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十六章 修行路上多坎坷

第二十六章 修行路上多坎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開玩笑,仙苗境五葉在他手裡都沒討得好,他們這群嘍囉上去,不是找打是什麼?

眼見自己的小弟們怕了,張狂自知再不能裝慫,否則往後還怎麼抬起頭做人,距離秦浩軒只有兩三步遠的他心裡鼓起膽氣,大聲道:「何必怕他!待我修成無上大道,區區一個秦浩軒算什麼!今天他若敢傷你們,日後我定然百倍千倍奉還!」

對於眼下只敢開空頭支票的張狂,秦浩軒直接無視了,一臉藐視的拍了拍擒在手中,已滿臉通紅的那猥瑣弟子的臉,又四周張望一圈,嗤笑道:「你好歹也是個仙苗境的人,要是被我這個還沒出苗的人廢了,往後還怎麼抬起頭做人?」

這話明面上說給被他擒住那人聽的,但實際上卻是警告其他人不要動手。

「啪啪」的打臉聲響起,打在那猥瑣弟子臉上,卻和打在張狂臉上沒什麼兩樣!

換成任何一個入門才七天的新弟子,哪怕是張狂或者李靖,當著這些不少是仙苗境修仙者的人說出這些話,一旦引起民憤,被群起而攻之,結果肯定是非死即殘,但從打敗仙苗境三葉和五葉的秦浩軒嘴裡說出來,這分量就不一樣了。

秦浩軒變態的耐打能力在靈田穀中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如果自己沒能打傷他,反而被他打傷,那傳出去確實沒法見人了,哪怕日後修為再高,但被凡夫俗子打敗的這個污點卻永遠都去不掉!而且就算贏了秦浩軒又能怎麼樣,以修仙者的身份去欺負一個剛入門的凡夫俗子,傳出去憑的遭人笑話。

權衡利弊後,那些蠢蠢欲動的人都頓住了腳步,就算那幾個仙苗境五葉的強者也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對他們這種有些身份的人來說,名聲尤為重要,這個秦浩軒古怪無比,他們可不想陰溝裡翻船,平白無故糟蹋了一世英名。

被秦浩軒抓在手裡的那猥瑣弟子面色紅中發紫,進氣少出氣多,他將這人如死狗般一把丟在地上,揚起一地灰塵,又一腳踩在他臉上,目光卻冷冷瞪在離他不過三步之遠的張狂身上,道:「在你沒有打敗我的能力前,最好別在我面前囂張!否則我弄死你易如反掌,不信你試試看!」

此時的張狂已經嚇出一身冷汗,十幾年來秦浩軒給他的積威太重,今天表現出的這份仙苗境五葉強者都敢藐視的霸氣,別說現在還沒什麼實力的張狂了,就連那幾個仙苗境五葉修仙者都不敢輕舉妄動!

秦浩軒一舉懾服眾人,表現出的氣魄就連遠遠圍觀的李靖也自愧不如,心中暗嘆還好秦浩軒只是一個弱種弟子,若他也是紫種,那必定是自己通往無上掌教寶座的最大敵人,現在倒是不必太在乎他,假以時日,就能遠遠甩開秦浩軒了。

不過秦浩軒今天勇闖張狂陣營,一舉擊潰張狂的膽氣,把他外強中乾一面完全展現出來,讓李靖十分高興,區區一個弱種,張狂都擺不平,網羅的幾個仙苗境五葉修仙者也是膽小怕事的廢物,如果他這般發展下去,只要自己能將徐羽拉攏過來,他也成不了什麼氣候!到時候再設計殺掉秦浩軒這個不識好歹的傢伙就行。

秦浩軒在張狂陣營中大鬧一番後,也適時的見好就收,本來目的便是將張狂囂張氣焰打壓下去,並不是真要和他拼個魚死網破,張狂陣營里有幾個仙苗境五葉的強者,真動起手來,自己不見得能討到好。

在他轉身的瞬間正巧與李靖的眼神發生碰撞,看到他正望著自己的眼神里充滿警戒,心頭不由得苦笑,太初教兩個無上紫種怎麼都不務正業,不去勤加修鍊,跟自己一個弱種糾纏個什麼勁!

大出風頭的秦浩軒回到宿舍中,但還沒坐上半柱香的時間,徐羽親自來到這裡,將他請到了自己房間去看這幾天的課堂筆記。

她的房間在女弟子宿舍區,在無數人曖昧的眼神中,秦浩軒走了進去,並關上了門。

走進徐羽的房間,一股女孩子閨房特有的清香湧入鼻端,屋中物事不多,一個床,一張桌子,一個椅子,擺放得井然有序,整整齊齊,不大的窗台上還種著幾株花草,一朵小花正向陽開放,在房間一角種著十來棵小葯苗,為這個不大的房間平添幾分生機。

在房間里掃了一圈的秦浩軒最後將目光放在徐羽身上,這才看到她一臉的紅暈,一愣之後醒悟過來,女孩子臉皮薄,就連他在那些曖昧的眼神中都覺得不好意思,更何況是徐羽了。

氣氛略有些尷尬,還是主人主動打破沉默,道:「對不起,浩軒哥哥,這幾天楚長老布置的課程太多,我實在抽不出空給你送筆記。」

看著徐羽低著頭道歉的模樣,秦浩軒又好笑又感動,這個傻丫頭還把為送筆記當成分內事了呢,忙笑著說道:「你可是紫種弟子,楚長老當然要重點照顧了,正好這幾天的筆記我一次看個痛快。」

秦浩軒說著,一手拿起桌上徐羽的筆記,正要翻閱,忽然又敏銳的感覺到氣氛不對,再看徐羽時,發現她眼圈有些發紅,一臉委屈:「浩軒哥哥,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不是紫種也沒什麼,我相信你以後的成就肯定不會比張狂他們要差!」

徐羽的哭腔頓時讓秦浩軒慌了神,即便是正面迎戰仙苗境五葉修仙者都沒這麼慌過,一時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秦浩軒的這番舉動,又逗得徐羽嗤噗一笑,道:「好啦,浩軒哥哥,你看筆記吧,有什麼不懂的就問我。」

秦浩軒如釋重負連連點頭,恨不得將頭埋進筆記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