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五十四章 仙途漫漫路千條

第五十四章 仙途漫漫路千條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這人是古雲堂古雲子的得意弟子,仙苗境三十葉的實力修為,他是他那一屆新弟子裡面,公認的最有天賦的飽滿仙種,在徐師妹你們沒來太初教之前,他被認為是最有希望接任掌教寶座的人選之一,雖然眼下有徐師妹這種無上紫種弟子存在,他可能沒什麼希望了,但我和他修為相差太懸殊,我也不敢得罪他!」

「他一來便說這些玉米他全包了,然後把價格壓到十兩下三品靈石!其他人都不敢跟他競價,我不賣給他別人也不敢買,再說我也不敢不賣給他……所以沒辦法就以十兩下三品靈石的價格把一萬一千斤玉米全部賣給他了!」

郝帥說罷,低垂著腦袋,等待秦浩軒的處置。

又是古雲堂?這個堂搞什麼啊?秦浩軒眉毛擠凝的快出油了,心裡卻再次敲起警鐘,修仙界的弱肉強食竟然險惡到如此境地,自己在靈田穀還平平安安的活到現在的緣故一來因為徐羽的幫襯,二來是自己能打,這才沒被人踩在腳下欺負,否則就以張狂恨不得弄死自己的德行,自己早就死在他手上了。

不過自己這一次走出九陰冰窟張狂並沒有多驚訝,莫非接連六批殺手不是他派的?一時間也沒有頭緒的秦浩軒沒有多想,拍了拍郝帥的肩膀,道:「沒什麼,下次我們自己去就是,這不還收了十兩下三品靈石么,按照公價,我們還賺了一千斤一級玉米呢!」

秦浩軒的大度讓郝帥緊張的神情褪去很多,但一張臉漲得通紅,眼眶中也閃爍著晶瑩的淚花,一把抓著秦浩軒的手,嘴唇懦懦著激動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的這番話,明顯就是為郝帥解圍,因為誰都知道一級玉米在門派中屬於雞肋,能種出一級玉米的人會種植經濟價值更高的糧食甚至靈藥,就算把一級玉米的價格提高一倍他們也不會願意種,但一級玉米的市場又一直存在。

「秦師弟寬宏大量,郝帥銘感五內,永不敢忘!」

郝帥深深一躬,無比誠懇,其他人看秦浩軒的眼神也更加敬重。

徐羽看向秦浩軒:「事情就這麼算了?」

秦浩軒嘆氣的將雙手撐開:「找到他,把他打一頓?搶回來?即便你是紫種,也一樣要受罰。而且古雲子的坐下弟子了,你我的修為夠嗎?找別人幫忙去打?一來欠人情,二來……若是對方因為我們被重罰,咱們心裡過的去嗎?真過得去,那跟張狂他們又有什麼區別了?」

徐羽嘟著嘴一臉不開心,她也知道秦浩軒說得對,只是就這麼吃虧了,心中還是很不舒服,特別是本來她偷偷打算賣掉玉米,用靈石給秦浩軒買點東西,可如今這點靈石,不夠買的了……

「算了。」秦浩軒輕輕拍著徐羽的後背:「以後再去一線天時,咱們不找別人了。親自去就是了,我可以扛得住壓力不便宜賣。再來,你是無上紫種,也沒人敢對你強買強賣吧?」

徐羽的小手托著下巴,已經開始思考,託人去找到那個強買的人,跟對方說一聲他強行買走的玉米,是紫種的玉米,識相的就把靈石補上,不然……自己以後跟他沒完。

秦浩軒看著徐羽思考的小樣子,伸手用指頭彈了一下她的腦門說道:「想什麼呢?是不是想用紫種身份去壓對方?讓對方補靈石?這事情真算了,你若是習慣了用紫種身份,對你修行並不是好事。紫種不該被人讓著,那樣對心性的鍛煉便減弱太多了。」

徐羽在點頭,秦浩軒則在思考,是不是因為太初從來沒有過紫種,所以對紫種的培養也並不是非常知道該怎麼培養?這些日子接觸下來,太初對新入門的弟子,有著一套很方便大家入門的教課方式,顯然是千錘百鍊摸索出來的……只是對紫種這個……好像運用的不是很好。

秦浩軒又快速的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起來,自己不過是一個新入門的小學徒罷了,想來太初高層有著自己的想法,應該是自己猜不到的吧?就像是曾經在村子裡經常猜測皇帝吃什麼是一個道理。

「當然了,仇還是要記住的。」秦浩軒再次說道:「強買的人名還是要查到的,日後咱們修為真的提升上去了,也強買他一次。讓他感受感受,告訴他以後再敢強買別人,我們就會十倍的對待他,讓他知道該怎麼做人。」

一直不是很開心的徐羽,直到這一刻才開心的鼓掌起來。

走出學堂,天幕低沉,濃濃的陰雲積壓在靈田穀的上空,一陣陣咆哮的山間寒風吹得身子弱的新弟子們瑟瑟發抖,更將冬夜的凄厲渲染了幾分。

寒風刺骨,逼得這群新弟子們一鬨而散,紛紛跑回宿舍翻箱倒櫃找衣服。

不久後的食堂里,不論是剛剛出苗的張狂和徐羽,還是其他身強體壯的新弟子,都穿上了厚厚的襖子,唯有秦浩軒還是那一身單薄的秋衣,在寒風瑟瑟中似乎極為自在舒坦。

「浩軒哥哥,你還是多穿點衣服吧,天氣冷,我們現在修為弱,不耐寒。」

面對徐羽的關心,秦浩軒溫暖一笑,道:「你忘了我今天早上才從九陰冰窟出來呢?和九陰冰窟比起來,這裡真暖和。」

徐羽翻了個白眼,踩在草地上還能聽到一地寒霜被踩碎的咔嚓聲。

「師妹,你說那一萬一千斤一級玉米,怎麼就這麼搶手熱銷呢?」這個問題在秦浩軒腦子裡盤旋許久,卻始終找不出個答案。

秦浩軒的這個問題也恰巧被從食堂出來的楚長老聽見,他朝秦浩軒翻了一個白眼,恨鐵不成鋼的嘆息了一聲,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