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十三章 善惡到頭終有報

第二十三章 善惡到頭終有報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在靈田穀一個僻靜無人的角落,聚集著忠於李靖的一夥子人,不少是仙苗境的修仙者,甚至還有幾位仙苗境五葉的強者。

「這次將大家請來,是有一件事想拜託各位幫忙。」李靖清了清嗓子,掃視眾人,雖然他說的是拜託,但卻沒有求人的低聲下氣,在他出身皇家的氣質襯托下,給人不容拒絕的感覺:「我想選派一個人,去岩漿地窖保護秦浩軒。」

李靖這句話剛剛落音,慕容超差點跳起來反對,但被李靖眼神淡淡一掃,發覺自己失態的他雖有不滿,但也不敢說出來。

不但慕容超不理解,其他人也想不明白李靖這是玩哪出,在這個時候不落井下石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憑什麼要去幫他?

看到眾人臉上的疑惑,李靖微微一笑,解釋道:「因為徐羽。」

被李靖一點,他們幡然醒悟,徐羽和秦浩軒走得很近,還多次幫他出頭,如果想要拉攏徐羽,就得在秦浩軒身上下手,一旦將徐羽拉攏過來,對李靖的好處不言而喻。

慕容超不是蠢蛋,想起剛才自己的失態,立馬跪在地上,請求李靖的原諒,以這位殿下的性格,當面雖然不說,但衝撞了他,往後肯定沒好日子過。

「殿下目光長遠,思慮周全,慕容超失態了,還請殿下治罪!」

「快起來,慕容師弟你一心為我考慮,何罪之有!」李靖一面扶起慕容超,一面說道:「我不是說了很多次,你我同是太初教弟子,又情同兄弟,再叫殿下顯得太見外,叫我師兄不是更顯親密?」

李靖這一出收買人心的戲演下來,立刻博得不少好感,紛紛出聲讚歎道:「師弟禮賢下士,智慧無雙,又是無上紫種的絕頂資質,未來成就無可限量!」

一個仙苗境五葉的高大漢子站出來,道「師弟,這事您就讓我常青山去吧。」

常青山的主動請纓,立即贏得李靖讚許的目光,這時其他人也不甘落後,紛紛請纓。

等他們人人都表過態了,李靖這才做了個靜聲的手勢,道:「感謝諸位師兄的鼎力相助,既然常師兄最先請纓,那這事就勞煩常師兄跑一趟了。」

得到李靖首肯,要去岩漿地窖受幾天苦的常青山反而跟撿了天大便宜似的,其他幾個仙苗境五葉的修仙者也一臉艷羨的望著他,心中暗罵自己怎麼不是第一個請纓的,這種出頭的好事竟然被他給截走了。

再說岩漿地窖里的秦浩軒,和袁山象兩敗俱傷後,躺在地上的他感覺傷口處火燒火燎,但同時痛楚的感覺也大大降低,半個時辰後,原本動一動都撕心裂肺的秦浩軒發現,雖說還是疼痛難忍,但可以動彈了。

不知是不是受了傷的緣故,在秦浩軒體內漸漸沉澱下來的一葉金蓮的藥力,身體再度燥熱起來,這令人焦躁發狂的燥熱催使下,秦浩軒只能忍痛爬起來修鍊——萬一藥力燥熱過頭,將自己撐爆了怎麼辦?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受了仙苗境五葉修仙者一擊的秦浩軒,艱難的撐著地面坐起來了,擺了一個五心朝天的姿勢,自顧自的入定。

就算他是武道先天,但終究是一個凡人,凡人打傷修仙者已經很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在受了仙苗境五葉強者憤怒一擊的半個時辰後,又像沒事人一樣爬起來打坐修鍊。

若是其他人,被仙苗境五葉修士含怒一擊,不死也去了半條命,就算秦浩軒是個怪胎,但至少也斷了幾根肋骨吧?在這麼劇烈的疼痛下,他還能平心靜氣的入定?

出人意料的是,秦浩軒很快就入定了,原本略顯紊亂的呼吸也漸漸平穩。

在其他人不可思議的眼神中,他瘋狂吸取靈力,費了好大的工夫才將體內暴躁不安的藥力平息下來,若不是道心種魔大法吸取靈力無聲無息,就憑他這堪比灰種弟子吸取靈力的速度,也足夠把岩漿地窖中所有人嚇傻。

這小子是怪物嗎?躺在角落裡連動彈都十分困難的袁山象深知自己那含怒一擊的力道,就算一個仙苗境二三葉的修仙者都可能被拍死,可秦浩軒只是一個初涉修仙的凡人,不但沒死,反而還能爬起來打坐修鍊。

況且岩漿地窖里的靈力含著熱毒,就算他自己也得小心翼翼吸取,再將靈力中的熱毒排開才行,但這種仙苗境修仙者才能做到的手段,秦浩軒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做到?

就算袁山象想破腦袋,他也無法想到,秦浩軒根本不需要排解靈力中的熱毒,那熱毒對體內藥力過剩的他,不但不是毒,反而如瓊漿玉液。

一直到飯菜飄香,飢腸轆轆的秦浩軒才停下來,只見他扶著牆根站起來,蹣跚挪到鐵門旁,一瞪蠢蠢欲動的老油子們,那群本想來取飯的老油子嚇得渾身一顫,面面相覷不敢動彈。而秦浩軒也毫不客氣的坐在地上大快朵頤,往常他還只吃掉總分量的一半,但今天受了傷的他胃口似乎格外好,十多份飯菜被他吃得顆粒不剩。

儘管現在的秦浩軒已經受了傷,但老油子們還是敢怒不敢言,秦浩軒給他們的心理衝擊太大了,吃過秦浩軒拳頭的他們,可不認為自己這兩三天里,出落得比那邊重傷的袁山象還要強。

那邊躺著的袁山象眼睜睜的看著秦浩軒吃了所有飯食,就算自詡飯桶的他,一口氣也吃不下這麼多啊!好半響飢腸轆轆的他才想起,這王八蛋把他的飯也吃了!

但他和岩漿地窖那十幾個老油子一樣,儘管心裡罵翻了天,但還是選擇了沉默,他不認為眼下的自己還有本錢和秦浩軒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