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人識面難見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識人識面難見心【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葉一鳴皺著眉檢查了四周,道:「剛才這裡應該出現了一批冥物,被人清理了,現在暫時是安全的。」

說罷,葉一鳴又自言自語道:「水府我也進來過十幾次,除了同門內鬥,為搶奪靈液互相殘殺外,還真沒有其他危險,看來這一次一定是有大問題。」

秦浩軒沉默不語,此時他體內仙苗因為缺乏靈力而顯得有些枯萎,他見附近有幾座三四丈高的假山,可以暫時藏身,於是對葉一鳴道:「葉師兄,我們先去那裡打打坐,恢復一些靈力吧。」

正在他們商量間,忽然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他們兩人忙朝那假山群中躲去,聽腳步聲雖然像是太初教的弟子,但他們對本門弟子也不太信任,畢竟水府是一個沒有規矩的地方,死在這裡也沒人會知道是怎麼死的,於是有少數在門規束縛下不敢肆意妄為的太初教弟子在這裡便燒殺搶掠,往年這種事有很多,今年肯定也不會少。

這個腳步聲是一個穿著褐色宗袍的男弟子傳來的,躲在暗處觀察他的秦浩軒見了此人,也不禁暗贊一聲。

這位師兄劍眉星目,丰神俊朗,嘴角始終禽著淡淡的微笑,堂堂七尺之軀玉樹臨風,龍行虎步,瀟洒無比,彷彿沒將這危機四伏的水府放在眼裡。

他身上那身褐色宗袍,充分表明他仙苗境二十葉的實力,畢竟能進水府的只有仙苗境二十葉以下的修仙者,而穿褐色宗袍最低標準是仙苗境二十葉。

葉一鳴看到此人,暗道一聲,是他?

這人名叫武義,人如其名,在太初教中低層弟子中口碑極好,又是飽滿仙種,入門十年,被他提攜幫助過的師弟不下百人,素有「忠肝義膽」的美譽;武義因為長相俊秀,資質不錯,古道熱腸,人品又好,被許多中低層弟子所熟知與喜愛。

如果不是還有特殊仙種的存在,以武義的名聲人品,幾十年後也將會是掌門寶座的有力競爭者,最差也有競爭堂主的資格。

他在這庭院中站立一會,靜心凝聽,散出靈力探測,很快發現秦浩軒和葉一鳴的藏身所在,只見他健步走了過來,站在假山群外,拱手作揖道:「假山中的兩位師弟,我乃武義,我不會攻擊你們,而是有事想請你們幫忙,還望現身一見。」

秦浩軒一愣,將詢問的眼神投向葉一鳴,葉一鳴沉吟稍許,道:「此人名聲不錯,經常提攜後進弟子,應該不是壞人,如果他想攻擊我們,直接衝進來便是,完全不必在外面喊話。」

「嗯,那我們就出去,看看能幫上他什麼忙吧!」秦浩軒和葉一鳴做好決定後,走了出來。

在走出來之前,葉一鳴微微整理了下衣衫,又用手揉了揉臉,做出一副精神抖擻的模樣。

秦浩軒很快明白過來,他也學葉一鳴的樣子讓自己看起來更有精神,裝出一副全盛時期的表情,一來不會被人瞧不起,二來若是遇到不軌之徒,別人攻擊你之前也會掂量掂量。

整理完畢後,他們走下假山,神采奕奕的站在武義面前。

武義的名聲秦浩軒也曾有耳聞,都說他忠肝義膽古道熱腸,這一次近距離的接觸見面後,秦浩軒對他的好感又深了幾分。

他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微笑,雙眼熠熠生輝,高挺的鼻子,微翹著露出和藹微笑的嘴唇,這精巧俊秀的五官恰到好處的搭配在一起,顯示出他與眾不同的親切感,更讓秦浩軒意外的是,他身上流露出一股謙遜有禮的氣質。

太初教四大堂里竟然還有這種人物。

「自然堂葉一鳴,請問武師兄有何要幫忙的地方?」葉一鳴走出去後,先自報家門。

武義十分親切的笑道:「自然堂葉師兄的大名,武義也早有耳聞,無奈葉師兄忙於修練,不曾會晤,今天第一次見面,就要請葉師兄幫忙,真是慚愧。」

這幾句話十分客氣,卻讓秦浩軒很是意外,畢竟在其他四大堂弟子面前,一旦報出自然堂的身分,無一不是露出冷落鄙視的眼神,像武義這種面不改色,還說出一長串客套話的人,簡直絕種了,可見這人確實不錯。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那邊的庭院中,發現了一個有很多鍾乳靈液的地方,我在來之前看過許多這方面的書,可以肯定這些鍾乳靈液從未被人發現過,但是這些鍾乳靈液外有一個禁法包圍,我也取不到這些靈液。」武義娓娓道來後,又道:「我仔細研究後發現,這個禁法是由修仙高手設立的,而且它很古怪,如果不能一次破除,它受到攻擊後就會帶著這塊地整個直接瞬移走,這水府太過巨大,想要再找到它可就難了。」

「修仙高手人為設置的禁法?那他為什麼不取走呢?」葉一鳴自言自語了一句,微微皺眉,又對武義道:「以武師兄的實力都無法打破禁法,卻不知想讓我們兩個怎麼幫忙?」

武義道:「家師曾教過我一個陣法,名為聚力陣,聚力陣需要二十四人才可催動,它能在短時間讓大家的靈力恢復到全盛時期,然後集所有人之力於一起,傾力一擊,為此我還找了一些師兄弟幫忙,現在就缺兩人了,如果加上葉師兄和這位師弟,恰好能催動聚力陣。」

葉一鳴想了想,對秦浩軒道:「武師兄素有俠名,經常提攜和幫助門派中的後進弟子,現下他有需要,我們也當幫忙。」

秦浩軒道:「葉師兄認為可以,那便可以。」同時,他望著武義的眼神有些驚訝,在這個彼此懷疑算計的水府里,他竟然能憑一己之力,號召這麼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