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十七章 岩漿地窖好修行

第十七章 岩漿地窖好修行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只要不是犯下欺師滅祖或傷人致死的大罪,犯其他小錯往往關十天半月的禁閉了事,聽起來似乎很輕鬆,但提起禁閉二字,太初教弟子無不談虎色變,尤其是關過禁閉的,打死也不願再回那鬼地方。

由兩撥執法弟子分別押著袁山虎三人和秦浩軒,前往禁閉所在地,感受到路人投射來的憐憫目光,哭喪著臉的袁山虎三人更是戰戰兢兢,秦浩軒心中坎坷中又有些期待,這岩漿地窖和寒冰崖究竟恐怖到什麼程度,竟然光提名字就讓人如此害怕?

禁閉所在地距離靈田穀不遠,走過一條羊腸小道,可以看到一座鐘靈敏秀的山峰,這就是太初教十分有名的禁閉山,又名思過峰。

太初教門人弟子上萬,每天都有不少弟子犯錯關禁閉,為防止弟子在關禁閉時還拉幫結夥,引發大規模混亂衝突,有先見之明的太初教前輩高人用大神通在思過峰山腹中開拓了許多禁閉點,諸如岩漿地窖、寒冰崖、刀山窟之類不勝其數,每個禁閉地同時可以關押十多人,既保證了屢教不改的弟子每次都能享受不同「待遇」,又大大降低了管理風險。

走近思過峰,以前關過禁閉的袁山虎,望著開在山腰那個兩米來高,一米來寬的黑不溜秋的入口,回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禁閉史,登時面無人色瑟瑟發抖,哪有欺負秦浩軒時的那股豪氣,張傘和李斯更是冷汗涔涔。

執法弟子冷冰冰的提醒道:「岩漿地窖和寒冰崖都在思過峰山腹中,山中別有洞天,環境與外界不同,尤其走在山腹小道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你們要運氣抵禦,實在不行就出聲求助,我們會出手幫你們的。」

順著石梯走到半山腰,望著和普通岩洞沒什麼兩樣的思過峰入口,秦浩軒心裡生出一股巨大的壓迫感,這個入口就像一隻遠古巨獸張開了血盆大口,彷彿能吞噬一切。

在執法弟子嚴厲的眼神中,袁山虎三人忍著被秦浩軒打斷骨頭的陣陣劇痛,硬著頭皮走進讓他們心驚膽戰的山腹入口,秦浩軒也緊隨其後,當他們走進去時,原本黑黝黝的山腹小道豁然開朗,這哪裡是山腹小道,展現在秦浩軒等人眼前的是一條足有四五米寬,深不可見底的康庄大道,牆壁上每隔一米就安置著一個照亮的火把,火光跳動,昏黃明暗更迭,更將這裡點綴得陰森恐怖。

每兩個火把間,就有一個小門,這一個個不起眼的小門後,連接著令每個太初教弟子聞風喪膽的各式各樣的禁閉地,門的上方寫著該禁閉地的名字,諸如刀山窟、風刃谷,雷電峽。

每經過一道小門,就能感受到門後禁閉地傳來的恐怖氣息,他們經過刀山窟時,數道凌厲的刀氣透門射出,若不是之前有執法弟子的提醒,加上這些刀氣的威力不算很強,在它們射來之時,袁山虎等人在全身布滿元力護體,而秦浩軒則有執法弟子化解危機,以他的實力還不足以抵擋這幾道刀氣,但作為兩名紫種弟子力保的人,執法長老們已經囑咐執法弟子,務必不能讓他有失。

看到這些凶煞的名字,感受著陰森恐怖的氣氛,以及從小門裡逸出的各種威脅,早已嚇得面無人色的袁山虎三人差點沒哭起來,原本就受了傷的他們再去這種地方關十五天,豈不是九死一生么?

走過大約十多道門,袁山虎三人被押著走進了寫著寒冰崖的小門,秦浩軒的岩漿地窖,正在寒冰崖的對面。

一步踏進岩漿地窖,但覺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這種溫度的熱浪雖然令人很難受,甚至呼吸不暢,卻沒有生命危險,那幾名執法弟子一路為秦浩軒保駕護航,到了禁閉地,也沒必要再護著他,反而帶著揶揄的表情,想看看兩名紫種弟子力保的人有什麼特別的。

小門之後是一條狹小漆黑的洞窟小道,越往下走,熱浪越來越重,行走了大約五百米,沒有開啟靈力護體的那幾名執法弟子也微微出汗了,然而秦浩軒依舊沒事人一樣,似乎還很享受這種熱的氛圍。

因為在他踏進岩漿地窖,非但沒有感覺熱浪逼人,倒是覺得清風拂面,讓體內燥熱難忍的他感到十分舒爽。

執法弟子冷笑著望著秦浩軒,看你能熬到什麼時候?

順著洞窟小道走向地下深處,溫度逐步攀升,熱浪也將他體內的燥熱抵消得越多,普通人在這裡喘口氣都會燙傷肺部,陣陣能烤焦頭髮的熱浪就像夏日涼風撲在秦浩軒身上,美妙得讓他直感激將他發配來這裡的幾位執法長老,這個別人眼裡的鬼地方,在秦浩軒看來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走過長長的過道,來到地窖,入口處是一扇大鐵門,就連門鎖都是精鋼所鑄,除非修為境界極高的強者,沒有鑰匙根本打不開這扇大鐵門。

執法弟子打開鐵門,將秦浩軒一把推進去,隨即又哐當一聲關上,躲在鐵門之後悄悄觀察。

每個新來的都會享受一頓「新人餐」,任何人都不例外。

剛被一把推進去的秦浩軒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一床大被單蒙住腦袋,然後一群人圍了上來,對著秦浩軒一陣拳打腳踢。

秦浩軒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環境,以及岩漿地窖中到底關了多少人,就挨了一頓莫名其妙的打。

從踏上大嶼山,就被李靖等人欺負,就連張狂也跳到自己頭上耀武揚威,還讓袁山虎三人來毆打自己,若不是自己命大,一條命早去了大半條。

原本想來岩漿地窖清靜幾天,努力提升修為,誰知剛走進來就被蒙頭蓋腦一頓毒打,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