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冤家從來都聚首【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冤家從來都聚首【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兩人剛剛準備前行時,忽然葉一鳴低聲驚呼一聲,秦浩軒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登時也驚住了。

前方地上躺著兩個太初教的弟子,已經成為兩具乾屍,彷彿是被什麼魔物吸乾了本命精華所致。

雖然每年太初教弟子都會因為鍾乳靈液而偷偷自相殘殺,但太初教弟子修練的是道門正法,像這種吸人精華的邪門功法卻是不會,所以可以斷定絕不是太初教弟子內鬥殘殺所致。

葉一鳴一把抓住秦浩軒的手,將他護在身後,運氣行功,體表靈力浮現凝成一身護身甲冑,正色道:「小心,肯定有魔物……」

他的話還沒落音,在他身後的秦浩軒便看到相距他們兩人不足十尺的地方,空間忽然裂開一條縫,一股強烈的幽泉氣息傳出,足足有十幾個冥魂從這縫隙中逸出,然後迅速將秦浩軒和葉一鳴包圍。

葉一鳴一驚之下,迅速凝聚靈力在右手,一式開天斬的法術令手臂放出一丈長的黃色靈光,冥魂被法術切中,發出一聲慘叫化為一陣青煙完全消失。

約莫十息時間,葉一鳴已經殺掉三頭冥魂,但他被近十頭冥魂包圍,一邊躲閃一邊攻擊,忙得不亦樂乎,完全無暇顧及秦浩軒。

秦浩軒知道這種時刻不能藏拙了,現在還只出來一些冥魂,若是這時空裂縫再大一些,出來的很可能是低級冥物,甚至強大的冥物!必須要盡量減少自己和葉一鳴的體力消耗,因為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危險。

秦浩軒迅速將腦中金霧一般的神識凝聚起來,凝成一道道金棒,再找准冥魂的魂識,用神識金棒碾壓過去。冥魂的魂識被神識金棒一掃,頓時碎裂,整個冥魂都化為一陣青煙消失的無影無蹤。

神識竟然能將冥魂徹底打到虛無?秦浩軒一驚,腦海中神識連連聚出金棒,打在一頭頭冥魂之上,那很是兇悍,一爪能將石頭當作豆腐抓爛的冥魂,在神識金棒的碾壓下,紛紛碎裂消失。

葉一鳴還在和近十隻冥魂苦苦糾纏,正打得激烈時,這些冥魂忽然就煙消雲散了,他轉頭詫異的望了一眼,最終目光落在秦浩軒身上,剛剛這位師弟……做了什麼?

秦浩軒微微一笑,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走吧。」

葉一鳴點點頭,心中驚訝,雖然不知道秦浩軒用什麼手段將這十多隻冥魂一眨眼就收拾了,但可以斷定這個師弟不簡單。

不過他和蒲漢忠一樣,既然秦浩軒不說他也不會問,秦浩軒想告訴自己的時候,自然就會說了。

就在他們想繼續前行,找尋仙緣及鍾乳靈液時,忽然傳來一陣紛雜的腳步聲,並且有幾個驚慌的人聲,聽聲音,像是楚湘子。

葉一鳴和秦浩軒對視一眼,迅速找了一塊大石,躲在其後。

「呼呼……張狂那廝太可怕了,紫種之威能真是太可怕了,怪不得被稱之為無上紫種,動起手來完全不像仙苗境十葉的人,倒像是千年老妖附體,兇悍的不像樣!不用跑了,我想張狂也不會追上來了。」楚湘子聲音還在發顫,靠在一棵大樹上,重重的喘氣,憤恨的說道:「只可惜剛剛找到鍾乳靈液,就被張狂撞見了,讓他白撿了一個大便宜!」

「是啊,本想把他幹掉,卻沒想到他這麼厲害!想想他殺人時那凶光畢露的眼神,我現在還心有餘悸。」楚湘子的一個小弟出聲附和。

「可惜了那幾滴鍾乳靈液,要是我們採了就可以賣個不菲的價錢!」他的另外一個小弟舔了舔嘴唇,無比沮喪,他想不到張狂這個新弟子竟然如此厲害,楚湘子這個仙苗境二十葉的修仙者,在五個仙苗境十多葉的小弟幫忙下,竟然擋不住張狂的攻擊,節節敗退。

要不是楚湘子腳底抹油跑得快,恐怕也逃不脫張狂的魔掌,本來他們一群共六個人,現在只剩下三個。

楚湘子五個仙苗境十多葉的小弟,就有三個慘死在張狂手下,太初有太初的規矩,可是入了水府……很多規矩暫時便沒人去在意了,楚湘子等人甚至生出了滅殺紫種的念頭。

當然……張狂出手殺人的手段之凶,更是讓幾人懷疑,張狂是不是被凶妖附體,完全不在意同門之情。

剛才逃跑時,楚湘子眼角餘光瞥到張狂殺自己小弟的兇悍眼神,他現在還在發抖。

楚湘子暗嘆一聲,道:「如果剛才再多一個幫手,幫我堵住張狂的去路,就能打贏他,奪走鍾乳靈液了!可惜張揚和我們走散了,他若是在的話,說不定情況就能不同了。」

聽到他們的對話,秦浩軒和葉一鳴面面相覷,沒想到張狂竟然凶暴到了這般地步,連楚湘子這個仙苗境二十葉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對手,聽起來楚湘子這邊還損兵折將,怪不得一直吆喝說要入水府殺人。

葉一鳴朝秦浩軒使了個眼色,示意離開,萬一張狂追楚湘子來到這裡,以張狂和秦浩軒的仇怨,非鬧個不死不休不可。

好在這花園中障礙物極多,假山大樹,足夠遮掩他們悄悄離開這裡。

秦浩軒跟在葉一鳴的身後,心中納悶張狂為何忽然變得這麼兇殘,若是自己碰到他該如何取勝,卻沒注意到腳下踢動一個石子,傳出「嘩」的一聲。

這個聲音將楚湘子等驚弓之鳥嚇了一跳,緊張的大喊:「誰,誰,是誰!出來!」

不過他們喊了幾句,很快醒悟過來,若是張狂追來的話還用得著躲躲藏藏么?只要不是張狂而是其他人,他們犯得著怕么?

楚湘子眼中閃過一道凶光,這躲在石頭後面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