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七十一章 不為黃白迷遮眼

第七十一章 不為黃白迷遮眼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看到張狂跌落懸崖,蒲漢忠一驚,但已然挽救不及!

他走到懸崖懸崖邊朝下看了看,雲霧飄渺,根本看不到底下是什麼模樣,但這懸崖高有千丈是毋庸置疑的,於是對秦浩軒道:「這懸崖高有千丈,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必死無疑……」

秦浩軒望著萬丈懸崖也是沉默,兩人同出大田鎮,小時雖然摩擦不斷,卻從未想過真的能夠走到這生死廝殺的境地。

「太初的紫種……」蒲漢忠眼裡閃動著淚光,那是對太初失去紫種的痛心。

秦浩軒只是沉默的看著懸崖,直到這一刻他才發現,原來張狂也在成長,不知不覺間,這位同鄉……比自己還有作為太初弟子的覺悟,若易地而處……自己能否向他已經臨別前對師傅方向磕頭呢?

「將這裡收拾一番吧……」蒲漢忠沉默半響說道:「紫種突然消失,必然會在不久驚動太初高層,到時太初高層定然會四處搜索,這裡也定會被發現,現在我們要將自己的痕迹全部抹去才是。

秦浩軒點頭要有動作,蒲漢忠又說道:「不著急這一時,先調養身體。身體不在巔峰狀態,很可能在打掃時出現紕漏。」

這時,蒲漢忠自己也盤腿打坐,開始修補體內損傷的經脈。

一個時辰後,蒲漢忠和秦浩軒先後睜開眼睛。

秦浩軒凝聚全身靈力施展無形劍,將無形劍的威力發揮到最大,差點傷了仙苗,但所幸並無大礙,恢復一些靈力供應仙苗便無大礙,而蒲漢忠雖然傷及經脈,但吞食了一枚丹藥,再汲取了一個時辰的靈氣,也恢復了一些,至於經脈的損傷,那還得曠日長久的恢復才行。

蒲漢忠望著秦浩軒,發自肺腑的道了一聲謝,同時他也愈發的看不明白秦浩軒的底細,就連仙苗境二十葉的高手都能擊殺,他手裡還有多少底牌?不過蒲漢忠也沒準備細究,他只要知道,秦浩軒也是自然堂的人,是他蒲漢忠的師弟就行。

他並沒有問秦浩軒用什麼手段擊殺耶律齊,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想讓你知道時自然會告訴你!

兩人的元氣恢復部分之後,再次陷入了沉默,蒲漢忠沉思的是紫種非同小可,便是太初教的盟主霄雲閣那萬載大教都不曾出過一名紫種!

如今,太初三紫之一,便這麼折損了進去。

秦浩軒心下黯然,大田鎮出來了三個人,以張狂資質最好,如今卻這般折損,日後只有張揚還是同鄉,回去之後若不是過分的情況,能緩和還是緩和吧,真的需要鬧到最後只剩一個大田鎮出來的人才能罷休嗎?

蒲漢忠走到秦浩軒面前,表情嚴肅語氣鄭重的對他說道:「師弟,我們今天殺死了一個無上紫種,這個事情千萬不能傳出去,不然我們兩必死無疑,便是整個自然堂都會受到牽連。我們快將這裡清理一下,然後趕緊下山去吧!」

無上紫種在哪個門派都是搶手的香餑餑,上萬年都不一定能碰到一個,雖然太初教這一次就撈了三個,但每一個都是至關緊要的寶貝啊!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哪怕是秦浩軒正當防衛,但殺死一個無上紫種可不是一件小事,若是傳出去,門派一定會殺死他們兩以儆效尤。

秦浩軒心情依然有些沉悶,點頭回應道:「知道了師兄……」

秦浩軒走到樹林那邊撿起無形劍,看到耶律齊的屍體還躺在原地,走過去想將他的屍體也丟下懸崖,這時蒲漢忠制止道:「秦師弟別忙,耶律齊的身上肯定有些靈石財物,你找找。」

秦浩軒依言在耶律齊的身上找了起來,在他身上找出幾顆普通的補氣丹外,就只有二十兩下三品靈石。

這時蒲漢忠也將戰場打掃了一番,他將地上原本屬於耶律齊的符虎撿起來,遞給秦浩軒道:「這符虎是好東西,只可惜太多人知道這是耶律齊之物……」

秦浩軒搖搖頭,道:「蒲師兄,這符虎我還用不上,誰知道得什麼時候才能出葉,再說你不是說,沒有精神的馭獸術,駕馭這種壯年時期斬殺抽取魂魄的符獸,有可能會出現反主的情況么?還是也丟掉吧……」

說罷,秦浩軒還要分十兩下三品靈石給蒲漢忠,但被蒲漢忠堅決嚴詞拒絕,板起臉道:「靈石,我還是有點的。這符虎……哎……」

蒲漢忠嘆了口氣,將符虎丟到了懸崖之下,雖然這符虎不是凡品,但若真的被他人發現是耶律齊之物,也是大麻煩。

秦浩軒見蒲漢忠這麼說,也只好將這兩顆下三品靈石揣入懷裡了。

蒲漢忠對秦浩軒的評價有提高了幾分,那符虎很是不錯,很多人難以抑制貪心,這秦浩軒卻可以保持清醒頭腦,而非只是搜尋戰利品。

「這十幾隻大力猿猴怎麼弄回去?」秦浩軒將目光望到那十幾隻大力猿猴身上,頭疼的說道:「一隻足有兩百多斤重,山路又崎嶇難走,一隻只搬的話,只怕走不了兩趟它們就醒來跑了。」

蒲漢忠神秘一笑,道:「這有何難,我讓它們自己走回去!」

說罷,蒲漢忠從懷中掏出十幾張黃色符紙,一一貼在每個大力猿猴的額頭上,而後捏動手訣念動符咒,這十幾隻大力猿猴便毫無意識的站起來,在蒲漢忠的指揮下開始打掃起了戰場。

耶律齊的屍體很快被扔到了山澗之中,四周的戰鬥痕迹也在一點點的消除著,秦浩軒連連感嘆這術法的神奇。

二人帶著大力猿猴正要下山,那隻暗金色小猴也從樹上跳下來,用畏懼中略帶崇敬的眼神望著秦浩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