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二十五章 翻臉翻書翻書臉【

第一百二十五章 翻臉翻書翻書臉【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兩人邁出步伐,正要從時空裂縫旁經過,卻不料這時空裂縫猛然又擴大了一倍,變成足足兩人大小!一股強烈的幽泉氣息傳來,寒冷深邃,刺人骨髓,將他們兩人逼回原地,道道黑氣從這時空裂縫中逸出。

「跑不了了,謹慎應戰吧,這頭冥物肯定比剛才那頭更凶狂!」葉一鳴輕嘆一聲,面色漸漸嚴肅起來,同時也將從楚湘子身上搜出來的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扣在手上。

在他們兩人的凝視下,這時空裂縫果然沒讓他們失望,裂縫中走出來的是一個人類!而且模樣極其好看的人類!與常人唯一不同的,或許便是它的膚色略微有點古銅的味道。

不!秦浩軒很快感覺到了對方身上散發著魔氣,而不是修道者的修仙氣息。

秦浩軒打量著對方,對方也打量著秦浩軒兩人,從它的眼睛裡可以看到智慧生物才有的那種藐視的味道,就如同人在看一隻蟲子般的藐視。

「師弟,小心了……」葉一鳴低聲說道:「這種情況師兄也沒遇到過……在水府之中越是這般,代表的便越是危險……他的眼睛裡充滿了智慧……這已經是魔了……」

葉一鳴的話音未落,秦浩軒更還沒來得及搭話,走出的「人類」便從懷中摸出一把摺扇,很是隨意「唰」的將其撐開,帶著幾分瀟洒的說道:「人類?你們可以稱呼本座為『刑』公子,給本座跪下,饒你們不死。」

秦浩軒沉默的打量著『刑』,它的外衣墜角出還沾著鮮血,那不是人類的鮮血,應該是魔物的!魔物也會攻擊魔物?

「小心……」葉一鳴提醒秦浩軒道,手裡扣著從楚湘子身上找出的那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只要這魔物敢過來,他就毫不猶豫的引動攻擊。

葉一鳴再度提醒秦浩軒道:「仙樹境的魔物都不會說人話,可它卻會說人話,這頭魔物不簡單!待會動起手來,我拖著它,你一定要速速離開這裡!」

讓葉一鳴擔憂的是,這頭魔物竟然會說話,一般實力境界相當於仙樹境的魔物都還不會開口說人話,可這頭實力境界充其量僅相當仙苗境二十葉的魔物竟然會開口說話!肯定比剛才那頭更難纏。

刑語氣囂張的怪笑道:「二位,還不跪下?真的要本座動手?吸了你們的血肉不成?」

刑逼近的同時卻還帶著幾分讀書人的儒雅,葉一鳴和秦浩軒再次蹬蹬後退數步。

葉一鳴手裡雖然扣著一枚仙苗境三十葉的靈符,卻不敢輕易引動這枚靈符,畢竟他們身上能傷害到刑的東西就這枚靈符了,幽泉冥物不但身強體壯,而且敏捷度也不錯,若是沒打中它,自己就沒什麼能傷害到它了。

至於其餘兩枚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打在它身上,以幽泉冥物強悍的身體防禦,這兩枚同等境界的靈符肯定傷不了它。

刑一邊逼近秦浩軒二人,一面嘴碎的嘮刀著:「跪下,還能活命……」

秦浩軒陰沉緊張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了笑容,這笑容看到刑的眼中有些刺目。

「師兄,這魔物一直在叨叨,卻不動手……」秦浩軒低聲說道:「或許他的身上有傷,看他衣角處……」

葉一鳴驚訝秦浩軒的冷靜,同時快速掃了一眼刑的衣角,刑下意識的想要將衣角藏在身後,這個動作卻被兩人收入眼底。

「師兄,攻擊!」秦浩軒喊了一聲,迅速凝聚腦海中金霧一般的神識,凝成一道金色巨棒後射向這頭冥物,與此同時,葉一鳴也引動了手上那枚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靈符破碎,其中濃濃的靈力化作一柄利刃狠狠刺向刑。

刑嘴眼睛猛地張大,唇角帶著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這種級別的靈符攻擊威力雖大,速度卻太慢了!怎麼可能被其打中?這邊是他們的殺手鐧了吧?它正想輕輕一躍,躲開這道靈符,卻沒料到從看起來較弱的那個人類身上射出一道神識,使它的腦袋莫名產生一陣巨疼。

「啊!啊!」刑被秦浩軒神識攻擊後,那道仙苗境二十葉的靈符便不偏不倚地轟在了它的身上,被攻擊的它渾身亮起綠光,尖叫著跳開,一臉驚訝的瞪著秦浩軒,它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如此弱小等級低微的修仙者,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神識!

雖然刑的實力比剛才那頭冥物更加強橫,但和它一樣,神識也比較薄弱,比一般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要弱許多。

秦浩軒的這道神識攻擊雖然沒將它的靈魂碾碎,但已經讓它眼睛露出驚恐之色,又蹦又跳的退出了很遠。

就在刑準備從時空裂縫中鑽回去時,這道黝黑的時空裂縫忽然關閉了。

「媽的!怎麼關了?」刑怪叫一聲,連忙揮動雙手的吼道:「停手!停手!不要打了,我投降,我投降!再打下去對你我都沒什麼好處!」

葉一鳴有些驚訝的望著身強體壯的刑,幽泉冥族除卻**強橫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堅決不會投降,即便是投降也是詐降!

他悄聲提醒秦浩軒道:「別相信幽泉冥物的鬼話,它很有可能是詐降。」

聽得葉一鳴的話,刑苦著臉道:「我是真投降,若你們把我神識打碎了我就死了,我能不投降么?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么?」

葉一鳴愣了愣,雖然刑說得很有道理,但是誰知道它是真投降還是詐降,如果被它背後襲擊,以它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自己和秦浩軒肯定討不得好。

秦浩軒一雙如刀子般銳利的眼神盯著刑,他一面暗暗凝聚神識,一面盤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