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十章 書中自有黃金屋

第十章 書中自有黃金屋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轉眼夜幕將至,靈田穀中的雜役弟子已經為新弟子們安排好食宿,楚長老道:「修鍊之道不可閉門造車,靈田穀中也有不少師兄,你們可多向他們請教,明天我將為你們講解一些修仙的基礎常識,帶你們辨認一些藥材。」

他又講了幾個運氣引氣的要點後離開了,讓他們自行修鍊。

靈田穀除了是新弟子入門初訓的地方外,還有許多入門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雜役弟子,他們大多停留在第一層種植仙根或第二層仙苗境初期不得寸進,安排他們在靈田穀種植靈藥供宗門其他人使用,如果沒有很大的際遇突破境界,那這一輩子也就混吃等死,出頭無望了。

對這些沒甚希望的雜役弟子來說,每年一度的新弟子入門初訓就是一個機會。

曾有雜役弟子曲意討好在此受初訓的強種弟子,在那名強種弟子飛黃騰達後,也幫他脫離了雜役弟子的身份,更何況這一屆還有三個紫色仙種,兩個灰色仙種,可以說是太初教開山立派以來新弟子資質最好的一屆,哪怕只巴結上一個灰種弟子,都將受益無窮。

來到宿舍,已經有不少雜役弟子等候多時了,殷勤的為那些強種弟子接行禮,找宿舍,各項事宜安排得妥妥噹噹。

靈田穀中種植靈藥的雜役弟子有數百人之多,但有色仙種弟子不過區區五人,自然是僧多粥少,而且修仙不能光以仙種強弱定成就高低,不少慢了一步的雜役弟子開始尋思在弱種弟子中找上一個順眼的,或許也能瞎貓碰上死耗子,畢竟每年都有弱種弟子一鳴驚人。

弱種弟子中,自然以秦浩軒的氣質氣勢最令人動容,而且他堅持到最後破種成功的事迹也廣為流傳,一名雜役弟子觀察了一圈後,決定和秦浩軒拉近關係。

他剛走上去,那邊張狂帶著幾個討好的雜役弟子走過來,指著秦浩軒道:「這位是我同鄉好友秦浩軒,在大田鎮時秦兄常指點我功夫,去年和他切磋時我不小心斷了幾根肋骨,在床上躺了三四個月,可惜啊,秦浩軒這麼好的身手,竟然是無色弱種,恐怕出苗無望了,還請幾位師兄看在我的薄面上,往後多多照拂他!」

張狂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這些個雜役弟子都是老成精的人物,哪裡聽不出言外之意,當即望著秦浩軒一陣邪笑,紛紛應允張狂一定好好照料秦浩軒。而那名本想靠近秦浩軒的雜役弟子嚇得冷汗直冒,立馬掉頭就走,真要接近這秦浩軒,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張狂的紫種資質潛力無限,未來成就無可限量,這些雜役弟子們正愁不知怎麼巴結這個天才人物呢,張狂現在主動開口,他們一個個摩拳擦掌,要不是門規嚴禁弟子內鬥,恨不得立馬斬下秦浩軒的腦袋邀功。

靈田穀這些老油子雖說資質差出苗晚,但不少都是仙苗境的高手,修行十年八年甚至數十年的,秦浩軒自忖不是對手,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油然而生,當即決定今晚就去探探絕仙毒谷,尋些靈丹妙藥或旁的寶物,儘快提升實力,否則很可能性命不保。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油然而生,不好!這些人為了巴結張狂,對我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現在的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必須想辦法儘快的提升修為,以求自保!看來,今夜不得不去一下絕仙毒谷賭一賭運氣了!看看那裡是不是真的如同師兄所說的那樣,有靈藥在其中,若是尋得幾支天材地寶的靈藥,想來可以對我提升修為有很大幫助吧?

秦浩軒在不死巫魔兇惡的眼神注視下,頂著絕仙毒谷的壓力,一百米出頭的距離,秦浩軒足足花了十來分鐘才走到金色植物旁,若不是小蛇身體彪悍,且不說那些毒氣毒瘴,就每走一步的壓力累積下來,都夠旁人粉身碎骨了。

看到還沒修鍊的小蛇如此厲害,不遠處的不死巫魔眼中精芒連閃,似乎對自己挑選的這個傳人十分滿意,秦浩軒不知他打什麼算盤,但既然他無法傷害到自己,也懶得理會他。

這株金色植物僅有三四寸高,通體金色,有些像蓮花,在筆直的葉莖之上也只有一片金色的葉子,彷彿一陣風就能颳倒,雖然透出極強的靈氣,但秦浩軒根本不敢下口,萬一這要是什麼絕毒的毒物將自己毒死了可怎麼得了。

想著白天還要上課,拿不準主意的秦浩軒暫且先退出絕仙毒谷。

第二天,秦浩軒拖著疲憊的身子,頂著大大的黑眼圈走到學堂,因為是初訓正式上課的第一天,早上半個時辰依舊是吐納靈氣,又有幾名新弟子引靈入體,破開仙種,而秦浩軒作為少數幾個已經破開仙種的弟子,理應修習引氣術澆灌仙根,迫使其早日出苗。

然而在半個時辰的吐納中,秦浩軒繼續修習引氣術,可進展也較為緩慢,張狂等人吸納天地靈氣猶若鯨吞水,而秦浩軒的引氣術卻斷斷續續,吸入量不及張狂等人百分之一,更因為昨夜附身小蛇的後遺症,他閉目打坐時竟然睡著了。

直到正式上課,楚長老站在學舍講台上,開始講解許多修仙基礎常識,秦浩軒強撐著腦袋聽著,但眼皮彷彿有千斤重,哈欠連連,惹得旁人側目不已,也讓楚長老心生不快,對秦浩軒的觀感頓時打了折扣。

令楚長老為之氣結的是,秦浩軒起初還只是打打哈欠,不一會兒竟然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很快傳來連綿不絕的鼾聲。

若說昨天楚長老對秦浩軒還心存好感,認為他資質雖差但道心堅固,可堪造就,秦浩軒今天的表現就親手顛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