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妙手心醫 >第1037章 人格魅力(求訂閱)

第1037章 人格魅力(求訂閱)

小說:妙手心醫| 作者:陳家三郎| 類別:都市娛樂

對醫學沙龍之事,安可馨也是非常贊同的。

畢竟,這個醫學沙龍,可以為林傑積累廣泛的業內人脈。

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安林醫院的資源,能為醫院後續的發展,提供人力資源和技術等諸多支持。

安可馨笑盈盈的道:「阿傑,我的建議是一步到位,我們不如直接開一個可以容學術研討、休閑餐飲於一身的私人會所?」

「醫療器械公司每年用在招待等方面的費用,就高達上千萬呢。」

「加上這筆投入,再適當的進行一些對外經營,說不定這家會所,就能自己養活自己了。」

林傑輕笑道:「你盤算的倒是挺好。」

「只是,醫學沙龍,只需要一個簡單的舉辦地點就可以了。但是,開一個會所的要求,就非常高了,單是合適的地點,就不好找啊。」

「安林醫院的位置,還是太偏僻了一些。而且,這樣的私人會所,投入應該不會小。」

安可馨嘿嘿笑道:「不一定全都我們自己投入啊,可以拉投資,找合伙人啊。」

看著興緻勃勃的安可馨,林傑勸阻道:「可馨,這段時間,我的事情不少,你要處理的事情也挺多,這沙龍會所的事情,暫時還是先放一放。」

「精力有限,現在還不適宜分心。」

安可馨嗯了一聲,說:「聽你的。」

「安林醫院還有兩個多月就開業了,安林家園濱海項目獲得審批之後,也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投入開工建設。」

「想一想,就覺得很激動呢。」

看著安可馨榮光煥發的模樣,林傑再一次確認了,她就是一個事業心很重的女強人。

吃過午飯後,安可馨就離開了附屬醫院。

林傑小憩了十分鐘,正準備開始工作時,高彥紅來到了辦公室。

「老師,和解文書籤好了,對方支付了六萬元,作為和解賠償金。」

高彥紅向林傑展示了一下手中文件,繼續道:「和解文書還規定,對方負責消除不良影響,並在事後不許散步對我不滿或不利的言論。」

林傑點點頭,說:「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你也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了。」

「謝謝老師您的幫助,不然的話,我可就稀里糊塗的成為責任人了。」

高彥紅輕聲道:「老師,那個律師費就從對方的賠償里出吧。」

「如果還有餘下的,就捐給安林慈善基金。」

林傑就是一擺手,說:「那個賠償金,你自己收著就是!」

「律師來自我和安林醫院的簽約律所,只是解決一些小糾紛,不需要額外多付錢的。」

「濱海的生活成本不低,你們現在的收入沒多少,這賠償金也就幾萬,自個留著花吧。」

高彥紅知道,這六萬元在林傑眼中,真的不算什麼。

她把此事記在了心中,也沒繼續客氣,笑道:「多謝老師您了。」

「如今,我們有老師您每月發的勞務津貼,再加上吃和住都不怎麼花錢,倒是沒感覺到多少生活壓力。」

林傑切了一聲,輕哼道:「你是還沒到壓力大的時候。」

「去普通病房問問那些住院的或陪床的三四十歲的人,你就知道,什麼叫壓力了。」

他又揮手趕人道:「沒別的事情,就趕緊的給我走,別耽擱我時間。」

高彥紅哦了一聲,告辭離開,只是腿還沒邁出裡間辦公室的門,又轉身回來了。

「老師,還真有一件小事情。」

「那就是趕緊的說,別說廢話。」

高彥紅彷彿沒看到林傑不耐煩的態度,慢慢的的道:「老師,是這樣的,在醫學院進行的那些實習醫生的培訓,都進行半個多月了。」

「給他們進行實踐技能培訓的,都是您和附屬醫院安排的,很負責任的主任級醫生。」

她帶著一絲幸災樂禍,說:「他們在培訓中,秉承您一貫的高標準和嚴要求,這些實習醫生考核達標的,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呢。」

林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開口問:「你這是認為,要求有些高了?」

他緊接著解釋道:「這也是對他們好啊。」

「一開始就讓他們養成高標準的工作習慣,有助於他們後續的成長。」

「還有,安林醫院的發展,可是向國際頂尖醫院看齊的,各方面的要求,自然不能放鬆。」

高彥紅附和道:「老師,您的良苦用心,我們都是明白的,他們也是能夠明白的。」

「我想要說的,不是這一點。」

見林傑面露不滿了,她急忙步入正題,「他們都是來自國內頂尖的醫學院,算是天之驕子了,如今是樣樣不合格,心理落差難免有些大,有些人就把矛頭指向了我們。」

「什麼意思?」林傑疑惑的問。

高彥紅殷勤的給林傑續了一杯水,繼續道:「我們因為忙著課題,沒有時間參加這培訓。」

「他們其中的一些人就說,如果我們也參加培訓,實踐技能考核的成績,未必就能比他們好上多少。」

她輕聲哼道:「老師,我認為,很有必要搞一次技能展示或比試。」

「讓他們知曉一下,什麼叫泰山不是壘的,牛皮不是吹的,名師那就一定出高徒。」

林傑就是一樂,說:「你就這麼有把握,不會丟我的人?」

高彥紅嘿嘿一笑,說:「老師,您不對我們有信心,也得對您自己有信心啊?這一年多,我們是怎麼熬過來的,您很清楚的啊。」

林傑更樂了,道:「清楚,我自然是清楚的。」

「只不過,我更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