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二十七章 山中修行各成長

第二十七章 山中修行各成長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走出宿舍後,秦浩軒感覺看了一下午筆記沒有修鍊,導致身體又開始火燒火燎,全身血肉彷彿馬上就要自燃了,只想快點找個地方打坐入定,瘋狂汲取靈力中和體內燥熱的藥力,換取一時舒坦。

一葉金蓮的藥力太強了,不是一天兩天的持續,同時也讓他重新認識到了絕仙毒谷的價值,也懂得了為何太初要選擇在這裡開宗立派,有朝一日若真的太初可以進入絕仙毒谷,那太初將會提升到何等地步?

只是……如今看來,按照長輩的說法,沒有個幾千上萬載的日子,誰也別想進入絕仙毒谷了。

時近初冬季節,山中夜晚寒氣逼人,太陽剛剛下山便起了一地寒霜,尋常人來這裡只會覺得冷,而秦浩軒光著膀子,借著冬夜的寒氣,還是覺得燥熱不堪。

運起道心種魔大法,大量靈力汲入體內,靈田穀的靈氣雖然不如岩漿地窖中含著熱毒,但也十分濃郁,現在他已經十分熟練的將靈力和體內躁動的藥力中和,然後如臂指使的將這些含著一葉金蓮藥力的靈力注入丹田仙種中,灌輸著已經生出一些小須,卻離真正紮根還有些距離的仙苗。

如果是其他人這麼超高負荷超長時間的修鍊,身體早就垮了,但有著一葉金蓮打底的秦浩軒完全不必在乎這些,在寒氣逼人的灌木叢中,他一直修鍊到第二天天明,一宿未眠,卻又精神奕奕,不顯疲憊。

半夜時分,那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漢子又悄悄的來了一次,見秦浩軒還在孜孜不倦的修鍊,他身邊靈氣甚至沒什麼波動,完全不像紫種弟子修鍊時靈氣沸騰,欣賞的同時也暗嘆一口氣:此子勤則勤矣,可惜資質太差,一晚上汲取的靈力還不如紫種弟子一息汲取的多,但是若能長久這般堅持下去,再加一些機遇,或許也能有些成就。

和秦浩軒一樣一宿未眠的還有張狂。

白天他被秦浩軒無可匹敵的氣勢恐嚇了一番的消息,不知怎麼傳到了掌教黃龍真人耳里。

任何一枚紫種弟子,都是太初教明日之星,未來修仙界的天才人物,黃龍真人當然不願意他被秦浩軒恐嚇一番後,在心裡留下陰影,這將對往後修鍊造成巨大困擾,便遣人將他帶到自己修鍊的處所,潛龍觀。

潛龍觀是歷代太初教掌教修鍊的地方,它坐落在一個靈眼之上,所謂靈眼,就是靈力最濃郁的地方,奪天地之造化而生,對修仙者益處極大,堪比某些靈氣較弱的洞天福地,而且靈眼十分罕見,往往十個八個大山脈中,都未必能有一個靈眼,偌大的翔龍國只有在黃帝峰有一個靈眼。

這也是李靖和張狂覬覦掌教寶座的一個原因,能有其他人沒有的待遇,包括這個靈眼,他們三個紫種弟子不論誰佔據靈眼,修鍊個三年五載,都能將其他兩人遠遠甩掉!

作為掌教潛修的居所,潛龍觀可不是誰都能來的地方,走到一片紫竹林附近,接引道人便停下腳步,用羨慕的目光望著張狂,道:「走過這片紫竹林,就是潛龍觀了。」

張狂彎腰鞠躬道謝,絲毫沒有在雜役弟子面前囂張的氣焰,他知道能在這等宗門重地出沒的人,哪怕是一個指引道人都可能是極強的人物,這種人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順著指引,走過這塊幽深的紫竹林後,果然看到一座用黑白磚瓦建築的六角寶塔,僅四層高,塔頂上空隱現紫光,這是靈氣濃郁到極點,氣化成雲的表現。

看到這幅景象,不禁想道若能在潛龍觀修鍊十天半月,絕對比在外面修鍊三個月還要管用!野心忍不住膨脹起來,暗暗發誓一定要奪得掌教寶座,只為往後也能日夜呆在潛龍觀中修鍊!但他知道等下要見的人是誰,深呼吸一口氣,壓下心中坎坷,換上一臉更加謙遜的笑容,走進每個太初教弟子心中的聖地——潛龍觀。

走進潛龍觀的第一感覺是靈氣濃郁,十分濃郁,濃郁得都喘不過氣!

掌教黃龍真人穿著一身綢緞道袍,盤膝坐在塔內一個巨大的八卦圖正中央,正在汲取靈力的他的周圍,靈氣濃郁得有若實質,走近一些,鋪面的靈氣彷彿光滑的綢緞一般,輕輕摩擦著張狂的皮膚。

感覺到張狂走進來,黃龍真人深深吐納一口氣,收功,剛才黏稠如綢緞的靈氣隨著他收功瞬間淡去,緊接著他睜開眼睛,看了張狂一眼,輕輕說了一句:「坐。」

正欲行禮的張狂在黃龍真人的這個「坐」字中,臉上現出幾分掙扎之色,但還是心神隱隱失守,最終草草行了個禮,就地坐下。

張狂的表現讓黃龍真人很是滿意,一般人在他的神識誘惑中直接失守,這張狂不愧是紫種弟子,連心性都比普通人要堅定。

「弟子魯莽,還望掌教真人贖罪。」

坐下來片刻,張狂才想起剛才的失態,連忙道罪。

「勿須介懷,這是本座對你的一點小小考驗。」黃龍真人微微一笑,這次沒在使出神識的手段,道:「據說你今天和李靖鬧了些不快?然後又同一個叫……秦浩軒的弱種弟子發生衝突?」

果然是這個,張狂心中一緊,忙變坐為跪,匍匐在黃龍真人面前,道:「弟子的幾個朋友,是和李靖師兄的朋友發生了幾句口角,但在弟子的制止下,已經化去干戈了。至於和秦浩軒發生衝突,是因為弟子與秦浩軒出身在一個地方,從前就有些嫌隙。」

黃龍真人依舊是淡淡一笑,右手一抬,一股大力將匍匐在地上的張狂舉起,讓他重新坐了起來。

「本座今日叫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