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初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力擒血妖力大功【

第一百五十二章 力擒血妖力大功【

小說:太初| 作者:高樓大廈| 類別:玄幻奇幻

刑搖了搖頭,他本想說一通廢話,展示自己的義氣時,華豐忽然出手了。

華豐的身形猛然欺近秦浩軒,那一嘴尖銳的獠牙彷彿要將秦浩軒咬碎,秦浩軒身子一偏,凝聚在手上,和華豐硬拼了一記。

兩道絢麗的氣芒法術,猶如兩輪彎月冰輪當空砸落,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驟然間白光碎裂四散,碎濺的法術撞擊在大樹之上,將四周的樹木全部斬斷倒塌。

即便以秦浩軒的肉體強度,還是被華豐逼退了半步,而華豐卻屹立在原地,眉頭微皺,顯然剛才秦浩軒那一擊雖然沒打傷他,但也給他帶來不輕的痛楚.

和華豐交手時,秦浩軒才赫然發現,成為血妖后的華豐,修為也忽然漲到了仙苗境三葉,比自己強兩葉,而且肉體強度似乎也不遜色於自己,在敏捷度方面遠比自己要強。

在秦浩軒和華豐交手時,刑開始嘗試破開封印,只見他凝聚靈力在拳頭上,拳頭那三根尖銳的骨刺散發出點點寒光。

一拳打在封印上,封印上閃耀起淡淡金光,但絲毫未動。

這時,剛和秦浩軒對了一掌的華豐臉上露出一陣驚恐,本想喝止刑的他如鯁在喉,臉色再度蒼白了幾分:「蠢貨,你以為你仙苗境二十葉的修為就能破開這個封印么?現在好了,你攻擊這個封印肯定會引起太初教長老的注意,快和我一起將這兩人殺了,取他們兩人的精血,我就能布下血爆陣,炸開封印!」

看到刑眼中露出猶豫的神色,華豐喝道:「快來,否則來不及了!」

華豐說完,又一擊向秦浩軒襲去,不得不說血妖的身體強度和速度都遠超常人,即便秦浩軒是身體異於常人,但和血妖比起來,還是絕占不到任何上風,剛才還在二十步外的華豐眨眼間便欺近秦浩軒,帶起陣陣血腥暴戾的靈氣波動。

在注意刑猶豫眼神,隨時防備他會反水攻擊自己的秦浩軒一驚,身形迅速推開。

華豐冷笑一聲,迅速從懷中取出一枚相當於仙苗境二十葉修仙者全力一擊的靈符,驟然注入靈力引動,劇烈的靈力波動從靈符中傳出,化作漫天箭雨,朝秦浩軒射去。

秦浩軒感覺到危險,這種級別的攻擊他是絕對接不住的,如果硬接的話必死無疑,他毫不猶豫的將百花堂堂主蘇百花賜給他的那枚防禦靈符祭起,這枚足以抵擋仙苗境三十葉強者全力三次攻擊的靈符身上出現少許龜裂,從其中透出的靈力猛然在秦浩軒身前凝成一個牆壁。

在玄之又玄的情況下,擋住了這漫天箭雨。

而一直在思考到底幫不幫華豐的刑也做出了決定,他搖身一變,變成了花勞的模樣,對華豐道:「就憑你剛才叫我蠢貨的份上,我決定不跟你合作了,怎麼說老子也是幽泉出來的天才,豈是你這等小妖隨意呵斥的存在!簡直有辱我的魔品!」

華豐沒料到秦浩軒還有如此強橫的防禦靈符,而那個持中立立場的魔也忽然倒戈相向,有幫助秦浩軒對付自己的趨勢。

雖然自己是血妖,而且是仙苗境三葉的血妖,但是真正對上仙苗境十五葉的葉一鳴,絕對沒有勝算。

果然,葉一鳴也動手了,剛才華豐攻擊秦浩軒的速度太快,還沉浸在震驚中的他完全沒有機會幫忙,而現在再袖手旁觀,那豈不是助紂為虐?

「血妖,受死!」葉一鳴爆喝一聲,手指間十指翻飛,一道道靈力逸出,像道道蠶絲纏向華豐,華豐不慌不忙的揮舞起白皙的雙手,指尖忽然冒出足有半個手指長的尖銳指甲,飛快的割斷葉一鳴的靈力繩索。

倒不是華豐厲害,而是葉一鳴沒有動用殺招,他之所以沒有直接動用殺招,是不希望將這血妖殺死,因為剛才刑攻擊護山大陣的封印,肯定會引起門派高層的注意,既然已經知道門派高層準備活捉血妖,自己再將他弄死,豈不是沒事找不痛快么?再說,就算在宗門長輩來之前,將這血妖捆綁了,若是能悄悄帶上自然堂,讓師父將他的血珠取出來,如果師父壽元耗盡還沒找到延壽的靈藥,這血珠可以給師父以備不時之需,也是一種延壽的辦法。

不過這種極不現實的想法,也只能是想想而已了。

秦浩軒自然知道葉師兄的用意。

看著變為血妖的華豐,秦浩軒心中忍不住嘆息一聲,真是浪費了一顆好苗子,出身古怪,學了很多稀奇古怪東西的刑能找出護山大陣的薄弱之處倒不算驚奇,但是華豐一個毫無背景,也不被重視的新弟子,竟然能在基礎的陣法知識中自學成才,找出護山大陣最薄弱的地方,真是令人震驚!秦浩軒敢肯定,這個封印的問題就連長老院的那些長老,都未必知道,畢竟太初教護山大陣封印足有上萬處之多,想一道道檢查,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葉一鳴的攻擊並沒有將華豐困住,華豐撕開葉一鳴的攻擊後,繼續朝秦浩軒撞去,狠狠撞在秦浩軒的防禦光幕上,他的身體極為強悍,竟然將秦浩軒的防禦光幕撞得一陣顫抖,他猙獰的臉透出一股兇悍戾氣,完全和秦浩軒耗上了。

「血妖的身體竟然如此強悍!」殺過血妖的刑有些驚訝地看著這頭血妖,若有所思,他倒是不擔心秦浩軒受傷,畢竟他仙苗境十五葉的師兄在這擺著呢,而且門派長老應該也會很快趕來。

一撞之下,沒有撞開將秦浩軒籠罩其中的防禦光幕,倒是有一塊手臂大小,金黃色的令牌從華豐的懷裡掉出來,掉落草叢中,華豐隨意看了一眼,並沒有在意。

華豐沒有