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十二章 袁山有虎排山力

第十二章 袁山有虎排山力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落座的秦浩軒沒幾個呼吸的時間便睡了過去,楚長老更是見怪不怪,在他微微鼾聲伴隨下,一直講到午飯時間。

「行了,記住我所說的重點,現在吃飯去吧!」講了一上午,有些口乾舌燥的楚長老也不欲多言,下課,臨走時瞟了一眼熟睡的秦浩軒。

彷彿是受了某種感應,秦浩軒迷迷糊糊的醒過來,那雙睡眼惺朧的眼睛偶爾和楚長老對上,登時將楚長老嚇了一跳。

人剛睡醒時眼神往往是渾濁無神,而秦浩軒的雙眼卻靈氣四溢,逼人耀眼至極。猶如一顆璀璨明珠,令人不敢直視,隱約還閃爍著一種震懾人心的力量。

此時的秦浩軒渾身燥熱,有些心煩意亂,也沒注意楚長老在打量自己,徑直往食堂走去,一路走一路敞開衣襟,讓山風吹在身上,這樣能緩解渾身燥熱。徐羽則跟在他後面不遠處,一雙美目連連閃爍,她想不透秦浩軒這麼堅定刻苦的一個人,連續兩天都在課堂上睡覺,還大搖大擺的光著膀子出門。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他變得這麼不顧形象、自暴自棄?

此時除了徐羽在關注秦浩軒外,張狂也在熱切的牽掛著他。

幾名靈田穀的仙苗境弟子圍在張狂周圍,人人臉上都掛著諂媚的笑容。

「袁山虎師兄,還有其他幾位師兄,我同鄉秦浩軒來靈田穀也有兩天了,可你們還沒為他準備點節目,要不就今天中午好好的為他接風洗塵吧?」

「好,好咧!」這幾名雜役師兄點頭哈腰著,難得有無上紫種弟子有求於己,哪能不兢兢業業辦好?再說收拾一個修為淺薄的無色弱種,還不是手到擒來么?

張狂臉上的微笑帶著幾分滿意,微微拱手跟幾名早入山幾年的雜役弟子算是行了個禮,他知道這些人這輩子沒什麼大出息,但這些沒什麼大出息的人,畢竟修仙數載,收拾秦浩軒依然足夠用了。

學舍走到食堂不遠不近,大約五分鐘距離,敞開膀子走路的秦浩軒引來許多關注,在一個拐彎的角落,那幾名靈田穀的雜役師兄看到秦浩軒走過來,互相間交換了一個眼神,便徑直走上去,故意和魂游天外的秦浩軒撞在一起。

「小崽子,你瞎了眼吧?竟敢故意撞我!」

秦浩軒抬頭望了這幾人一眼,見他們一臉惡意,已然知道這是來故意找事的,不論是否道歉恐怕都免不了一番糾纏,既然是這般情況,還倒什麼歉?只是,為何這人要故意找事?

秦浩軒張目四顧,不遠處的張狂正微笑著沖他打著不懷好意的招呼,便是傻子也能知道幕後是誰主使這事了。

秦浩軒在看張狂時,感覺也有人在打量自己,用眼角餘光看到一個滿臉胡茬,一身青色衣衫的漢子在觀察自己,可能也是被張狂拉攏的人,秦浩軒轉過頭去觀察時,那漢子已經轉身離去,只留給秦浩軒一個背影,傳來孤獨冷傲的氣質,迥異於其他雜役弟子。

「喂,瞎了么?撞到師兄連句道歉話都沒有?」一名雜役師兄一把推在秦浩軒身上,卻沒想到秦浩軒身體結實下盤穩健,這一推居然完全沒有推動,反而是讓自己上身搖晃的差點倒退半步。

秦浩軒雙眉緊鎖,暗想是不是乾脆去跟張狂認個慫算了!自己是來修仙求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當秦浩軒抬頭看到張狂得意的模樣,讀書人的臭脾氣又一下子湧上心頭,若真是給這樣的人低頭認慫,那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還修什麼仙,問什麼道?

「師兄在上,浩軒整個人有些沉乏,不小心衝撞了師兄,還請師兄寬宏原諒則個。」秦浩軒雙手抱拳禮把腰一彎,把禮數做的很是到位,計算好了若是待會真動手打起來,無論走到那裡評理,自己都不理虧。

『理』字!先給佔住了再說!

幾名雜役弟子被秦浩軒的回應給弄得都呆愣住了,心說這小子不按套路來啊!張狂師弟不是說這小子脾氣又臭又硬?若是猜到是故意找茬,絕對正面硬剛到底嗎?怎麼突然這麼賠禮?那這戲該怎麼往下唱?

「咳……」袁山虎乾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把臉一沉的說道:「你撞壞了我一顆丹藥,跪下道歉還差不多……」

跪?秦浩軒眉毛挑起,自小讀書的他只知道跪蒼天,跪父母,跪官員,如今修仙入道,便是見了官員也不需要跪了,何來下跪道歉之說?

袁山虎看到秦浩軒的表情,算是放下心來,這小子果然脾氣又臭又硬,這下子找到動手的由頭了。

「你們想對浩軒哥哥作甚?」

徐羽的話從圍觀的人群外傳來,眾人下意識的給這位紫種弟子讓開了一條通道,她很自然的站在了秦浩軒跟袁山虎兩人的中間,一雙漂亮的杏仁眼睛帶著幾分怒意跟威勢,盯著鬧事的幾名雜役弟子師兄。

怎麼回事?袁山虎看到徐羽也是嚇了一跳,怎麼收拾個弱種而已,來了個紫種撐腰?

秦浩軒跟徐羽的好關係,在整個太初教並沒有太多人知道,張狂也以為當日便是秦浩軒幫過還沒出頭的徐羽,也不會被這個小女孩記在心中,畢竟她如今在太初教也是天之驕女,未來雖然比不上自己,好歹也是個副掌教的苗子,怎麼會在意一個弱種那點點恩惠幫助呢。

可偏偏徐羽就是記得,不但記得,對秦浩軒那一夜摟著睡過之後,還有了少女對男孩產生的異樣情感。

袁山虎看到徐羽出頭,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可他有心想退,卻看到不遠處的張狂一臉不善,今日答應了幫忙張狂找秦浩軒的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