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零五章 眾人拾柴火焰高

第一百零五章 眾人拾柴火焰高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大清早的,被人踹開房門,莫名其妙指著鼻子說:你不能死,等我來殺你……

秦浩軒不知道面對這樣的張狂該是笑,還是怒,只是獃獃的看著對方,同張狂那猶如鷹隼的凶光雙目對視半響,才說道:「還有別的事情嗎?」

張狂同樣意外秦浩軒的回應,不管是在鎮子上還是在太初教,這個同鎮老鄉,面對挑釁都會強硬,今天怎麼這麼問話。

張狂短暫的呆愣之後,只能說道:「沒了。」

「哦,知道了。」秦浩軒指了指門外:「不送。」

張狂轉身向門外走去,聽到秦浩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門給你踹壞了,是不是給賠一下?」

「哼!」張狂回頭丟給秦浩軒一個冷哼,再次邁步便走。

秦浩軒的聲音又一次飄來:「門壞了,晚上凍病了我,死在嚴冬的擂台上,你休要賴我。」

張狂邁出的大步差點變成一個趔趄,他回頭凝視著秦浩軒,發現這個同鄉怎麼多日不見,變成了無賴?

嗯!張狂發現自己更加討厭秦浩軒了。

「回頭有人會來給你修門板。」張狂丟下一句話便真的離開了。

張狂走的時候,蒲漢忠剛好到來,他將張狂對秦浩軒的話全部聽在耳里,然後又一直觀察著張狂神態,待張狂走遠了他才長長嘆了一口氣,道:「此子不簡單,他雖未有什麼仙緣,但跳崖之事讓他經歷生死,紫種乃是修仙寵兒,唯有心境需要經歷磨鍊方才能成長,沒想到那次反而是咱們助了他一把。」

「對了,你今天去了古雲堂找了嚴冬?」

蒲漢忠如訊問般的眼神落在秦浩軒身上,看得秦浩軒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一聲:「現在我這麼受關注嗎?連蒲師兄你都知道了。」

「咳咳……豈止是我知道,太初教不少人都知道了,一個連葉都沒出的新人挑戰古雲堂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這個爆炸性的消息被大家口耳相傳得不亦樂乎。」蒲漢忠用抱怨的語氣對秦浩軒說道:「你為什麼私自約戰嚴冬?」

秦浩軒面色嚴肅的說道:「您是我的入道師兄,說替我出頭天經地義。我是小金的主人,我為它出頭也天經地義呀!就像別人欺負我,師兄你會挺身而出一樣,別人欺負小金,我也不能當縮頭烏龜,把事情都讓你來扛!」

「哎!」蒲漢忠咳嗽了一陣,長長嘆息一聲,他知道秦浩軒做了決定就不會輕易更改,但他還是勸道:「去取消約戰吧,哪怕丟些面子,也好比你一個出苗境打仙苗境十二葉的修士送了命好。」

秦浩軒緩緩搖頭,眼睛裡透著年輕人獨有的執著。

蒲漢忠知道再說也是白搭,還不如在這幾天時間多教他一些東西,而自己在和嚴冬打鬥時,盡量多消耗他一些戰力,也好減輕秦浩軒的壓力。

就在他們說話間,得知秦浩軒約戰嚴冬消息的徐羽也匆匆趕來了,她的身後跟著一臉不高興的羅金花。

羅金花已經記不清這是徐羽第幾次為秦浩軒耽誤修練時間了,今天早上她準備和徐羽講解一個相當重要的修仙理論,而這時外面路人的議論聲傳到徐羽耳里,一聽到是秦浩軒的事,徐羽就拋下修練急忙趕過來了。

「浩軒哥哥,你為什麼要約戰嚴冬?」徐羽一走進來,便用焦慮而擔憂的口氣詢問。

「他傷害小金。」秦浩軒聲音淡然,原本這種淡然是徐羽最喜歡的模樣,但現在徐羽卻恨不得將他臉上的淡然扒開,看看裡面到底藏著什麼底牌,讓他敢約戰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

秦浩軒感受到徐羽的關切,微微一笑道:「不用擔心,我自有分寸的!」

然而,秦浩軒的話並沒有讓徐羽放下心來,羅金花還是能看出她的心亂如麻,如此下去,對徐羽心境也不是什麼好事,而秦浩軒一旦有什麼三長兩短,徐羽本就不強的好勝心將更加低落,修練進度必然大受影響。

「秦師弟,你挑戰嚴冬的用意我們都知道,但嚴冬畢竟是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不要因為一時衝動而毀了自己,也使徐師妹為你擔心。」羅金花雖然用最委婉的語氣說出自己的心聲,實際上就差沒有直接告訴他,你找死也就算了,幹嘛還拉上徐羽?

秦浩軒依舊微微笑著,用平淡的語氣說道:「我有分寸。」

羅金花本想勸秦浩軒取消約戰,但想了想,還是放棄了勸說,因為她知道勸了也是白勸,她看了看徐羽臉上擔憂的神情,狠了狠心才拿出一枚青玉制的靈符,遞給秦浩軒。

「這是一枚仙苗境十五葉的防禦靈符,如果你不願意直接認輸,那麼在危急時刻記得使用。」

秦浩軒也沒多做推辭,接過靈符道謝。

「那我也去挑戰嚴冬!」徐羽的話把秦浩軒跟羅金花都嚇了一跳。

「別鬧……」秦浩軒搖頭道:「你一個紫種去挑戰,他接都不敢接。萬一他真的接了,傷到你了,那掌教恐怕會來找我麻煩。」

這時,外面又響起了敲門聲,這一次來的是幾個四大堂弟子,他們的靈地都是由小金負責打理的,他們進來後,秦浩軒這個本就不大的小屋頓時被擠得滿滿的。

他們進來時看到徐羽和羅金花,愣了愣,彼此交換了一個曖昧的眼神。

在他們來之前,就為小金莫名其妙痊癒的事交換看法,他們普遍認為是秦浩軒的至交好友徐羽以紫種的身分,請某位堂主或長老施救,將小金的毒逼出體外。否則連小金中的是什麼毒都弄不清楚的秦浩軒,又是怎麼救它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