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峨眉祖師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陰歲月震萬古,古往今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光陰歲月震萬古,古往今

小說:峨眉祖師| 作者:油炸鹹魚| 類別:仙俠武俠

封鎖南原的天地枷鎖正在崩潰,九華的影子越發巨大,燭火照亮了這裡,把天上的昏暗驅逐,那種晦到極致的炁息也在被排斥,李辟塵的力量引得這裡的山海不斷升起,彷彿正在造化一片通天的原野。

泥偶沒有去阻止這種行為,他依舊在自顧自的說著,那八道天帝的影子開始逐漸模糊,最後,從第八位開始,終於是崩潰、消散。

神火在七竅之中吞吐,白與熾把千古都照耀的儘是光明。

泥偶的口中,神火噴濺,而此時,這片南原的封鎖轟然炸開。

九華的黑影通天而去,最後消失,李辟塵把四面八方的枷鎖化作虛無,然而在這一瞬間,似乎在虛天之內,有某種寂靜到極致的力量出現.....

不,不能說是出現,而是它似乎本來就存在於此,只不過以往的境界太過低微而無法感知,甚至連這個力量的「存在」都難以明曉。

如塵埃不會知道,其實自己能夠化作山海。

李辟塵呼出一口氣,春回大地,宛如九華的偉力仍舊保持在身上一般。

而泥偶依舊在開口,他似乎很久沒有和人談論過了,故而他的話....便顯得有點多了。

李辟塵沒有正面回應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

「你自稱為神祖意志,即一道被遺棄的念頭化身,並且渾淪神祖沒有打算把你收回去,那麼這樣一來,你也能夠算作是神嗎?」

「神是不可知的,不可名的,不可探尋的,依照你口中所言,神祖本身更是不朽的,這與我所知的五仙中,天的威能極其相似,那麼,如今你已經可知,甚至神祖的名諱都已經出現在世上,神祖還是你口中意義上的真正之神嗎?」

泥偶發出了咦的聲音,他彷彿是在仔細琢磨,但很快,就給與了李辟塵肯定與回應。

李辟塵愣住,不假思索,此時回應道:「如果不存在,何以稱神?我所認為,既然你出現了,那麼在客觀上,你必然是存在的,如果你不存在,這一切也應當不存在。」

泥偶:

李辟塵忽然有所明悟,驚言道:「你的意思,神與仙,這兩個字,都是最初被吐出的.....是了,神道與仙道,本身不就是渾淪與太一所留下的東西嗎?」

根源....是什麼?

無何有之鄉?虛幻的夢境,真正可得大逍遙的地方,更是既存在又不存在的世界?

泥偶看著李辟塵陷入糾結與思索,他眼中的神火跳動起來,開口道:

李辟塵驚訝非常,脫口便道:「如果掉下去,會見到什麼?」

泥偶:

不知道?!

李辟塵頓時就是一愣,但又想了一下,忽然明白,無極之境從沒有人達到過,縱然是無名之君,也不能說就是達到了無極之境,而且估計也沒有人知道無名之君到底是什麼樣子,是否「存在」,還是說,它本身就是道呢?

大道無名,而如果有名,正是第一道大音與大象,故而瞬間便落入下乘,再不復道的模樣。

無極二字,本來指的就是道的終極性概念,無法去描述,故而是真正「不可知」的境界。

但李辟塵忽然陷入了巨大的疑問。

既然到了這種地步,真的還有必要去追尋這個所謂的「無極」之境嗎?

理由是什麼?為了什麼?

僅僅是想要觀道?

.......

殷湯問於夏革曰:「古初有物乎?」

夏革曰:「古初無物,今惡得物?後之人將謂今之無物,可乎?」

殷湯曰:「然則物無先後乎?」

夏革曰:「物之終始,初無極已。始或為終,終或為始,惡知其紀?然自物之外,自事之先,朕所不知也。」

殷湯曰:「然則上下八方有極盡乎?」

革曰:「不知也。」

........

李辟塵忽然看向泥偶:「敢向神祖請教,有之一字,無窮否?無之一字,無窮否?」

泥偶:

李辟塵:「既然已經沒有窮盡,那麼無極境想來也該是沒有窮盡的,那麼前面走向無極的路,自然也是不可能達到的!」

「這是一個根本就沒有的境界!不可以用『存在』或者『不存在』來指代,只能用最通俗的沒有!」

泥偶口中的火焰突然停滯了,不知道是驚訝,還是......感到一些興趣?

或許,難以想像,諸多塵埃之內,居然會有這麼一粒,回應了天上照下的光芒?

故而,塵埃揚起,踏出了邁向山海的.....第一步。

塵埃塵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才成一山海,那麼一個生靈,需要多久才能成為那些「膽小鬼」、「取巧者」呢?

李辟塵陡然大笑起來,此時腦袋中似乎格外清醒,沒有注意到泥偶的變化,而是朗聲道:

「沒有根源,大家都在向著前面看,神祖雖然向過去在看,但也陷入了自己的未來迷障之中!但這個沒有的境界根本沒有意義,我們修行是為了得道,或者說『得到』!如果什麼都沒有,我們去探尋的意義何在?」

眾生的行為,總歸要有一個原動力,這就是李辟塵所認為的修行。

但泥偶似乎有了動靜,於是他發出了聲音,浩大且不可計,直擊心神。

泥偶:

是的,如果一切都有,那麼還需要去尋『到』亦或是『道』嗎?

李辟塵搖頭:「晚輩愚鈍,可神祖不認為,道即是到嗎?只要樹在,到就在,道亦在。」

「如果沒有這棵樹,那麼......便不需要探尋,大家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