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章 大田金鱗元神出

第一章 大田金鱗元神出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時維九月,秋意薄涼。

黎明時分,黑夜與白晝正在交接,濃霧中的大田鎮還在熟睡,除了幾個勤奮的獵戶開始上山狩獵,偶爾幾聲雞啼犬吠也沒能驚擾大田鎮的清夢,很快湮沒在寂靜中。

依山吃山,靠水吃水,背靠著小嶼山的大田鎮名字中帶著耕田的美好願望,卻因田地稀少和貧瘠而不得不世代狩獵。

雞啼三遍,天色漸亮,街道上漸漸有了人影,不時有「喝、喝」的練功聲響徹大田鎮上空。

這些練功呼喝聲中大多稚氣未脫,正是晨練的少年們發出的,他們咬牙切齒,心頭存著趕超秦浩軒和張狂的目標,正在刻苦勤練。

在大田鎮少年們心中,除了趕超秦浩軒和張狂,還存在著一個如夢似幻的夢想,那就是被小嶼山上的神仙們收為徒弟,練得一身高來高去的本事,再不濟也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獵戶。

大田鎮西頭一個還算氣派的院落里,他們的趕超目標秦浩軒還躺在床上沉睡。

在大田鎮這群孩子們中,秦浩軒身手最為優秀,每天都要睡到太陽高照的他在同齡人中所向披靡,除了一身精湛的狩獵技巧和手段,時不時還能拿出一些稀罕的藥草賣給鎮上的藥鋪,賺得不菲的銀錢補貼家用,不但被眾多同齡人膜拜艷羨,即便是大人們也讚不絕口,自嘆弗如。

沒人注意到一條花色斑斕的小蛇悄悄溜進秦浩軒的房間,極為熟練的游上他的床頭,然後趴在秦浩軒的枕頭前一動不動了。

這條小蛇約摸半尺長,一身五彩斑斕的蛇皮,皮上有許多密密麻麻的凸起,摸起來疙疙瘩瘩,似鱗非麟。它的腦袋不像一般蛇類的錐形,反而有些四正四方,看起來極為怪異。

「唔……」秦浩軒揉了揉眼,一屁股坐起來,看到床頭花色斑斕,一動不動的小蛇非但不吃驚,反而順手將小蛇嘴裡叼著的一個黃色物體取下來,這黃色物體約摸小指甲大,散發出幽幽清香,隨即將一動不動的小蛇揣入懷中。

這小塊黃色物體是一枚珍貴的黃精,看外表就是一顆黃色石子,賣相雖然不好看,但從它細膩的觸感,以及散發出令人心曠神怡的幽香,都昭示著它的不尋常,也難怪藥鋪陳老頭念叨了好幾年,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秦浩軒的手伸進懷裡,摸了摸懷裡冰冷的小蛇,思緒飄散,不由回憶起幾年前的一幕幕。

他家祖上曾經也出過做官的,後來祖上將家遷到大田鎮後,便給後人立了規矩,必須讀書卻不能做官,如今父親只是務點農活賺錢不多,母親在鎮上做一些漿漿洗洗賺些錢補貼家用。

自小便讀書的秦浩軒,從書中悟到了讀書是為了明理而非考取功名,所以懂事比尋常同齡人早的他,八歲就隨大人們上山打獵,在危機和廝殺中練就了一副好身手,不滿狩獵的大頭都被大人們分走,他十歲那年便獨自上山狩獵。

雖然常遇到危險,但秦浩軒屢屢化險為夷,唯一受過的傷害就是十二歲時被一條奇怪的小蛇咬了一口,就這一口,他的人生徹底改變了。

那是一個夏季的清晨,接連下了四天的暴雨,山路泥濘難走,滋生瘴氣,家裡沒有下鍋米的秦浩軒不得不在天剛蒙蒙亮就上山,開始搜尋獵物。

然而附近山域的獵物早被打得七七八八了,轉悠了一上午的秦浩軒一無所獲,就在他一籌莫展時,一頭獐子飛速竄過,秦浩軒二話不說追了上去。

那獐子極為狡猾,在樹叢中鑽來鑽去,秦浩軒連射幾箭都撲空了,而且它還將秦浩軒引向小嶼山的深處。

大田鎮世代狩獵,但都在外圍轉悠,哪怕獵物越來越稀少的今天也沒人敢深入小嶼山,也曾有膽大的獵戶深入小嶼山,卻再也不見出來。

傳說小嶼山中不但居住著神仙,還有許多凶神惡煞的妖魔鬼怪。

對深山中有妖魔鬼怪的傳說秦浩軒將信將疑,但深山中必定是瘴氣橫行,有無數凶禽猛獸,所以他一直不敢深入小嶼山狩獵,但眼下再不帶獵物回家,就只能讓父親母親和自己一起挨餓了。

秦浩軒一咬牙追了上去,鍥而不捨追了很遠,終於將這頭狡猾的獐子射殺,此時他已經深入小嶼山,這裡人跡罕至,合抱粗的參天大樹遮天蔽日,茂密的灌木叢生,潮濕的地上鋪滿了一層有一層腐朽的落葉,只能確定大田鎮所在方向,憑著記憶摸索來時的路。

亂摸亂撞許久的秦浩軒沒有找到回家的路,卻來到一個小山谷中。

與外面的參天古木相比,這是一個只有紅花綠草的小山谷,環境清幽美麗,鳥語花香。

秦浩軒狩獵之餘專門向藥鋪的陳老頭學過辨識草藥,一眼就認出這裡生長了許多價值不菲的草藥,若是能帶回去一些賣給陳老頭,可以換一個月的糧錢了,母親也不用那麼辛苦。

想干就干,秦浩軒顧不得這是在危機四伏的小嶼山深處,大肆采起草藥來。

秦浩軒採摘得正歡時,忽然一條五彩斑斕的小蛇從草叢裡竄出來,一口咬在秦浩軒的右手虎口處。

秦浩軒但覺一陣天旋地轉,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秦浩軒從昏迷中醒來,赫然發現原本的青青小草都如參天古木一般巨大,原本不算大的小山谷在自己眼裡忽然寬闊了許多。

動一動身子,身子從未有過的靈活,在猶如參天大樹般的草叢中穿梭。

不對,自己怎麼不是用走的,而是身體伏在地上遊動?

在一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