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我七十二變化【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看我七十二變化【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正在修復禁法的葉一鳴也放下手邊的事走了過來,警覺地對秦浩軒道:「又一個會說話的冥物,但你看它樣子有些奇怪。」

秦浩軒依著葉一鳴的指點,仔細看了看,說道:「葉師兄,它的額頭上有一個暗色光圈,和當時被赤煉子用移魂術控制的武義一樣,只是這個移魂術比武義的移魂術要粗糙許多,很明顯就能看出來了。」

葉一鳴點點頭,道:「又是一個被移魂術控制的傢伙,小心對付了!」

那被移魂術控制的冥物見秦浩軒不讓開,逼近一步,渾身氣勢散發,頓時凶氣外放,想要恐嚇秦浩軒和葉一鳴。

它對站在秦浩軒身後老神在在,一副十分安全模樣的刑道:「別以為這兩個人類能保得住你,速速投降,回去接受懲罰和發配!」

秦浩軒轉過頭去,問刑:「你犯了什麼事?」

刑腦袋搖得跟波浪鼓似的,搖頭的同時口水飛濺,它語氣輕鬆的說道:「沒事啊,什麼大事都沒有,不信你問它。」

那被移魂術控制的冥物見秦浩軒沒有讓開的意思,也懶得再跟實力卑微的秦浩軒和葉一鳴廢話,直接一掌拍了過來,速度之快讓葉一鳴救援不及,秦浩軒也躲無可躲,只能硬接了這一掌。

刑見那冥物打出這一掌時,同樣來不及救援的它大呼:「小心,千萬別接……」

但是它的提醒已經晚了,秦浩軒和它的手掌已經接觸在一起。

接觸到一起後,秦浩軒發現,它這來勢洶洶的一掌看上去能開山裂石,實則沒有半點威力,只是和自己的手掌合在一起,逼迫自己接下這一掌罷了。

這冥物冷笑一聲:「愚蠢的人類,讓你嘗嘗我的!」說罷,魔身猛然盪出一陣劇烈的魔氣,它的手掌和秦浩軒的手掌貼在一起,秦浩軒心中大驚,但無論他怎麼努力撕扯都分不開,彷彿已經融為一體了。

道道黑色魔氣如一條條蜿蜒小蛇,在這冥物身上遊走,隨後這些魔氣融為一條通體黝黑髮亮的小蛇,張開蛇嘴,透出一股強大的吸力,彷彿要將秦浩軒的精氣血全部吸乾!

這時葉一鳴大驚失色,想要衝上去營救秦浩軒,而一頭冥物也竄了上來,擋住葉一鳴,其他幾頭冥物則將刑圍了起來,雙方再次陷入激戰!

此時刑的眼睛裡露出焦急之色,倒不是純粹為了秦浩軒的安危,如果秦浩軒玩完了,那它就難以逃脫了。

刑正在擔憂時,那冥物也發動了,一道道強大吸力湧入秦浩軒的體內準備將他體內的靈氣精血全部吸取,當秦浩軒丹的田氣海中靈力中的就要被吸走時,他所修行的突然自動運行起來!

在正常情況下,應該是秦浩軒的身軀瞬間乾癟,成為一具乾屍,但是的自動運行改變了這一事實,在秦浩軒體內運轉後,迅速穩住了秦浩軒體內的靈力,不但如此,還生出一股比那冥物體內更強的吸力,頓時,那頭冥物粗壯的手臂乾癟了,一瞬間乾瘦如柴。

「啊!道心種魔**!你竟然會道心種魔**!這功法竟然還存在人間,竟然被你一個人類所學會!」它說著話時,身體迅速乾癟下去,本命精華迅速被秦浩軒吸取,它的最後一句話是:」你等著,我會來找你的!」

那群正在和刑激戰的冥物見領頭人瞬間被吸成乾屍,頓時嚇呆了,而刑也一臉驚詫的盯著秦浩軒,心頭暗暗迴盪六個字!

葉一鳴也十分吃驚的望著秦浩軒,愈發覺得秦浩軒神秘,他雖然不知道有多厲害,但由如此厲害的冥物使出來的功法,肯定不尋常,卻沒想到偷雞不成,反而被秦浩軒吸了個乾乾淨淨,而且它臨死之前語氣震驚的說秦浩軒修練了,一定會來找秦浩軒!由此可想秦浩軒修練的肯定非比尋常。

葉一鳴盯著秦浩軒很久,如果不是這位師弟對漢忠確實極好,連番大戰哪怕拚死也要同自己一起共死共生,自己真的要懷疑他是不是其他教派安插到太初的細作了。

殺死那領頭冥物後,秦浩軒毫不猶豫的調動神識,趁其他冥物還在目瞪口呆時,將它們神識碾碎,輕鬆弄死。秦浩軒自忖,自己在神識使用方面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看到秦浩軒的神鬼莫測的神識攻擊手段,以及他所會的,刑的眼睛一亮,一臉嘻皮笑臉湊到秦浩軒面前,用他頭上那一顆發亮的大眼睛望著秦浩軒,道:「你神識很強,但是你的身體很弱,我們幽泉冥族修的是身體,尤其像我這種冥族中的天才,更是身強體壯。不如就讓我當你的保鏢吧!雖然剛才那些傢伙都不如我,我想殺了它們易如反掌;念在同族之誼上我強忍著自己的殺意,可它們還窮追不捨,既然你幫我殺了它們解了圍,那我欠你恩情,所以我才肯做你保鏢的,否則咱們幽泉冥族高傲尊貴,人類豈請得動我們當保鏢?」

秦浩軒冷冷瞪了他一眼,這傢伙說得冠冕堂皇,彷彿自己佔了它多大便宜似的,如果真將它留在身邊,就憑它這惹禍本事以及模樣,指不定誰給誰當保鏢呢:「不用了,你走吧!」

自己說了一大通,可秦浩軒還是不為所動,刑頓時急了,它急切的說道:「那怎麼行,咱們冥族的原則是恩怨分明,有恩必報,你不讓我報恩,豈不是讓我違背了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我可是一隻有擔當、有責任、有尊嚴的魔,你拒絕我的報恩就是踐踏我的尊嚴!」

秦浩軒又斜眼瞥了刑一眼,刑臉上的焦急倒不像是裝出來的,只是它說得這麼堂而皇之,肯定不是為了什麼報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