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四十九章 血妖大法難見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血妖大法難見天【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兩名血妖笑了,秦浩軒打死嚴冬十二葉確實是很嚇人的戰績,但……血妖非同常人!這幾天下來,兩名血妖很清楚,當修仙者面對血妖時,他們發揮不出十之一二的力量,至少在境界很低的這個層次里,血妖對修仙者有天然的優勢!

秦浩軒?這兩名血妖都不怕,何況是一個只會給張揚拍馬屁的花勞?

而且變成了血妖之後,身體的強度、敏捷程度更要遠勝於一般修仙者,那是普通修仙者完全不可以理解的。

刑一臉無奈的回復秦浩軒:「我現在變成人形,現在可沒幾分戰鬥力,除非恢復真身。」

「那還等什麼,恢復呀,到時候再變回來就是,有這兩隻血妖在,就算你身上透出什麼魔氣,咱們也可以賴在他們身上!」秦浩軒好整以暇的坐在床上,完全沒有一絲害怕。

刑聽了後,很是認可的點頭贊同。

兩隻血妖一驚,聽秦浩軒的語氣,眼前這個紮根境的花勞也不是真身……

就在他們兩詫異時,刑搖身一晃,身上氣勢猛然爆發,一道強烈的魔氣從他身上傳出,很快,刑的本體魔身出現在他們眼前,相當於仙苗境接近二十葉的實力讓這兩隻血妖一陣陣心驚膽戰。

在刑恢復真身後,他們的心瞬間涼下去了,原本以為今天能吃上一頓可口大餐,卻沒想到秦浩軒的身邊還帶著一個偽裝成紮根境的幽泉冥族。

此時他們的感覺,自己就像飢餓了許多天的豺狼,終於在森林中找到一頭狐狸,正準備吃時,這頭狐狸把身上的皮一扒開,露出巨熊的本質,獵物和捕獵者的關係瞬間倒置,自己反倒成為他們的獵物了。

難道秦浩軒這麼氣定神閑,原來他還有幽泉冥族當保鏢。

「花哥……花哥……你看在我們今天下午聊天聊得很開心的份上……」

毛燦直接嚇軟了腿,就算血妖的身體極為矯健,但是也不可能是實力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的冥物對手啊!況且幽泉冥物的身體比血妖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可真是自投羅網了。

但刑哪裡給他廢話的機會,他撲上去一拳便轟碎了毛燦的胸腔,那曹東一驚之下想要逃跑,但在如狼似虎的刑手裡,他哪有逃的機會,被一拳打爛了腦袋,倒地身亡。

在他們將死之時,他們身上翻騰起一陣血氣,然後凝出一顆龍眼大小的血紅色珠子,掉落在地上龜裂了。

「血珠!」秦浩軒可惜的嘆息了一聲,從地上撿起這兩顆已然龜裂的血珠,放在手心仔細看了看,就是這兩顆血珠讓他們變成了血妖,只可惜已經龜裂了,血珠失去了作用,不然真想好好研究研究。

速戰速決之後,刑嘗試變回人形,在失敗了兩次之後,他終於成功了,吃下固形丹。

這時,秦浩軒開始發出訊號,他將貼在自己床頭的那張傳訊符撕碎,這是之前約定好的發現血妖求援傳訊的方式。

很快,孫長老帶著一大票執法隊弟子匆忙趕來,當他們打開門時,感覺到一陣強烈的魔氣,皺了皺眉看著地上已經死去的兩個血妖,孫長老檢查確定之後,又從秦浩軒手裡接過那兩枚血珠。

「哎,可惜摔碎了!」孫長老看著兩顆被摔龜裂的血珠,面色一變,隨後輕嘆一聲,露出心疼的神色。

他這次奉掌教諭令,除了緝拿血妖之外,還有一個秘密使命就是活捉血妖,獲取血珠。

只要血妖一死,他體內的血珠就會自動龜裂,想要獲得一粒完整的血珠,除了等這隻血妖壽元耗盡死亡外,就只有在他活著時,用特殊辦法將血珠逼出來。

血珠雖然是邪惡的東西,是修仙界的禁忌,但誰都不能否認這是很有價值的。

似乎已經失傳,血珠也在當年那場剿滅血妖神教的戰鬥中毀得差不多了,於是一顆血珠就變得彌足珍貴!

尤其對仙嬰道果境的老祖宗來說,他們修鍊到仙嬰道果境還追求突破,不但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宗門,他們繼續存在就是宗門最大的依仗,必須想盡辦法延長他們的壽元,有鍾乳靈液煉製的壽元丹固然好,但壽元丹只是增壽的其中一種方法,而變成血妖確實另外一種。

如果能擁有一枚血珠,就可以挽救一個壽元即將耗盡的仙嬰道果境老祖宗,門派就能多興盛興旺一兩百年!

太初雖然不會真的讓老祖變成血妖,卻也可以從血珠中參悟出一些天機,從而實現可能的延續壽命。

那些執法隊弟子看到地上死去的兩個血妖,都是仙苗境二葉的修為,頓時驚訝的望著秦浩軒。

這個屋子裡除了秦浩軒之外,就只有紮根境的「花勞」,看「花勞」表現出的那一臉驚恐,這兩隻血妖明顯不是他殺的,以秦浩軒仙苗境一葉的實力,竟然殺了兩頭仙苗境二葉的血妖。

孫長老嘆息血珠龜裂的時候,血妖被殺,那些執法隊弟子也鬆了一口氣,看著秦浩軒的眼神充滿敬佩。

「可惜血珠摔裂了!」

「這個秦浩軒真厲害,竟然單槍匹馬的打死兩隻仙苗境二葉的血妖!」

「真是變態啊,血妖的身體強度和敏捷度可是相當高的!」

「這兩隻血妖也真倒霉,竟然跟秦浩軒分在一起,他可是出了名的暴力狂啊,仙苗境十二葉的修仙者都被他打死過,門派密令活捉血妖的希望也落空了。」

為血妖驗明正身後,幾名執法弟子將兩具血妖屍體拿去燒了,而孫長老也帶著這兩顆龜裂的血珠要離開。

在孫長老要走的時候,刑忽然說話了:「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