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三十六章 討價還價看拳頭【

第一百三十六章 討價還價看拳頭【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秦浩軒連連搖頭如撥浪鼓般的說道:「別開玩笑,若真破的開,那令牌便屬於我的。你想拿的話,那就分生死好了。」

刑連連翻著白眼,口中低聲嘟囔:「這禁法你無法破解,憑什麼破開了東西歸你?」

「這是太初的水府……」

「屁話……」刑的聲音很小,卻足夠讓秦浩軒聽到了:「你太初的,你怎麼不拿走?」

葉一鳴一旁插言道:「這令牌若能拿出來,我送你幾包葯散,算是交換。看你的樣子,東西都在被冥物追殺時弄丟了吧?」

刑看的只是撇扯嘴唇,那令牌顯然是大寶一件,這幾包葯散可真的算不得什麼了。

「不幹?」秦浩軒的白眼一翻說道:「那就拉倒!我不拿,你也休想拿走。」

刑,很想冒險同秦浩軒硬幹一場,可很快便打消了這個念頭,神識這東西自己天然吃虧太多太多,防止被神識攻擊的法寶符籙,在被追殺的過程中早已經都弄丟了……

「吃一個人!讓本座吃一個人!」刑沉默半響討價還價道:「只需要你同意本座吃一個人,本座便幫你取。」

「好啊!」秦浩軒很是乾脆的回道:「沒問題!你可以吃那個操控符龍的張狂,其他人不行。你現在可以幫我取了令牌,去吃張狂了。」

刑沖著秦浩軒呲了呲牙露出兇相,心裡將其罵了一通,張狂剛才將他們三人追殺的如喪家犬一樣,那不是去吃張狂,那是去送死!送死!

短暫的僵持,刑最後無奈嘆氣:「記得,十包上好的葯散!」

秦浩軒挑起大拇指表示沒有任何問題。

刑懶得搭理秦浩軒,專心仔細研究了這個禁法和裡面令牌的必然聯繫,然後小心翼翼的伸出沒有指頭的手,他拳頭上那三根尖銳的骨刺就像手指一般上下移動,隨著它的移動,靈力陣陣激蕩開來,而這禁法的光芒也愈發的強盛。

灰色的禁法光幕顏色漸深,很快變成了褐色,隨後變得黝黑,道道五顏六色的字元從禁法底部升起,一絲絲危險的感覺透露出來。

秦浩軒和葉一鳴雖然沒有出聲質疑,但是眼神都露出不信任,他們兩彼此對視一眼後,心有靈犀的走下高台,如果真發生什麼意外,也不至於殃及池魚。

那一絲絲的危險感覺愈來愈盛,秦浩軒和葉一鳴再次彼此對視一眼,然後再退開十丈。

刑的手擺動的幅度也越快,忽然,禁法光幕變得黯淡,秦浩軒和葉一鳴以為禁法被解開了,就在他們準備走上高台時,那忽然黯淡下來的禁法光幕忽然大亮,隨後猛然爆炸!

「轟!」

巨大的靈力將這個高台炸得粉碎,秦浩軒和葉一鳴以及刑同時被爆炸的衝擊波炸飛了出去。

從碎屑中睜開眼睛的秦浩軒,在一堆瓦礫沙石中將葉一鳴扒了出來,葉一鳴只是普通修仙者,身體強度不如秦浩軒,但好在距離高台較遠,所以雖然短暫昏迷,但不至於有生命危險。

至於處於爆炸核心的刑皮糙肉厚,在秦浩軒將葉一鳴扒出來後,他也一臉嘿嘿笑著從碎屑中爬起來,走了過來。

秦浩軒怒不可遏:「這就是你所謂的會解禁么?若非我們離得足夠遠,剛才那一下豈不是便已經殉道了!」

刑怪眼連番,沒有半分抱歉的意思,歪著嘴回擊著:「本座受傷很重,又不能吃人。難免有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你讓本座吃個人!保准解開的陣法很是漂亮!怎麼可能會爆……」

秦浩軒眼神古怪的瞪了這傢伙一眼,心中暗暗想道:這家知道的很是龐雜,可不論是變身術還是這解禁,都只是半吊子,而且還被同類追殺,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到底藏了什麼秘密。

秦浩軒懷疑歸懷疑,但他也懶得再問這傢伙,因為一旦提及他的身世古怪處,這傢伙一定顧左右而言他,絕對不會說真話。

他們三人走向那已經被炸成粉末的高台,在碎屑中找出那枚金黃色手臂大小,上粗下細,猶如半截長劍般的令牌。

這枚令牌通體金黃,摸上去非金非玉,既像絲綢般滑膩,又有堅逾金石的手感,在碎屑沙礫中拿出來後,這枚金黃色令牌沒有佔半點灰塵。

秦浩軒拿著這枚金黃色令牌反覆觀察,上面刻滿了奇怪的字元和符號,沒有一個是他認識的。

葉一鳴拿過來看了許久,最終也無奈承認道:「這令牌上的字元我也認不出來。」他說完,和秦浩軒一起將目光投射在刑的身上。

被這兩人同時看到,寄託以重望的刑一臉驕傲的接過令牌,放在手上掂量了下,眼神中露出陣陣精光,尤其當他目光落在令牌上細小的字元上時,更是愛不釋手的欣賞起來。

好半響,在秦浩軒多次打斷下,刑的目光才戀戀不捨的從令牌中拉回來。

「這上面寫的什麼?」秦浩軒毫不客氣的問道,並伸出右手,示意將令牌交回來。

刑很不樂意的將令牌交給秦浩軒,三瓣嘴皮一撇,道:「好處費!」

「我救了你的命,現在要你幫我翻譯一點東西,怎麼還要好處費?」秦浩軒滿不耐煩的說道。

刑白眼連翻,道:「本座又不是人,為什麼要記得什麼恩情?本座是正經的魔好嗎?好處費。」

秦浩軒對著刑挑起大拇指,表現出一副『你行』的樣子,表示自己居然忘記了對方是『魔』這件愚蠢的事情。

刑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那一個大眼睛貪婪的望著秦浩軒,道:「你讓我咬一口,吸點血就行!」

秦浩軒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