先天石劍,萬石如棱,此時在赤霄山河之中汲取眾多天人氣息,直至此時,赤霄劍雲聖君才稍稍能夠感覺到自己過去的一些風采。

「想曾經論道之前,雲原之上,哪裡的劍修不來朝拜於我,神道後輩之內,凡劍中生靈,除去幾柄特別難纏的之外,剩餘的神劍但凡鑄成,皆要被我取去一道氣數。」

「雖然不如傳說內的某位大聖,但在雲原之上,沒有劍道先神,我為帝鄉神系之中唯一劍神,乃是天下劍氣所衍生,本來就該凌駕於用劍者之上。」

「開天至尊,這第三陣鬥法,你終究還是仙道人物,不敢沾染因果,即使是虛幻也是如此,只是教化眾生,卻不放下具體祭祀之物,區區桃花,如何能與我這神兵利劍相比較?」

「渾淪勝太一,你鋒芒太露,此時第三陣,就是你該敗之時。」

赤霄劍雲聖君心中默默思量,同時不斷降下各種神跡,讓赤霄山河內的天人們更加確信,這位赤霄劍神是他們真正該祭祀的真主。

劍乃兵中之君,亦乃眾兵之王。

李辟塵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畢竟上古神話中,第一柄神劍便是軒轅劍,黃帝藉助軒轅劍擊敗蚩尤,奠定人道三祖第一的位置。

目光移動到紫霄山河內,李辟塵默默不語,指尖升起一道清氣,就這麼投入人間之內。

........

轟——

浩大的氣息升起,紫霄山河內,九位人祖同時顯化,那赤霄山河內出現的八位人祖面色不變,同時祭起神劍,那每一位頭頂之上都懸著玉劍,而最先出現的兩柄玉劍意圖斬斷祭祀青煙,在一瞬間被紫霄內的一位人祖擒住。

呼呼——

燭祖出手,化身為雲,呼來八方之炁,把那兩柄玉劍扭成廢渣,同時抬手,頓時有一隻通天徹地的神掌向著赤霄八祖鎮去。

「來的好!」

一位赤霄人祖出現,此時張開口,吐出一道光華,當中飛起無數金光,化作神兵利刃向著燭祖殺去。

「鎩,我來助你!」

一道赤霄光芒升起,第二位赤霄人祖出手,而之前那位人祖被他呼出姓名,而此時,「鎩」同樣回應一聲:「冥,用洪水淹沒他們!」

那位人祖吐出水來,他的天人法乃是降下洪流,於是滔天的大水咆哮而去,帶著無數的金色利刃,駕臨紫霄山河。

咔嚓!

紫霄山河中,雷祖出手,手握雷霆劈落,當中先天本氣幻化成兩道,一者長而成龍,一者短而成蛇,龍蛇同舞,雷劈落下,而風祖捲起狂風,薪祖吐出烈火,要將大洪水灼燒乾凈。

「赤霄山河,我們無意與你等爭鬥,你祭祀你們的神靈,我們祭祀我們的至尊,你敢強自出手,那就要付出代價!」

盤祖動身,那一瞬間變得比天還高大,陰影鎮壓乾坤,赤霄八祖頓時大驚失色,而隨後,那股無邊無際的力量便橫掃而來,頓時一片山河被拔起,而盤祖大步踏出,瞬間降臨到一個天人頭上。

「你殺氣太重,不該出現於紫霄山河!」

盤祖對鎩祖動手了,一腳踏下化十萬方圓,鎩祖面色陡然變化,但還不曾躲開,下一瞬間便被直接踩成齏粉散去。

「鎩!」

赤霄八祖內有人驚呼起來。

「他會在山河內重塑的,不是真正死了!」

「紫霄山河,爾等不尊劍神,當誅!」

赤霄山河內的人族明顯是好戰分子,而紫霄山河內,九祖接連出手,一瞬間將兩處山河邊界震的四分五裂。

而正是此時,忽然漫天的紅雲散去,清氣涌動,帶著蒼茫雲海澎湃而來,令紫霄九祖瞬間為之一振。

.........

祭祀之戰,這是互相為了信仰的仙神而戰,此時是下界的爭鬥,而處於天上的二位仙神,第一次體會到了洞天之內那些天仙,乃至於大聖的視角。

「人間打的再是戰事迭起,在諸位天仙、大聖的眼中也不過就如同孩童玩鬧,他們看不清的事情我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所謂當局者迷,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