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凶心殺意燃擂台

第一百一十一章 凶心殺意燃擂台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冰球被擊碎後,無數冰渣瞬間將秦浩軒包圍起來,四周溫度急速下降,不到五息時間,秦浩軒就被凍在一團巨大的冰塊中。

「看老子還讓不讓你囂張!」嚴冬眼中閃爍著凶光,若不是堂主說要留你狗命,張狂又來找我威脅,早將你宰了,拿你的人頭去投誠李靖,送一份大禮。

嚴冬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剛剛的靈法消耗太大了!這哪裡是在同一名新進弟子小癟三交手,這更像是同一樣是十二葉的弟子在交手啊!累!

台下觀看的李靖一臉惋惜的搖頭,原以為秦浩軒有什麼驚人的手段和底牌,沒想到這麼不堪一擊,才幾個交鋒便被凍住,真沒看頭啊!

張狂只是冷冷的盯著擂台上的秦浩軒,彷彿除了這個男人之外,一切都跟他沒有任何關係。

徐羽邁步想要衝向擂台,卻被師姐死死的按在原地,太初教的規矩!便是紫種也不能去觸碰!擂台就是擂台!

凍住秦浩軒的那巨大冰塊傳來卡嚓、卡嚓的細響,然後冰塊上出現一條條細小的裂紋,裂紋逐漸變粗,僅僅兩息時間,冰塊啪的一聲炸開!

就在冰塊炸開,冰渣漫天飛舞時,被凍在裡面的秦浩軒深深吐出一口濁氣,一抖身上殘冰,揚起右手,四周靈氣迅速凝成一柄吹毛斷髮的手刀,化為獵豹追食般直撲嚴冬。

消耗有些過大,剛剛放鬆心神的嚴冬打了個機靈,匆忙間只能再次調動靈氣凝聚靈法,同時心中不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自然堂的堂主這是給了他幾張救命靈符?不然怎麼可能破開寒冰?

經過無數次挨打,修練道心種魔大法,又被古雲子全力「培養」,鍛鍊出來的體魄強度,連秦浩軒自己都感到驚訝!

嚴冬愣神的霎間,秦浩軒已經衝到他的身邊,他抬起頭便看到秦浩軒那張交織著怒火和殺意的面孔,閃爍著逼人殺意的手刀刺向他的腹部。

若是被刺中,便是不死也要受傷,驚慌中的嚴冬忙倒步連退,迅速引動一枚天圓靈符,一道黃色光幕擋在他的身前,秦浩軒的手刀刺在這道光幕上不得寸進。

修為的高低,在這一刻盡展無疑!

勝負轉瞬!

秦浩軒知道雙方的差距,機會只有這一次!他左腿腳腕轉動帶動膝蓋扭動,略在後方的右腿猛力蹬踏地面轉腰,反作用力帶動著身體化作陀螺一樣轉動著繞向光幕一側!

完美的天圓是光幕如同一個倒扣著的飯碗,將人籠罩在其中,可嚴冬這個天圓靈符,更像是一面牆,擋住對方前進的牆,秦浩軒如陀螺般旋轉前行,繞過了光幕,人再次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那骨折的左臂這時早已經抬起,迎著嚴冬面頰的是骨折左臂的手肘!

砰!

嚴冬聽到硬物撞擊聲響的同時,臉部也感覺像是被一口平底鍋給狠狠的拍了一鍋,火辣辣的疼痛令他的視線一片模糊,鼻骨更是呈出詭異的凹陷。

咔嚓!鼻骨斷裂的聲響隨著疼痛之後,很快也趕到了。

整個面部的疼痛令他忍不住要張嘴喊叫出來,秦浩軒那沾滿著鮮血的右手猶如蛇般從下方鑽出,卡住了他的脖子,隨後那受傷的左臂手肘橫劃著掃在了他的下巴處。

咔嚓!嚴冬聽到了自己下巴骨折的聲音……

雖然是修仙者,但畢竟是血肉之軀,秦浩軒這一通足以將鐵板打出窟窿的鐵拳,嚴冬也是受不住的,就算他一身靈力,頭暈眼花之下也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這完全就是街頭孩子的打架方式啊!嚴冬倒地被秦浩軒騎在身上,想起了還沒有成為修士時,自己年幼跟人打架時,多麼像現在這一刻啊!

痛!連續拳打的疼痛,令嚴冬顧不上回憶從前,他努力的想要掙脫,卻發現在單純的力量抗衡上,自己竟然不是對方的對手!

這怎麼可能?修士雖然不以力量見長,但修士的身體經過越多靈氣的洗滌,自然會越是強大!六葉修士面對十二葉修士,脆弱的就如同一隻小雞在猛虎面前的態勢。

可現在,眾人看到的,是一隻草雞,正在隨意肆虐的凌辱一頭巨龍……

將嚴冬打得已無還手之力的秦浩軒並沒有再打他的太陽穴,開始照顧他的臉,只用了幾拳便將他滿嘴牙齒打落,一張臉腫得跟饅頭似的。

本想喊認輸的嚴冬一嘴碎牙和血,根本無法發出聲音,而秦浩軒也毫不理會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哀求,反而砰砰兩拳,將他一雙眼睛打得又青又腫。

秦浩軒一拳拳打下來,兇殘無比,血流滿地,擂台的地面都被打出一道道細密的裂縫。

咚……咚……咚……咚……

嚴冬的腦袋剛剛揚起想要離開地面,秦浩軒的拳頭就落在他的臉上,將他整個腦袋砸回到地面,強橫的力量,令腦袋跟地板碰撞到一起,發出有如戰鼓的震響。

現場如死一般的寂靜,與旁邊時不時傳來喝彩聲的擂台比起來,顯得格格不入。

仙苗境十二葉境的修仙者被一個還未出葉的新弟子打得如此凄慘,說出去都沒人相信,可這一幕真實的發生在眾人眼前。

被秦浩軒一拳拳打得撕心裂肺疼痛的嚴冬知道,再這麼下去,等自己完全失去意識,就是自己喪命之時,他勉力抬起左手,想掏出懷中古雲子贈予的靈符,卻恰好被秦浩軒眼角餘光瞟到,他身子猛然竄起,抬起右腳狠狠踩踏下去,嚴冬的左手立刻傳出卡嚓卡嚓骨頭碎裂的聲音。

秦浩軒冷冷說著,彷彿不是在傷人,而是踐踏一頭畜生,他回想著渾身劍傷差點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