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英靈不滅爭天心【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英靈不滅爭天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將蒲漢忠遺體平整的放在棺材中,又擰了一條濕毛巾,小心翼翼地為蒲漢忠擦拭儀容,整理衣衫,合上棺蓋,而後趕動馬車,在璇璣子等人的陪同下,朝緩緩行去。

這時,圍觀的人們才知道,秦浩軒那來自自然堂的入道師兄蒲漢忠壽元耗盡,死了,頓時響起一片竊竊私語聲,希噓不已。

「哎,原本我以為修仙之後就不會死了,沒想到修仙之後還是會死啊……」

「哪怕你修到仙嬰道果境,如果不能再突破新境界獲得壽元,等你現有壽元耗盡照樣得死,只不過活得長點!」

「你們看秦浩軒那一臉悲切,心境恐怕要受很大影響了,鬧不好還會影響入仙道!」

「他出苗三個月了,到現在還沒有出葉,如今更受蒲漢忠的影響,我看更難出葉了!」

「自然堂本來就弱,連堂主都沒到仙樹境,門下弟子修為一個個差得出奇,我看蒲漢忠的今天就是秦浩軒的明天吧?」

「蒲漢忠修為在自然堂排名也不低了,現在他都死了,自然堂弟子中仙苗境十葉以上就只有葉一鳴幾人了,我看他們怎麼應付半年後古雲堂的挑戰!」

……

靈田穀朝西走三十里路,便到了英靈山下。

英靈山高大堪比黃帝峰,但卻不如黃帝峰險峻,山勢平緩,土質鬆軟,山石較少,又位於大嶼山山陰之處,在風水上說是最好的天然陵園,所以太初教的開派先祖將這裡選作陵寢,專門安葬無法成仙證道的太初教弟子。

英靈山不但是弟子的陵寢,也埋葬著太初教歷代先祖,依據死者生前的身分,身分越高埋葬的地方越好。

太初教歷代掌教,宗門核心高層長老,各大堂主的陵寢在英靈山上峰,而太初教開派老祖便埋在英靈山頂,按照風水的說法,坐擁大嶼山陰之靈氣,與黃帝峰之陽氣遙相呼應,庇佑太初教世世代代繁榮昌盛。

蒲漢忠生前只是自然堂的弟子,身分並不高,所以他的陵寢就在山腳下。

璇璣子取出一個羅盤,仔細算過後,為蒲漢忠選出墓穴,他衣袖一揮,一道精純的靈力打入土中,炸出一個三公尺深,恰如棺材長短的深坑。

「好孩子,生死乃天定,莫要太傷懷!」璇璣子拍了拍秦浩軒的肩膀,讓幾名弟子將蒲漢忠的棺材放入墓穴中。

掩上土,自然堂的弟子鞠躬行禮道別後,隨同又顯得蒼老了許多的璇璣子離去。

「浩軒哥哥,人死不能復生,你別難過了,蒲師兄也不想看到你這樣。」徐羽走到神色悲傷,低垂著頭,跪在蒲漢忠墓前的秦浩軒面前。

她本想陪秦浩軒呆一會,但秦浩軒義正言辭的對她說:「羽妹妹,還有三天就要入水府了,你不比我,很多雙眼睛都在看你的表現;如果你不想讓我心生歉疚,現在就回去認真修練吧,若耽誤了你的修練,連蒲師兄都會怨恨我的!」

一直站在徐羽身後,遲遲找不到勸說機會的羅金花順勢說道:「徐師妹,我們先走吧,讓秦師弟在這裡多陪陪蒲師兄,不要打擾他們。」

徐羽輕嘆一聲,道:「好吧,浩軒哥哥,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些回去,蒲師兄肯定不希望因為他,而耽誤了你的修練。」

秦浩軒默然點頭,在徐羽和羅金花離去後,就只有他和葉一鳴在蒲漢忠靈前。

兩人就那麼沉默著,秦浩軒獃獃的看著墳頭,絲毫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

葉一鳴安靜的陪在一旁,也不著急催秦浩軒去修鍊,只是安靜的在一旁等著,等待著秦浩軒現有反應,可偏偏秦浩軒始終如同泥塑一般的動也不動。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葉一鳴沉不住氣的起身說道:「浩軒,該回去修鍊了。」

秦浩軒也不接話,只是把頭輕輕搖擺,半點沒有離去修鍊的意思。

葉一鳴深吸了口氣,年輕人任性是正常的,只是現在並非任性的時間,他起身盯著秦浩軒的眼睛,語氣變得尖銳起來:「怎麼?死了個蒲師兄,就不修鍊了?你是太初的修士!」

秦浩軒低頭不去看葉一鳴,嘴裡只是輕輕的說著:「你不是我,你不能懂我。死的又不是你的至親……」

砰!

葉一鳴一腳踹在秦浩軒的胸膛,將他踹的整個人翻到在地上,沒等他起身,葉一鳴已經來到身前,伸手拽住他的領子說道:「蒲師兄也是我師兄!你死了一個蒲師兄是嗎?你來!你來!你跟我來!」

葉一鳴拖拽著秦浩軒來到一座有年頭的墳前說道:「躺在這裡面的,是我的入道師兄!他待我就如漢忠待你一般!令我入道不久之後,師兄便坐化了!」

葉一鳴又拖拽著秦浩軒來到另幾座成色較新的墓前,道:「幾年前,我同這幾位師兄去百獸山尋找靈獸,偶然尋到一隻靈獸幼仔,在抓捕時驚動了母獸,那母獸便立刻撲過來,我們幾人不敵,幾位師兄為了掩護我逃跑,自己喪身獸腹,這裡只是他們的衣冠塚。」

他朝山上走了幾十步,來到一個單獨的墓前,道:「這位是自然堂的長輩,算起來還是師父他老人家的師兄。我在百獸山上受了傷,是這位師伯悉心照料,我才得以痊癒,所以說他是我再生父母也不為過。」

在秦浩軒的注視下,葉一鳴走到一座座墳前,向秦浩軒訴說長眠地下的這些人與自己的淵源,秦浩軒安靜的聽著,每一個字都如同敲響的大鐘,回蕩在他的腦海中。

足足說了半個時辰,見天色漸漸暗下來,葉一鳴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