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零四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第一百零四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感覺怎麼樣?」古雲子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秦浩軒,旁敲側擊的問道:「這種丹雖然很好,但我最近發現它有一些副作用,比如吃了後會有些頭暈眼花的,你有沒有過這種情況發生?」

「沒有!」秦浩軒十分誠實的搖了搖頭。

「嗯!」古雲子徹底陷入沉思,心頭疑慮越來越重,難道真是我的方法不對?可是我完全是按照步驟來的呀!但他的神智怎麼可能到現在還這麼清醒?

古雲子看著身強體壯的秦浩軒,暗暗想道:「要不測試一下?屍兵的身體是堅硬異常的,他吃了這麼久的腐蝕丹,腐蝕丹除了腐蝕智力的作用外,錘鍊體魄這塊比尋常丹藥要好多了,要不我就測測他體魄怎麼樣了?」

於是,古雲子換上一張笑臉,對秦浩軒道:「本座私下裡培養你這麼久了,今天也想檢驗下你的修為,想看看你的進步有多大。」

秦浩軒欣然點頭,他雖然不知道古雲子要玩什麼花招,但是不管他玩什麼花招,都只能陪他玩下去。

古雲子道:「你現在跟著我的口訣運氣,氣走丹田,散布周身經脈,然後我會模仿仙苗境的人攻擊你的身體,測試你身體的抵擋力。」

古雲子說罷,將自己的實力壓制在仙苗境一葉,然後朝秦浩軒胸口打去一道靈力。

這道靈力不算強,在古雲子想來就這一招,便能將還沒出苗的秦浩軒打得狼狽不堪,因為這一道仙苗境一葉的靈力足以將一顆普通石頭打成粉碎。

靈力打在秦浩軒身上,就像石沉大海一般,甚至連秦浩軒的衣襟都沒帶動,並沒有出現古雲子想像中的狼狽。

「感覺怎麼樣?疼嗎?」

巫修的秦浩軒十分誠實的搖搖頭,道:「不疼,完全沒感覺。」

古雲子略有些吃驚,隨即將自己的實力壓制在仙苗境二葉,再打在秦浩軒身上。

「疼嗎?」

「不疼。」

……

古雲子一直將靈力加大到仙苗境七葉,這時秦浩軒的眉頭才微微皺了皺,道:「有一點疼,但不算很疼!」

以仙苗境七葉的靈力打他,才算有一點疼?難道真是腐蝕丹強壯了他的身體?古雲子轉念一想,不對啊,這小子剛來靈田穀的那天,就把一個仙苗境三葉的傢伙打得滿地找牙,後來還打得我那不成器的侄兒滿地找牙,證明他身體很早之前就有這強度呀!不行,得加大點靈力,測測他的極限。

……

古雲子再度凝聚靈氣,用了仙苗境十葉的靈力拍在秦浩軒身上,秦浩軒的身子被他一掌拍飛,撞到牆角才停下來,這時古雲子發現,在最後相當於仙苗境十葉攻擊力竟然只在秦浩軒身上留下一道淺淺的淤青。

古雲子再找了找,沒有看錯,真的只有一個淤青的痕迹。

他暗暗思忖道,若是換成普通的仙苗境七八葉修仙者,即便是全力以赴用上自己最強的防禦術法,在仙苗境十葉攻擊力的絕對優勢面前,也會脆弱得跟雞蛋殼一樣易碎。

別說血肉之軀的人了,就算凡間普通的精鋼鐵盾,在這一拍之下絕對被震得四分五裂,莫非這個秦浩軒的身體,比精鋼鐵盾還要堅硬?

「這樣看來我的方法並沒有錯,只是要將他身體培養堅固到一定程度,接下來才能控制他的神識!」古雲子想通此處關節,也就沒有多留,跟秦浩軒交代每兩天繼續吃一顆腐蝕丹後,告辭離去。

秦浩軒感覺到剛剛的修為已經不是一兩葉境的修為戰力,看來對方在不知不覺間真的幫自己鍛煉了身體強度,雖然修為至今進展很是緩慢,但若是對上個六七葉修為的修士,這個身體倒是可以給對方很多驚喜了。

第二天清晨,一宿未眠的秦浩軒終於等到天亮了,不過他今天天亮後的第一件事並不是修練,而是從床上躍下,直奔仙雲車場,支付了車費後,便朝黃帝峰古雲堂走去。昨天秦浩軒想了很久,覺得為小金復仇是自己的事,蒲漢忠修為比嚴冬低整整兩葉,而且身體狀況極差,如果真和嚴冬打起來,百分百是輸。

昨天晚上古雲子對他身體進行測試後,讓他對自己實力狀況有些瞭解,於是決定約戰嚴冬,就算自己不能打敗他,但如果能消耗他部分實力,也能為蒲漢忠減輕壓力。

因為新弟子期限還未過,秦浩軒身上還穿著一身俗衣,想穿宗袍必須得入門半年,等入仙道儀式完成後了,才會根據實力和資質發放宗袍。

穿著一身俗衣,新弟子身分表露無遺,所以當秦浩軒走到古雲堂門口時,雖然站崗的人已經輪值換崗,不再是昨天那幾個人,但他們看到秦浩軒時眼中流出的優越感和倨傲神情卻是一模一樣的。

「這裡是古雲堂,閒雜人等不得入內。」

秦浩軒冷眼看了他一眼,將早準備好的一張約戰書亮了出來,道:「我不入內,我要約戰,煩請將人找出來!」

「約戰書,約戰嚴冬……」那名輪崗弟子面色古怪的看了秦浩軒一眼,和同伴都囔道:「嚴師兄真倒楣,昨天被自然堂的廢物約戰,今天竟然連剛入門幾個月,毛還沒長齊的新人弟子都來挑釁,八成又要被其他師兄弟暗地裡取笑了。」

「約戰的理由?」

「報仇!」

一個剛剛出苗的新人弟子高舉約戰書,向仙苗境十二葉修仙者挑戰,很快吸引了不少人圍觀,他們看秦浩軒的眼神就像看一個無可救藥的瘋子,因為只有瘋得無可救藥之人才能做出這種自殺式的愚蠢舉動,稍微正常一點的都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