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四十九章 從來人狠話不多【失誤

第四十九章 從來人狠話不多【失誤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這是秦浩軒進了太初教後,遇到的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好人,這也讓秦浩軒感覺到十分溫暖,修仙界的人大多薄情寡義,為了自身利益不顧他人死活,古雲子就是典型,但也還是有那麼幾個好人的,若是真如蒲漢忠說的那樣,那麼他的師父也算是修仙界為數不多的一個好人了。

「我看蒲師兄忠厚得很,又本著與人為善的信念,那怎麼會被關禁閉呢?」

蒲漢忠苦笑一聲,道:「我自然堂在太初教五個堂中最弱,因為一些特殊緣故,我師尊的修為也不是很強,所以其他堂的人看不起我們自然堂,上一次有一個古雲堂的仙苗境三十葉高手出言侮辱的師尊,被我打成重傷,就判到這裡關禁閉了,到今天已經關了半年,再過幾天就刑滿釋放,又能看到師尊他老人家了!」

「仙苗境三十葉?」秦浩軒愣了愣,這個蒲漢忠怎麼看也不過仙苗境十葉的水準,怎麼可能將一個仙苗境三十葉的高手打傷呢?

看到秦浩軒眼裡的疑問,蒲漢忠笑了笑,道:「當然不是我赤手空拳打傷的,以前師尊耗費靈力給我煉製了一道威力巨大的靈符,我是用他把那人打成重傷的!」

「原來如此,蒲師兄尊師重道,浩軒佩服。」秦浩軒溫和的笑著,蒲漢忠在他心裡的形象又拔高几分,為了維護師尊名譽,以仙苗境十葉的修為和仙苗境三十葉的人火拚,這得多尊重愛戴他的師父,才會做出這種瘋狂的舉動,而且為了維護師尊的聲譽,竟然不惜將一枚威力巨大到足以重傷仙苗境三十葉強者的靈符用掉,在靈田穀那些雜役弟子眼裡,一枚相當於仙苗境六七葉高手全力一擊的靈符,在太初的新進弟子中也要賣上天價,更何況是一枚至少相當三十葉威力的靈符,在太初恐怕都不是便宜貨了。

想到這裡,秦浩軒對自然堂和璇璣子的興趣又濃了幾分,有機會倒是一定要看看被蒲漢忠如此推崇和捍衛的師尊是什麼樣的人。

在接下來的十幾天中,又有一共四波仙苗境六葉的弟子進九陰冰窟刺殺秦浩軒,但無一例外在蒲漢忠的幫助下擋了下來,有蒲漢忠庇護的秦浩軒將他們幾人的飯全部搶來自己吃了,晚上睡覺也能高枕無憂,有一個仙苗境十葉「強者」護佑,根本不用擔心自身安危。

倒是那幾個進來刺殺秦浩軒的人紛紛傻了眼,有仙苗境十葉的蒲漢忠庇護,他們完全沒有機會接近秦浩軒,在接下來的十幾天中,他們的日子過得悲慘無比,不但吃不飽還睡不香,每天晚上都要提心弔膽留一個心眼,其中有幾次秦浩軒就趁半夜,突然暴起偷襲了好幾次,將他們六個中的四人打成重傷。

秦浩軒在靈田穀被稱之為人狠話不多?很多弟子以前只是聽過卻沒有看過,如今……這幾位六葉弟子親身體會了什麼叫做人狠話不多,當然……是以身受重傷作為代價。

同時也知道了秦浩軒的記仇問題,秦浩軒沒事就會暴起偷襲,哪怕你已經身受重傷,他只要覺得你有威脅,便來折騰你一頓,運氣好的,斷一根骨頭,運氣差的……嗯……

幾人滿腔憋屈的怒火,想要聯手偷襲一下秦浩軒?但又奈何不得秦浩軒身前那位蒲漢忠。

當然!如今他們便是想奈何秦浩軒都做不到了,只燒香乞求這位小怪物,別沒事就過來晃蕩一圈!那個是……真的嚇人啊!

時間過得飛快,在九陰冰窟這麼惡劣的環境中,秦浩軒如魚得水,而且又蒲漢忠的庇護,又不用擔心被人偷襲暗算,一心一意撲在修鍊上,仙種隨著他體內靈力的積累變得愈發的大了,卻始終沒有出苗的跡象,這讓秦浩軒很不解,但也不敢出聲詢問,就算詢問了蒲漢忠也肯定無法解答他的疑惑。

在這些沒日沒夜的修鍊中,蒲漢忠對秦浩軒也佩服不已,一天最多休息一兩個時辰,其餘時間只要不是吃飯上廁所就全部撲在修鍊上,如此高強度的修鍊對身體的損傷是極大的,更何況他只是一個剛剛紮根的弱種,在九陰冰窟這種鬼地方應該過得極其痛苦才對,但這半個月相處下來,他不但沒垮掉,反而比進來時更加強大了。

其實最讓蒲漢忠佩服秦浩軒的是,他這個剛剛入門一個月的新弟子,十幾天就被刺殺四五次,而他似乎已經適應了這種被刺殺的生活,鎮定自若,連一點慌張都沒有,還表現出非比尋常的殺伐果斷,尋找一切機會報復刺殺他的人,大概也知道自己會比他早出去四天,所以在早早的做準備了。

蒲漢忠吃過晚飯後,看著還在大口大口扒飯的秦浩軒說:「秦師弟,明天我就要刑滿釋放了,接下來的這幾天,你自己多加留心!」

「恭喜蒲師兄……」秦浩軒含著一口飯,含糊不清的說道,這幅餓死鬼投胎的模樣,惹起蒲漢忠又好氣又好笑,躲在那個角落裡,近十天沒有吃飯的那幾個刺殺者餓得奄奄一息。

蒲漢忠略有些擔憂的望了秦浩軒一眼,道:「他們一天三餐的口糧都落入你肚子里了,每天才給他們吃小半碗飯,就算在外面都熬不住,更何況在禁閉山這種惡劣的環境里,要不多給他們吃點吧。」

「若不是師兄你宅心仁厚,這種想要我命的人,我恨不得將他們生生餓死,給他們小半碗飯,已經是留他們一條生路了,若不是有你在,他們來刺殺我時可曾想留我一條生路么?」

蒲漢忠聽得暗暗點頭,這半個月來他故意從各個方面了解秦浩軒,而秦浩軒也表現出真性情的一面,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