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七章 淡然明鑒道初心

第七章 淡然明鑒道初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被黃龍真人目光掃中,他們四人心裡發毛,既然掌教一錘定音,古雲子等人也不再多說,一雙雙飢餓眼神閃著青光,臉上堆滿笑容,紛紛向張狂狂拋媚眼。

「張狂啊,沒事多來古雲堂轉轉,你和張揚互相提攜,一同進步嘛!」

「古雲堂有什麼好轉的,多來夏雲堂走走,我們一起探討卦理!」

待他們幾個說完,一直沉默不語的蘇百花忽然道:「三個月入門初訓後,正值寒冬,百花堂的寒梅也要盛開了,張狂你可來我百花堂一同溫酒賞花。」

內堂四大堂主,在太初教是僅次於掌教和一些老牌長老的存在,高高在上,尋常弟子想高攀也沒可能,為了搶張狂,他們已經顧不得體面了,尤其是平日里嚴禁男弟子踏足的百花堂,堂主蘇百花竟然主動相邀,這待遇讓廣大男弟子心頭積鬱。

無數弟子向張狂投去艷羨的眼神,剛才還不可一世的張揚更是屁顛屁顛跑過來,一口一個老大叫得肉麻,哪還有之前半點傲氣,灰種和紫種的巨大鴻溝,他從一干長老的表現就瞧得出來。

「張狂兄弟,能和你一同拜入太初教,實乃我之榮幸!」皇子李靖立刻帶著一干權貴子弟走過來,將張狂團團圍住,無比熱情,那一臉求賢若渴也不知是裝出來的還是發自內心。

「張狂兄的家還在小嶼山大田鎮吧?我在京城有一座新修的王宅,如果張狂兄弟不棄,可以請二老移居,我父皇必定以公侯之禮待之,榮華富貴安享晚年。」

一些眼高於頂的權貴子弟們紛紛附和,一時間張狂就被吹成翔龍國未來棟樑,太初教邁向無上大教的領頭羊,不過以張狂紫種的資質,也當得起這些讚譽。

許多寒門子弟哀嘆自己為何不是紫種,不然自己父母也能享公侯之禮,一步登天,光宗耀祖。

「下一個,李靖!」

隨著落葉真人的點名,李靖走上測試台。

皇室每一代都會選一名資質極佳的皇子前往太初教修仙,肩負著成為李家皇朝未來守護神的使命,以保皇朝千秋萬代,李靖就是這一代被選中的皇子。

出身皇家的李靖,自幼吃著各種靈藥長大,就連泡澡水都是葯湯,對世俗權位雖然也大,卻沒什麼繼承帝位的機會,最後乾脆把心一橫,想要試試自己的仙途是否可走的順些。

在凡人國度,皇子的身份尊貴至極,但在以實力說話的修仙界卻沒什麼用處。

原本李靖對自己的資質極為自信,但從張狂被測出是紫種後,他心裡登時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感。

在修仙界一切以實力為基準,哪怕他貴為皇子,如果沒有超卓的實力和潛力,照樣無法立足,更別提拉起一支屬於自己的勢力。

畢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儘管心裡七上八下,李靖面色淡定從容,走上測試台。

艷陽高照,暖風和煦,在太初教掌教和諸多地位崇高的前輩高人面前,再次爆出璀璨奪目的紫色光芒,亮瞎了許多人的眼!

「紫……紫種!」

看台上那些長老們,四大堂堂主,以及掌教黃龍真人,俱是瞪圓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盯著紫得炫目的。

看台上的

「太初教……咱太初教要逆天了么?」

「連續兩顆紫種,這在那些無上大教都是無法想像的,有他們在,太初教的未來是多麼輝煌!」

「嘖嘖,皇子李靖竟然是紫種,李家皇朝註定要千秋萬代了。」

連續兩名紫種弟子,即便是沉穩如黃龍真人,也是狂笑起來:「十年前大慶國上清教掌教長眉老兒收了一名赤種弟子,揚言在三百年內超越我太初教,今日我太初教連續兩名紫種弟子,豈不比他上清教強千百倍?」

即便是那些無上大教數千年也才出現一顆紫種弟子,今天的黃帝峰,連續出現了兩顆紫種,這換在其他無上大教也是難以想像的,黃龍真人現在的表現不但不失態,反而相當穩重了。

有了張狂和李靖兩名紫種弟子,太初教註定將要崛起,甚至可能成為超越某些無上大教的存在,可以想像有了張狂和李靖的太初教,將無比興盛強大!

「黃龍師叔,我碧竹堂與李氏皇族關係向來良好,每年都要送去各種仙丹數百顆,李靖這孩子必定是吃著我煉的丹長大的,拜在我門下也是理所當然吧?」碧竹子第一個跳出來,哪顧得自己示人恬淡的形象已經毀得一塌糊塗,古雲子為收一個灰種弟子都不要節操了,自己還要形象幹嘛?

「呸,還是來我百花堂……」

蘇百花剛開口,立即被懷恨在心的夏雲子陰陽怪氣打斷:「修仙者首忌女色,六根不凈七情不斷,如何探求無上大道?百花堂陰盛陽衰,李靖如若去了,那點陽剛血氣還不被克得死死的?還是不去為好。」

「夏雲子,你……」

已經收了張揚的古雲子自知沒戲,一臉幸災樂禍的煽風點火:「夏雲子這話不無道理,不過萬事也無絕對,不是所有女子都是狐媚……」

眼見氣氛不太和諧,黃龍真人打斷和稀泥的古雲子,道:「李靖和張狂一樣,師從何人待他仙苗境後自己決定,你們不必再爭了。」

掌教真人一錘定音,其他人自然沒有異議,測試繼續進行。

後面測試的弟子一連三十個都是無色弱種,但絲毫影響不了黃龍真人的好心情,有一個灰種都算賺到,更何況還出了兩個無上紫種。

只是沒人注意到,在李靖也測出是無上紫種後,他看向張狂的目光不再是欣賞和拉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