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八十九章 你爭他奪我得利【二連

第八十九章 你爭他奪我得利【二連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蒲漢忠悄悄附到秦浩軒耳邊,道:「我看他們都很動心,兩百兩下三品靈石的價格也不算貴,我們是不是再把價格提一提?」

秦浩軒掃了一眼他們臉上的焦急和渴望,微微一笑,用淡定的語氣說道:」不著急,狼多肉少,如果他們真想要,肯定會抬價的!」

仿彿為了印證秦浩軒的猜測,人群中走出一個身穿青色宗袍的師兄,聲音清冷傲然的說道:」你這裡六包行氣散,在原來一千二百兩下三品靈石的基礎上,我再加十兩下三品靈石,我全要了!」

這位師兄身高七尺,天庭飽滿,丰神俊朗,面如刀削般剛毅俊秀,一身剪裁得宜妥帖的青色宗袍穿在身上,更加襯托他的飄逸風采,在這群大多是灰色褐色宗袍的弟子中,顯得鶴立雞群。

「古雲堂的許燦師兄怎麼來了……他一身青色宗袍,難道是突破到仙苗境三十葉了?」

「哎,許燦師兄來了,我們就沒戲了!」

「噓,你能小聲點么?你想死可別連累我,讓許燦師兄聽到,還以為我們對他不滿呢!」

這位名叫許燦的師兄一走出來,守了三個時辰的圍觀者們臉上的熱忱紛紛褪去,自己是沒機會買到了,而且原本料想的抬價大戲也看不到了。開玩笑,誰敢跟古雲堂的許燦師兄抬價?找死不是?

而且許燦也真闊氣,一口氣加了十兩下三品靈石要求全包,看來他也很看好這些行氣散啊!一千二百顆靈石對許燦來說,應該也是三年的收入了,不過對為了追求修練速度的許燦來說,有了這六包行氣散,再輔以其他靈藥,很有可能在最近就突破仙苗境三十一葉!

實力到達他這個境界,再想跨一步都十分困難,除了非比尋常的資質外,還要配合各種靈丹妙藥,今天正在打坐修練的許燦得到竟然有這麼好的行氣散的消息,竟然有這麼好的行氣散,立刻眼睛一亮,他感覺到自己突破的契機來了,於是馬上趕了過來。!

秦浩軒微微皺眉,又是古雲堂,這些日子在太初,幾乎每次產生糾紛的事情,都是跟古雲堂有關係!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我說許燦,這種好東西,你想一個人獨吞是不?」

這個充滿男子氣概人味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圍觀人群自主的讓開一條路,一個同樣身穿青色宗袍的男子走了進來,人未到,便先聞到一股丹藥清香。

「咦?碧竹堂的常繼子師兄也來了,以他的煉丹水準,難道還會對這種行氣散感興趣么?」

「你知道什麼,常繼子師兄肯定是見獵心喜,想買回去研究它的藥用成分!」

「有好戲看了,常繼子師兄可是典型的丹藥迷啊,現在有這種效果比行氣丹還強很多倍的行氣散,他肯定會跟許燦師兄抬價了!」那些原本覺得沒有熱鬧可看,準備散去的圍觀者們又來了興緻:」他們碧竹堂的弟子都是有錢人啊!煉丹可是有錢人才能煉的,嘖嘖,常繼子師兄一來,許燦師兄想將這幾包行氣散買走,可就有些難度了!」

「那可不,常繼子師兄手裡肯定有大把靈石啊!像他這種常年浸淫在丹道上,煉丹水準又高,而且很多的丹方只有他們碧竹堂才會有,他們煉出的丹藥在太初教是壟斷的,隨手一賣都不怕沒銷路!」一個憤憤不平的聲音小聲說道。

這時,另外一個故作高深的聲音悠悠傳來,只聽他說:」這可不一定,他們碧竹堂雖然是賣丹藥賺了不少靈石,但是你要知道,他們也是購置丹爐的大戶啊!他們每天都要消耗多少丹爐啊!除了非碧竹堂堂主碧竹子師叔的九龍鼎是罕見的寶貝,不必考慮殘渣在丹鼎中沉澱外,碧竹堂大部分弟子換丹鼎比換內褲還要勤快,而且想要煉出更好的丹藥,對丹鼎的要求也就更高呀!而且煉丹的很多藥材他們種不出來,需要去其他堂收購,哪來你們說的那麼驚人的利潤?」

其他人想想也是,修仙修的本身就是資源,碧竹堂的人會煉丹賺錢,別人就不會賣葯、煉器賺錢么?光吃丹藥可吃不出絕世高手,還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才行!修仙的供求關係就是整體循環,各取所需;,如果煉丹真有那麼好賺錢,太初教也就只會剩下有碧竹堂一個堂,全部都學煉丹去了!

「不過常繼子師兄手裡有大把靈石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嘛!就算煉丹的本質就是收購各種資源,自己做一個加工者,但是他這個加工者比我們可要有錢多了!」

這句總結的話立刻引得其他師兄頻頻點頭贊同,不管怎麼樣,煉丹的人手裡都還是有不少靈石的。

那許燦看到常繼子走來,原本微笑中帶著幾分冷傲神情的他臉色迅速陰沉下去,常繼子是一個煉丹瘋子,像這種神奇的行氣散,他肯定是勢在必得的,看來自己今天要花不少血本才能將這幾包行氣散帶回去了!

許燦狠了狠心,為了突破境界,他也決定豁出去了,因為這種比行氣丹還要好這麼多倍的行氣散可不多見,過了這一村就沒這一店了!

常繼子看向許燦的眼神也有些許敵意,他從許燦眼中也看到勢在必得的決心,他摸了摸自己鼓鼓的靈石袋,心道:」這幾包行氣散效果這麼好,一定是加了什麼珍貴的藥材,如果讓許燦買走可真是暴遣殄天物了,我一定要買下來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儘管許燦和常繼子兩人互相忌憚諱,但是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很和睦的,常繼子來了後,許燦也一掃臉上的陰鬱,拱了拱手道:」常師兄好快的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