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十二章 門規所在化痴傻

第二十二章 門規所在化痴傻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袁山象望向秦浩軒的眼神真要噴出火來,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秦浩軒死了何止千次,他怒道:「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不管你用了什麼妖術法寶,今天我要你碎屍萬段來贖罪!」

他右手從懷中摸出一枚靈符,這是一枚泛著青色光澤,約摸兩指大小的青玉,上面雕刻著一些玄奧莫名的符文。

一股燥熱的氣息從靈符中透出,彌散在並不寬闊的岩漿地窖中。

這塊靈符中封印的是叫烈焰的靈法攻擊,烈焰的威力比之最初級的靈法火球術不知強了多少倍,只要輸入足夠的靈力就能催動它,它爆發的威力相當於一名仙苗境六葉高手全力一擊,足以將一棵半個人粗細的大樹炸成粉末,就算袁山象這種仙苗境五葉修士在這靈符攻擊下,也無法全身而退,秦浩軒就算是銅皮鐵骨,也必然受不了這靈符的威力。

靈符的價值,除了秦浩軒這種剛入門的弟子外,在場所有人都清清楚楚,這一枚相當於仙苗境六葉修士一擊的靈符,普通雜役弟子至少要省吃儉用兩年才能買得起,這還是風調雨順大豐收的情況下。

在實力不強的雜役弟子眼中,擁有一枚靈符等於生命多了一重保障,就這麼隨便用出來,真是奢侈浪費啊!

就算躲在鐵門外面那兩名執法弟子,眼神中也掠過一絲不舍,心頭感嘆著姓袁的心中真生出了殺機,恐怕他一半以上的身價財產都賠進去了吧。

盛怒之下的袁山象哪還會覺得可惜,如果多幾枚靈符他也會毫不猶豫的一起使出來,恨不得將秦浩軒炸得粉身碎骨才好。

就在他正要注入靈力催動靈符時,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秦浩軒心頭,他再度聚精會神,死死盯著袁山象,想要再度使出神識攻擊,只是袁山象已經有所準備,打起十萬分精神,拚命朝靈符中灌輸靈力。

秦浩軒彷彿看到袁山象體內靈力流動,就要足夠催動靈符了,情急之下大吼一聲,腦海里的金光一陣閃爍,再度分出一道彈向袁山象,這一次有些準備的袁山象雖然沒有再度獃滯,但也微微一愣。

秦浩軒等的就是這一愣,他悍不畏死的撲上去。

靈符給他的危險感覺甚至比袁山象使出靈法千刀萬剮時還要濃烈,說什麼也要將它毀了。

只要沒了這枚靈符,一隻手和兩條腿骨折的袁山象暫時也奈何不了自己,雖說修仙者自我恢復能力強,但那也大不了每天痛揍他一頓,給他舊傷添新痛,那樣他就沒法報仇了!

袁山象一愣之下回過神來,看到秦浩軒已經撲到眼前,而他的手距離靈符十分近了,再慢一點就要被搶走了!一直處於實力和心理上風的袁山象終於慌了!

這時他心頭的殺意更濃,務必要保住靈符,哪怕拼著被逐出宗門等重罰,也要用它除掉秦浩軒,否則後患無窮!

斷了雙腿無法挪動位置的他,在秦浩軒來勢洶洶之下,連催動靈符的時間都沒有,只好身子往後一仰,哪還顧得什麼高手風範,毫無形象的在地上打了幾個滾,手腳斷骨處的疼痛撕心裂肺,更堅定了他除掉秦浩軒的決心。

秦浩軒並不是他遇到過的最強對手,卻是他遇到的最可怕的對手,這人心狠手辣,竟然將自己打折雙腿一手,如果剛才清醒得再晚片刻,右手肯定也會被打斷。

可以想像若是在沒有人的荒郊野外,秦浩軒就不是打斷自己手腳這麼簡單,肯定會抹脖子殺了自己,以絕後患。

秦浩軒拼了命搶奪靈符的舉動,以及他讓人短暫失神的「妖術」,讓袁山虎渾身戰慄,開始害怕起來。

秦浩軒現在還只是一介凡人,破種才兩天,卻將仙苗境五葉的自己打敗。

在修仙界,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戰勝對手就是實力!但不管怎麼說,一個剛破種的凡人打傷仙苗境五葉的強者,這本身就是無比可怕的事情!

可惜,連上天都同情秦浩軒這個「弱者」。

在袁山象翻滾的前方,凸起一個尖尖的岩石,正巧撞在他的斷骨處,傷處劇痛使得他滾動的速度不由一滯,而就在這一滯間,窮追不捨的秦浩軒沖了上來,壓在袁山象身上,專挑斷腿斷手處一陣狠打。

就算袁山象是仙苗境五葉的強者,但還是人身肉體,劇痛之下被秦浩軒奪走了右手中緊捏的靈符。

失去最後依仗的袁山象又怒又怕,凝聚全身靈力,狠狠一掌拍在秦浩軒的胸腹部,但聽幾聲悶響,被擊中的秦浩軒斷了數根肋骨,身子橫飛出去,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秦浩軒一個凡胎肉體,以極其慘烈的方式,和仙苗境五葉的高手拼得兩敗俱傷,這一幕深深的震撼了所有人!

看著躺在遠處重傷的秦浩軒,斷了兩條腿一隻手的袁山象空有一身靈力和滿腔怨恨,但眼下的傷殘之軀根本挪不過去,完全奈何不了秦浩軒,目前他唯一擊殺秦浩軒的希望就是那枚靈符,可那枚靈符被秦浩軒以這種極其慘烈的方式奪走了!

痛啊!但痛的代價是把東西搶了過來!

「呸」

秦浩軒很痞的將一口血唾沫吐在地上,咬牙忍痛將靈符砸在地面,雖然這東西是好寶貝,但也是目前岩漿地窖中唯一能威脅到他的東西,毀掉是最安全的做法。

看著成為一地碎屑的靈符,不論是岩漿地窖中的老油子們,還是躲在鐵門外的兩名執法弟子,都對殺伐果斷,不為眼前利益蒙蔽雙眼的秦浩軒生出懼意!

心中同時閃過一個念頭:千萬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